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臉書頭像突然變黑的一晚

遙研2013年馬來西亞國會大選

作者:徐雨村

拜現代網際網路所賜,人類學家也可即時掌握田野地的動態,尤其是格外吸睛的政治消息。不過,這項觀察也會因未能親臨現場,而受限於所能取得的資訊。這回馬來西亞大選,我一度有點心癢想飛過去天鵝城湊熱鬧。但分身乏術,只好繼續待在台灣,靠著臉書跟網路搜尋,追蹤選舉動態。這回輪值芭樂,就來寫寫這次馬國大選,效法潘乃德(Ruth Benedict),做一下文化遙研。

話說5月5日馬國大選結束,令許多臺灣關注這場選舉的朋友們感到錯愕,馬國的執政陣營國民陣線(以下簡稱「國陣」)[1]在網友一面倒的撻伐聲浪下依然勝選,以及在野陣營人民聯盟(以下簡稱「民聯」)總得票數雖高過國陣,但席次卻比國陣少了44席。「馬來西亞大選」也成了網路搜尋的關鍵字。

我在三年前描寫天鵝城國會議席改選的芭樂文裡面,曾留下一個伏筆。天鵝城的朋友對於是否真能改變抱持著疑惑。當時看在大家眼裡,也許過於謹慎:

馬來西亞的政治進程漸趨民主化,然而種族政治的合縱連橫,以及恩寵式(patronage)的議員席位與地方權位分配,都使得執政黨依然享有龐大優勢。談到這一點,人們始終顯露一股揮之不去的疑惑,真的會改變嗎?(芭樂文連結

我並不否認改變的可能性,但也不會過度樂觀。民聯若能拉近跟國陣的席位差距,自然更足以發揮監督的力量。至於能否實現政黨輪替(兩線制),則要看兩黨政治實力及民心向背而定。現階段民聯掌握了都市選民思變的步調,但在經營廣袤的鄉區方面,依然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超慢的開票、突然變黑的頭像

馬來西亞第13屆國會大選在今年5月5日舉行,選前執政在野兩個陣營傾全力動員,催生了有史以來最激烈的國內與海外投票熱潮。世界各地關心國家前途的馬國國民,紛紛前往在各國大使館或辦事處所設的投票站,或是搭機飛回馬國,親身參與這次大選。旅居台灣的馬來西亞明星,也不忘在臉書的粉絲頁呼籲大家返鄉投票,使得台灣人產生一個強烈但又虛幻的感受:馬來西亞原來離台灣這麼近。

我在5月2日見到一位馬來西亞朋友,他表示假使國陣覺得苗頭不對,就會慢慢開(票)。我不太確定國陣是否真的這麼想,但情況看起來彷彿就是這樣。而且結局出乎許多網友的意料,國陣依然一路領先,到最後保住了執政權。

5月5日下午5點開始計票,我就如同許多朋友,那個晚上一直刷新臉書,連到「當今大馬」網站,看看有什麼最新消息。剛開始,國陣的席次大約領先十多席,我還存有一點翻盤的想像,看看會不會豬羊變色。畢竟民聯「五月五、換政府」這個口號,一直從臉書好友那裡傳來,好像勝利在望似的。到了11點多,網友開始在臉書上Po:「開票開這麼久,怎麼一回事?」彷彿應驗了朋友的預測,國陣確實慢慢開票,難道真的有鬼?

等到晚上12點多,「當今大馬」的粉絲頁傳來,國陣已拿到222席國會議席的其中128席,已超過簡單半數,確定繼續掌握把守了56年的政權(最終結果是拿到133席)。開票確實很慢,但這個最簡單的結果一出爐,我準備收心去睡覺了。但就在那時,臉書開始出現一則傳聞,趕走了瞌睡蟲:彭亨州文冬選區的民聯候選人黃德原先領先一千張,但開票所突然停電,復電後選情逆傳,變成國陣的馬華公會廖中萊以397票些微差距當選[2]。這對台灣人來說,赫然呼應從父執輩流傳至今的開票停電傳聞,我猜想馬來西亞的抓鬼大隊應該早有耳聞這種奧步,該不會沒準備手電筒吧?然而,馬來西亞的開票過程跟台灣有所不同,投票結束後,各投票所立刻開票,但不是如同台灣開放給所有選民現場監票,只有候選人的代表人可以在場監票,統計無誤之後,各方代表都在計數單上簽字,最後才把計數單跟選票一併送到選務中心。而各地的投票所外面,立刻就有人向選務人員探聽最後票數,回報各政黨及賭盤莊家。

無論這個停電傳言是否為真,多年來在野勢力以黑衣做為抗爭標幟、停電、黑暗、以及選舉結果令人錯愕這些事項,很快就串在一起,成為抗議這次大選種種舞弊疑雲的象徵。就在那時開始,許多馬來西亞朋友紛紛把臉書上的頭像變成全黑色塊,有人更將這一天稱為「馬來西亞最黑暗的一天」。當天晚上,品冠將他的臉書首頁頭像改成全黑,如下圖所示:

 

品冠臉書
品冠臉書

 

 

世界各地支持民聯的馬來西亞朋友迅速在臉書上串聯,把臉書的大頭貼改成純黑的色塊。凌晨時分,依據台灣媒體新頭殼的最新消息,這時的停電傳聞已經蔓延到很多地方。已有近15萬人連署,希望國際介入。當晚也有許多呼籲台灣朋友寄予關心的言論。

臉書頭像的全黑意象固然震撼人心,但很快大家就不滿足於只有黑色一片,更想明確表達憤怒,或藉此Kuso一番。宣稱「民主已死」是最直接的表現。

 

很快地,臉書上面開始出現kuso式的調侃,透露出些許的無奈。包括新創成語「大馬停電」、網友大咏的「據說這是一張只有馬來西亞人民看得懂的圖」。

大咏  據說這是一張只有馬來西亞人民看得懂的圖 我終於明白了。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90740217747936&set=a.116159811872644.22643.100004358760330&type=1&theater
大咏 據說這是一張只有馬來西亞人民看得懂的圖 我終於明白了。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90740217747936&set=a.1161598118...
 

 

延續著這股黑色旋風,並為了反擊國陣將選舉議題種族化的論點,民聯決定舉行一連串的大型集會。5月8日在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吉隆坡的衛星城市)的格拉那再也體育館舉行12萬人「人民之聲、聖潔之聲」集會(如下圖),參與者穿著黑色T恤,也以英文Blackout(停電、眼前突然變黑發昏)為宣傳主題,並強力宣傳「我們是馬來西亞人」(We are Malaysian)。據說當天尚有10餘萬名支持者根本來不及到達現場,塞爆了吉隆坡周邊的高速公路,有人搖下車窗,拿出民聯旗幟吶喊。此後,分別在全國各地巡迴舉辦這個集會,這兩個星期已舉行的場次包括檳城(511)、霹靂(512)、彭亨(514)、柔佛(515)、森美蘭(517)、吉打(521)。

2013.5.8. 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人民之聲、聖潔之聲」集會 https://fbcdn-s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frc1/395713_567954879893530_655747602_n.jpg
2013.5.8. 雪蘭莪州八打靈再也「人民之聲、聖潔之聲」集會
https://fbcdn-sphotos-h-a.akamaihd.net/hphotos-ak-frc1/395713_5679548798...
 

 

國會大選

馬來西亞的國會體制大致沿襲自英國,即使說一任國會議員最多做五年,但大選並沒有明確的時間表。在野黨經常質問首相會不會提前解散國會,舉行大選。大選日成了朝野攻防的謎題,有人也戲稱,沒什麼議題好炒的話,就把提前大選拿出來談談。講到最後,依然是首相說了才算數,他可以挑選對自己最有利的時刻宣布。

上屆國會大選是在2008年舉行,早在去年底,朝野陣營就各自陸續提名候選人,紛紛摩拳擦掌,掛旗幟、舉辦講座會。眼看著五年任期將至,首相納吉選了一個好時機,2013年4月3日,也就是他出任首相屆滿四週年的那一天,宣布他已覲見國家元首,獲得元首御准解散國會,宣布馬來西亞第十三屆國會大選正式開跑[3]。首相同時請各州解散州議會,以便舉行州議員選舉,決定各州的執政權[4]。國會選舉的多數黨則可取得聯邦政府的執政權。

放眼東南亞後殖民國家當中,國陣可謂是歷史悠久的執政黨之一,自1969年馬來西亞大選,直到2008年為止,經常當選三分之二以上的席次,享有修憲權。例如,在2004年舉行的國會大選,國陣囊括了全部222個國會議席的198個,在1998年成立「替代陣線」的三個在野黨只拿到少得可憐的21席(見下圖)。

然而,就在2008年3月8日的大選,國陣一口氣丟掉了58個席次,三個在野黨則是三級跳,增加到82席,旋即於4月1日組成人民聯盟。國陣依然贏得簡單多數,保住執政權,但喪失了三分之二的絕對優勢。因此,這也稱為「308政治海嘯」或是國陣的「慘勝」。其後,各地因國會議員或州議員出缺而舉行的補選,民聯勝選的次數多過國陣。本次大選期間,城市地區舉辦的造勢晚會往往萬人空巷,這也造成民聯支持者認定,這次國會大選或許有翻盤的可能。

馬來西亞2004、2008、2013年國會大選兩大陣營席次消長圖 圖說:BN(馬來文Barisan Nasional;華文「國民陣線」) PR(馬來文Pakatan Rakyat;華文「人民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04371499612424&set=a.199344780115099.43102.199275490122028&type=3&theater
馬來西亞2004、2008、2013年國會大選兩大陣營席次消長圖
圖說:BN(馬來文Barisan Nasional;華文「國民陣線」) PR(馬來文Pakatan Rakyat;華文「人民聯盟」)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504371499612424&set=a.1993447801...

等到選舉日確定在5月5日,民聯除了繼續使用ubah(改變)這個口號,也用華語創造了一個順口溜:「五月五、換政府」。我發現這個口號非常撼動人心,相較於兩年前的砂拉越州議會選舉,在這次國會大選期間,臉書的朋友們更積極以此口號貼出選舉動態,並明確表達對國陣的憤怒。

反觀國陣方面,依然享有執政的主場優勢,大開競選支票。而且不甘示弱地表示,這次有機會再次取得三分之二的多數。選舉期間,傳聞政府大量派發「登記」(相當於台灣的國民身分證)給來自孟加拉的外勞,似有運用幽靈人口之企圖。投票日當天,在幾處投票所外圍爆發激烈衝突,民聯支持者以馬來話詢問疑似外勞者,而對方無法回答,有些支持者更攔下運送外勞前往投票所的巴士。

競選期間,陸續傳出民聯在各大城市集會人數破紀錄,海外返鄉投票人數是歷年最多的消息,民聯的氣勢扶搖直上,並以準備執政的姿態大力鼓吹兩線制(政黨輪替)。本屆大選投票率創史上最高,在國會議席方面,民聯所獲得的選票比國陣多;民聯得票562萬3984張(50.87%),反之國陣只獲523萬7699張票(47.38%),餘下選票為其他政黨及獨立人士所獲(東方日報)。但在席次方面,卻是由國陣拿下133個席次,民聯拿下89席。但國陣的席次依然在流失當中,比上屆減少7席,民聯則增加7席。國陣在6日凌晨由黨魁納吉宣布勝選,當天下午他宣誓就任新任首相。民聯認為選舉有許多舞弊情事,表示在國陣勝選的選區中,有27個開票結果有爭議,拒絕承認敗選。蒐集各類證據,準備進行相關訴訟程序。

定存依然是定存?

國陣在國會議席有三大票倉:砂拉越州、沙巴州、柔佛州,三州分別有31、25、26席,約佔全部222席的三分之一。這三個州一向被稱為國陣的定存,例如在2008年308政治海嘯的這場選舉,民聯在這三州僅僅分別取得1席,其餘全由國陣拿下,成為國陣繼續執政的定心丸。因此,2010年的詩巫補選由民聯行動黨的黃和聯當選,被視為一項奇蹟。

馬來西亞各州位置圖 http://www.itravelkaki.com/pic/place/state.jpg
馬來西亞各州位置圖 http://www.itravelkaki.com/pic/place/state.jpg
 

 

選前民聯在這三州的造勢場合均有破紀錄的人潮,因此民聯方面也有一絲想像,希望在這三州開出漂亮的成績。但究竟能拿多少席次,大家都沒有把握。等到大選成績揭曉(參閱下表),這三州的民聯席次確實又有突破,砂拉越州從2席增加到6席,在柔佛州與沙巴州分別增加到5席與3席。跟原先想像的三州各拿10席有一段差距就是。換句話說,國陣依然在這三個州取得優勢席次。

柔佛州的選舉焦點在振林山選區,這裡原先是國陣成員黨馬華公會的堡壘區(鐵票區)。行動黨大老林吉祥向馬華公會總會長暨柔佛州主席蔡細歷叫陣,希望兩人在此做一場王者之戰。但國陣決定不讓形象有爭議的蔡細歷上陣,改派柔佛州州務大臣阿都干尼奧斯曼出戰。選舉結果行動黨林吉祥獲54,284票,巫統的阿都干尼獲39,522票。儘管民聯在柔佛州其他選區開票結果不如預期,但振林山一役卻具有強大的指標作用。沙巴州由民聯取得三個席次,包括首府亞庇、兵南邦、山打根,皆屬都市區域。

圖說:第一列的黨旗圖案由左而右,分別為國陣、行動黨、公正黨、伊斯蘭黨(後三者為民聯)。 第一行各州及聯邦直轄區名稱:1. Perlis 玻璃市;2.Kedah 吉打;3.Kelantan 吉蘭丹;4.Terengganu 登加樓;5. Pulau Pinang 檳城;6.Perak 霹靂;7. Pahang 彭亨;8.Selangor 雪蘭莪;9. W.P Kuala Lumpur 吉隆坡(聯邦直轄區);10. W.P Putrajaya 布城(聯邦直轄區);11. Negeri Sembilan 森美蘭;12. Melaka 馬六甲;13. Johor 柔佛;14. W.P Labuan 納閩(聯邦直轄區);15. Sabah 沙巴;16. Sarawak 砂拉越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04733110465&set=a.422675085464.203294.70288410464&type=1&theater
圖說:第一列的黨旗圖案由左而右,分別為國陣、行動黨、公正黨、伊斯蘭黨(後三者為民聯)。
第一行各州及聯邦直轄區名稱:1. Perlis 玻璃市;2.Kedah 吉打;3.Kelantan 吉蘭丹;4.Terengganu 登加樓;
5. Pulau Pinang 檳城;6.Perak 霹靂;7. Pahang 彭亨;8.Selangor 雪蘭莪;
9. W.P Kuala Lumpur 吉隆坡(聯邦直轄區);10. W.P Putrajaya 布城(聯邦直轄區);11. Negeri Sembilan 森美蘭;
12. Melaka 馬六甲;13. Johor 柔佛;14. W.P Labuan 納閩(聯邦直轄區);15. Sabah 沙巴;16. Sarawak 砂拉越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604733110465&set=a.42267508...
 

 

回頭分析砂拉越的選情,國陣之所以有這麼堅強的盤勢,主要是由於幅員遼闊,國陣長期經營土著地區,經常在選舉期間分送發展金。而州首席部長泰益瑪目自1981年以來始終屹立不搖。即使貪污傳聞甚囂塵上,他在2011年的州議會選舉又率領土著黨繼續執政;這次國會大選依然保住31席當中的25席。

砂拉越州似乎不再是堅不可摧的定存州,六個由行動黨當選的選區皆是城市區域。包括南砂的古晉、實旦賓;中砂的泗里街、南蘭、詩巫;北砂的美里等,由行動黨推出的華族候選人,全數擊敗人聯黨所推出的華族候選人。此外,在若干以土著(馬來人/馬蘭諾人、達雅人)為主的選區,國陣所得票數有大幅下滑的趨勢。如下表所示,依據今日大馬的報導,有8個選區的國陣得票數下滑10%以上。下次大選鹿死誰手,且拭目以待。

 

numbers 10
numbers 10

 

天鵝城的選情

2010年5月16日,詩巫選區國會議員補選,民聯的行動黨黃和聯奇蹟當選(請見先前芭樂文)。2011年4月16日砂拉越州的州議會選舉,行動黨大有斬獲,共獲得12個席次。國陣成員黨人聯黨在這些選區跟行動黨對壘,絕大多數敗北,面臨空前危機。因此在這屆國會大選,人聯黨在天鵝城的詩巫、南蘭這兩個主要選區提早佈局。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確認,南蘭選區繼續由原任議員拿督張泰卿尋求連任,詩巫選區則推出天鵝城委任(官派)的華人社群最高領袖天猛公劉利民迎戰,接受選民的考驗。人聯黨依然採取豪門政治的格局,由張、劉這兩個家族的企業集團領導人出戰,但能否贏回思變的人心?

民聯也是佈局甚久,原先詩巫選區的黃和聯因健康因素不克再選,推出林財耀,南蘭選區推出劉強燕,兩人恰好都是藥劑師。林財耀是政治新人,2009年才加入火箭,但近年擔任黃和聯國會議員的左右手,勤跑基層。劉強燕曾在2011年州議會選舉對壘人聯黨的拿督斯里黃順舸,當時在該選區土著選票居多的情況下,毫不意外地敗選。這回劉強燕對上連任四屆、堪稱老樹盤根的張泰卿,又是一場硬戰。

人聯黨這回率先起跑,舉辦了多場講座會,提醒選民馬來西亞政治往後依然會是以土著(馬來人)為主導,朝中有人好辦事等等,似乎言之成理。但華人如何擺脫次等公民的地位,掃除種族政治的陰影,建立廉能政府,並且跟其他友族一起驕傲地喊出「我們是馬來西亞人」,或許才是大家感興趣的議題。天鵝城的朋友依然選擇了改變的這條路,慢熱的行動黨到最後幾天創造了破紀錄的高潮。開票結果,詩巫選區的劉利民(人聯黨)23,967票,林財耀(行動黨)26,808票,差距2,841票。南蘭選區的張泰卿(人聯黨)17,983票,劉強燕(行動黨)26,613票,差距8,360票。詩巫選區行動黨的票數差距,比起2010年補選的398票成長約六倍,南蘭選區的選情可謂是一面倒。

網路差距

這回追蹤馬來西亞大選,我覺得跟2012年的台灣總統大選有若干相似之處。在野陣營妥善運用了網路做為傳播訊息的媒介,然而,網民往往具有城鄉、性別、年齡、政黨傾向的多寡偏誤,因此並非足以反映國民屬性的有效樣本。例如,台灣Yahoo奇摩選舉民調跟實際投票結果有著極端的落差。馬來西亞民聯的支持者勇於在網路上發聲,也可吸引許多同樣看法的人,然而這或多或少膨脹了民聯的勝選展望。偶有支持國陣的聲音,但可能得不到同樣看法的網民呼應,甚至受到支持民聯的網民圍攻。另一方面,台灣網民所接收的網路訊息難免也傾向於民聯,對於整體馬來西亞政治情勢的觀察有一定的限制。

http://evchk.wikia.com/wiki/檔案:Malaysia_election_artucomic.jpg
http://evchk.wikia.com/wiki/檔案:Malaysia_election_artucomic.jpg
 

 

華人政治海嘯?

國陣在西馬的主要華基政黨馬華公會於2008年當選15席國會議員,這次一共推舉37名候選人出戰,僅獲得7席,其中5席在柔佛州。國陣在砂拉越州的成員黨人聯黨所推出6名華人候選人,全部敗給民聯的行動黨。首相納吉在選後即宣布,這場選舉是華人的政治海嘯。選前馬華公會就已作成決議,若是選舉結果不及於前屆,就不入閣。但納吉考量到內閣必須有各種族的代表,決定保留交通部長職位給馬華。國陣的主要成員黨----代表馬來人的巫統取得絕對優勢。原先馬華公會在國陣的種族化政黨分配下,華人具有老二的地位(即使跟老大有著極大差距),這次大選之後被嚴重邊緣化。而人聯黨丟失所有華人席次,也沒有機會入閣。

這場大選結果是否確實成為華人政治海嘯,依然有待觀察,但城市相對於鄉村的態勢又更加確定。在這屆國會及州議員選舉中,民聯在雪蘭莪州、檳城、吉蘭丹三州取得三分之二的優勢,取得執政權。尤其是前二者是馬國都市化最密集區域。而在砂拉越州的6席,也是華人居多的都市地區。然而,單靠華人選票並不足以取得壓倒性的票數。不妨將這個現象看成是都市居民不滿現狀、力求改變的結果。

革命尚未成功

目前大選結果出爐,即使關於選舉舞弊的訴訟程序仍在進行,但是納吉首相組成了新內閣,繼續依照既有的體制執政。無論如何,馬來西亞兩黨制的態勢漸趨明朗,寄望朝野政黨共同努力,打造真正的「一個馬來西亞」(國陣的口號),讓人民驕傲地喊出「我們是馬來西亞人」(民聯的口號)。


[1] 馬來西亞的政黨多以各「種族」(台灣人習慣稱之為族群)為基礎的政黨,如果是以華人為基礎,多稱為「華基政黨」。因此本文所指稱的「種族」係指馬來西亞慣用的這個意義。各政黨聯盟試圖吸納各種族的政黨,例如國陣包括了馬來人的巫統、華人的馬華公會、印度人的國大黨,加上其他政黨等等;又如民聯包括以華人為多數的行動黨、多族群的公正黨、伊斯蘭黨等等。接下來,依據各選區的種族人口多寡,決定由哪個政黨派出候選人參選。在砂拉越州,國陣吸納了當地的既有政黨,包括土著黨、砂拉越民主進步黨、砂拉越人民聯合黨等等;民聯則依然劃分為行動黨、公正黨、伊斯蘭黨,並未吸收其他當地小黨。

[2] 依據我在先前看到的今日大馬即時最新消息,這個選區有三個票箱未開,分別來自馬來甘榜及郵寄選票。看到這則訊息,我就猜想一千票的領先可能被逆轉。這兩類選票往往支持國陣居多。選後電力公司及行動黨方面都表示,並無發生停電。

[4] 砂拉越州在2011年4月16日單獨舉行州議會選舉,在2016年才會改選。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徐雨村 臉書頭像突然變黑的一晚:遙研2013年馬來西亞國會大選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4715)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你好,不好意思我能夠詢問一下最後一張圖的出處是?

2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