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CSI從看熱鬧到看門道

我的體質人類學之路

作者:林秀嫚

自1989年進入台大、開始接觸人類學,我對體質人類學與考古學即充滿興趣。看過『迷霧森林十八年』後,對於Dian Fossey為大猩猩研究的犧牲奉獻更是充滿了憧憬,開啟了我的「體質人類學追求之旅」。體質人類學的範圍很廣,這趟旅程比我原先想像的充滿了更多的探索與轉彎。

人類系大一那年我希望成為靈長類學家;但到了大二,我開始轉向人骨學,一方面源於夏威夷大學的體質人類學教授Michael Peitrusewsky到臺大人類系客座,引領我接觸「人骨學」與「人類的演化」,另方面則是參與十三行遺址第五~七次的搶救發掘,讓我對人骨研究有進一步的認識。當時臺灣缺乏系統性的古病理學教學課程,其他體質人類學的相關課程也很少,但因我對骨骼研究的興趣仍高於對器物的分析,所以在碩士階段選擇以動物考古學為學習方向,累積些許製作動物骨骼比較樣本的經驗。其後,我於中研院史語所繼續協助十三行遺址出土人骨的清理,並參與幾個臺灣遺址、和金門復國墩遺址的考古發掘。當時的我對古病理學與法醫人類學特別有興趣,於是在1999年前往美國新墨西哥大學(University of New Mexico),開始了一段異國的求學歷程。

在四年的修課過程中,最基礎的課程為人骨學、形態分歧之演化(Evolution of Morphological Divergence)、古人類學、和人類遺傳學。當然,古病理學與法醫人類學也幾乎是每位研究生的必選課。我很幸運地於赴美的第一年即得到協助棄屍現場清理的機會。新墨西哥大學人類學系與當地法醫中心密切合作,若發現骨骼遺留或被掩蓋的屍體,通常人類系的學者或學生就被聯繫去參與現場整理的工作。基本上,處理的流程有如系統的考古發掘:一塊塊的將沙土清除(當然沒有拉水線就是了),並將所有的沙土過篩,以避免任何證據的流失(在這個案例中是武器,如子彈)。在我參與的案件中,屍體非常乾淨(大概只死亡三天,再加上新墨西哥州是高原沙漠),只在後腦有一個傷口,而這個傷口是最後決定移動屍體(放入屍袋)時才發現的,所以整個過程非常的流暢。原本我對法醫人類學興趣很高,可惜的是在這個機緣中,發現自己不適合過度深入這類研究,一來因為我有輕微的潔癖,二來覺得這種潔癖似乎是對死者的不敬。另外,我在決定是否修習需操刀的大體解剖前,曾試著以全雞來進行解剖,實驗看看自我感覺如何,其結果──輕微的嘔吐感──讓我終於下定決心,放棄法醫人類學。

在法醫人類學實習、探索期間,我仍持續對人骨學的學習,於2000年的暑假到伊利諾州做暑期骨學進修(Kampsville Field School),同時也開始接觸遺傳學。除了修習「人類遺傳」課程之外,我開始在分子人類學實驗室實習,一方面學習新的技術,一方面希望學會基礎工作以後,可以有個可以打工的地方。很幸運的,半年多的學習使我可以同時結合理論與技術,更進一步提升我對遺傳學研究的興趣,並於第一次參加『美國體質人類學年會』時發展出博士論文的雛型。隨著投身遺傳學領域,我開始增加知識庫中的彈藥,包括族群遺傳、遺傳軟體與相關統計理論。

其中,在分子人類學實驗室的學習,是一段很有趣的經驗。首先,為了避免可能的疾病傳染(因為有時必須從血液、唾液或肝臟切片中淬取DNA),所以每個人在實習前都必須先進行肝炎(A、B和C肝)與肺結核等疾病的檢測,若檢查結果呈陰性,則由實驗室付費進行疫苗施打。很不幸的,肺結核皮下檢查的結果使我嚇了一跳,因為我的反應呈陽性。後來,與實驗室學姐聊天之際,才發現原來這是因為在臺灣小時候大家都打過肺結核的疫苗,才會有此反應,也因此而白白吃了三個月的抗肺結核藥物,其間並持續的進行檢測以避免藥物的副作用太強。

新墨西哥大學的分子人類學實驗室有兩間,一間專門進行古代DNA的實驗,另一間則進行其他所有的實驗。我很幸運地學會了如何從牙齒與骨骼裡面淬取DNA,也在實驗操作中學習到如何使用液態氮等化學藥劑、及了解其發生作用的過程。基於古代DNA研究的需要,我也很幸運地有機會前往Max Planck位於萊比錫的演化遺傳學中心,原本希望能學習氨基酸檢測,很遺憾的沒有真的學得該技術,但也體會了二個月的當地研究氣氛,並得以參觀暨使用他們的古代DNA實驗室(尼安德塔人進行DNA檢測之地點之一)。

古代DNA實驗的學習讓我真正體驗到所謂「樣本污染」的問題,希望未來考古學者在進行發掘時可以注意兩件事,提高古代DNA分析的成功率:一是人骨出土時,負責發掘人骨者最好戴口罩與手套、加穿拋棄式實驗衣(比較薄,而且沒有消毒的問題),並於每具人骨清理結束後以5%的漂白水消毒發掘工具(而且最好使用如牙科器材等工具來進行人骨發掘);二是於墓葬記錄、拍照與繪圖完成後,於現場即進行DNA或同位素的樣本採樣,供未來分析之用。近十年的考古發掘出土的人骨多使用矽膠等化學藥劑來進行人骨翻模,但至今我們仍不知道這些化學藥物對古代NDA分析可能造成的影響為何,最好能在翻模前先採樣。

在眾多新事物的學習之外,古病理學仍是我的喜好之一,藉由骨骼的形態或異常來判別一個人的生老病死,一直是很吸引我的課題。很可惜的是,新墨西哥大學沒有教授同位素分析的課程,不然我在阿布奎基(Albuquerque)的學習生涯將更為忙錄。不過,由於新墨西哥大學的人骨蒐藏頗為豐富,我很幸運的進行了一次牙齒人類學的獨立研究計畫,後來對我在論文中的牙齒形態研究分析,也有些許幫助。

體質人類學的課業繁多,在基本要求以外,還有針對計畫申請的必修課,幫助研究生申請經費(以美國國科會的博士生論文研究為基準),此外,系上也要求要有一年的(講師級)教學經驗。

從出國進修、回國工作、到拿得學位,花了我將近十年的青春歲月,其中有太多喜怒哀樂。準備資格考筆試時正逢新年前夕,相偕苦讀的同學仍不忘至pub稍做休息、喊聲Happy New Year;資格考口試剛通過時,興奮的就想外跑,還被口試委員叫住以道恭喜。記得當時為了實驗與電影兩相得,往往都要算好時間,快速地做好前半段的實驗,然後趁著跑聚合媒連鎖反應(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時,趕一場二輪的電影,看完再回實驗室繼續做完實驗。我也曾被學生恐嚇而潸然淚下,經驗著實難忘。

我很幸運能於新墨西哥大學遇到教遺傳學的Anne C. Stone(與其後的Mark Stoneking)、人骨學與古人類學的Osbjorn Pearson老師、以及古病理學與法醫人類學的Jane E. Buikstra,四年的時間使我從沉默不語到有問有答、從單純的對人骨有興趣到了解基礎的人骨應用研究與分析、CSI影集從看熱鬧到看門道。當然,體質人類學的範圍比我目前學到的多太多,可以發展的方向也更寬廣,我也還不斷在學習。這篇小文章的目的是希望鼓勵學生多接觸不同的東西,並讓大家知道,一個文學院出身的學生也有可能唸醫學院的課程!期待未來有更多學子加入體質人類學研究的行列。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秀嫚 CSI從看熱鬧到看門道:我的體質人類學之路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238)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捧個場 叫個好

2

很辛苦 辛苦啦
但是是否有在臺灣如 csi 影集的發揮空間呢???
身為 csi 影迷的我
下輩子希望能如您一樣學有專精 ( 因為現在已老大不小啦)
有個問題想請問 :
在骨頭中
中等碎片 ( 不像大的可以用形狀判斷)( 小的可用 DNA 分析)
有辦法只用肉眼 ( 配合和20-200 倍放大鏡)
僅憑骨頭紋路特徵
分辨人骨和獸骨嗎????
我找這問題很久了 還沒有找到答案
不知您是否可惠教 或是可以建議看什麼書/ 圖譜??
希望您可以寫mail給我
thanks

3

其實大部份的人骨與獸骨都可以依形態學與骨壁的厚度區分出來(除非太小), 只是如果想要確定獸骨的物種就很難了, 那就必須依賴動物骨骼的比對樣本(reference collection)才有可能. 不過目前在人類學界尚沒有完整的動物考古學實驗室, 所以比較困難. 當然, 科博的自然學門應該有大量且相對完整的動物骨骷收藏, 所以或許那是一個可以申請使用的場所(此點取決於科博的政策).

4

THANKS

5

DEAR Teacher:
那可以再請問一下 
1.人最厚的 cortex 是在脛骨嗎 ? 最厚有多厚呢 ? 
2.如果像 CSI 一樣, 拿一點點骨頭磨粉, 
驗人類的 HLA ,( 也就是驗看看是不是人類), 
要到那裡可以申請檢驗呢 ? 
費用會很貴嗎 ? 
(會開始對這問題有興趣, 是起因於對CSI 的喜愛,
和有一天.一個好友拿家中的收藏物.問我這問題.....)
一上網看 才知道法醫鑑識的學科是這麼的多...有這麼多人在研究 
很感動
thanks 

6

好多鑑識的書
一口氣買回來
看完 並畫重點
很暢快 但是不免有一點紙上談兵的感覺....
但是 現實中 應該是很辛苦很有壓力的 .....
願上天保護默默認真付出工作盡責的人 .....

7

1. 正常成人最厚的cortex, 一般應該是在股骨(大腿骨)吧. 脛骨只是目標比較明顯, 因為被踢到會很痛. 至於有多厚啊... 我想有點因人而異吧, 性別或是長期從事的活動都有可能影響厚度的.

2. 驗DNA(HLA只是可以檢驗的其中一小部份)的話, 不只是可以檢驗是不是人, 也可以看是哪一種亞種/族群, 是女是男, 等等很多問題.
* 人類白血球組織抗原(human leukocyte antigen = HLA)
(i) 淬取一次DNA所需要的骨粉, 一次大概是250毫克, 可是如果是古代DNA的話, 有時不一定一次就驗的出來, 有時需要測試3-5次(再沒有, 就當做沒有哪一段了, 因為DNA跟碳14有點像, 也是會衰變, 然後慢慢就消失了).
(ii) 多少錢啊, 先要有齊全的實驗室設備, 然後就依所要測試的主題來決定要檢驗的片段, 來決定部份需要用來反應的酵素. 但一般而言, 我想一個特定的片段就需要幾萬元吧, 只是呢, 這幾萬元的材料可以讓我們做好幾個人或是好幾次, 畢竟(一個人+一個特定的片段)的價錢是等同於(好幾個人+ 同一個特定的片段)的價錢 [原因是一個特定片段要買的化學藥品與酵素等等的價錢是固定的].
(iii) 目前, 在臺灣配備有可以進行相關檢驗的地方就只有淡水馬偕醫院. 但是他們接不接受申請, 可能要本人去尋問, 因為那不是一個營利機構, 而且那個檢驗中心平時也有他們自己必須進行的研究與醫院事務, 所以我沒有辦法依這個問題給你一個明確的答案. 國外的話是有幾家商業氣息比較濃厚的公司, 例如: http://ancestry.co.uk (但我不確定這家有沒有做古代DNA或人以外的種族). 其實, 很多國外大學都開始有進行古代DNA研究的實驗室, 但我想他們都偏好合作研究計畫吧.

希望以上答覆有回答到你的問題.

8

謝謝您
謝謝您對社會和工作的付出
希望人類可以和平相處 不要再互相傷害
現代人的一切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很幸福

9

看完學姐這篇心有戚戚焉。
我是慈濟畢業的,畢業後在政府機關工作,做過不少人身鑑定,雖然自己沒做過動物的,不過同事曾做過。離開政府機關後,到私人醫院工作。

文學院出身的我自畢業後,雖然一直從事生醫相關的工作,卻仍有隔閡感,而且常有不同學科的文化衝擊。

10

有好的老師
好的共修習朋友
和好的自我學習
是很幸福的 !!!!!
祝各位 身心健康 心想事成
颱風天平安 !!!!!

11

「一個文學院出身的學生也有可能唸醫學院的課程」,真是很大的鼓勵,末學也是文學院畢業,偶然間讀到人類學的科普書,漸漸對人類學產生了興趣,現正準備報考人類學研究所。

12

看完你的文章很有感想。我今年是一名大一的學生,雖然讀的並不是人類學相關的科系,但還是很想像各位一樣專心致志在自己鍾愛的人類學領域裡,所以我會好好努力,希望自己正式踏入人類學的日子趕快到來!!

13

同學加油!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