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芭樂考古] 跨年與新年

作者:芭樂小編

從2011跨越到2012之際,歡迎舊友新知再次啃一次這顆跨年芭樂

一個芭樂人類學家的跨年夜

在「百年」過後回首,這篇「落剋‧光芒飽飽」寫的跨年芭真是很有梗,預言力十足(從之後的各種百年活動及其批評可得證)。原住民在民國100年元旦選擇升旗的場合抗議土地被侵佔百年,落剋指出「原住民的土地被剝奪何止百年?那麼為何歷史的詮釋權、話語權,卻需要受限於那個『誰的百年物語』、『誰的國旗』的框架?」。很諷刺吧?這一年的12月,港口阿美人抗議土地侵佔的活動參加成員收到「違反集會遊行法」的調查通知書,農民還是繼續為土地正義上凱道、刊廣告。日後回首,「建國百年」留下最深刻的註腳,大概不是煙火般的慶祝活動吧?

這篇芭樂裡面有國科會計畫的很多靈感喔,例如「瘋芭樂」:建國百年大眾人類學的基進提綱、「芭樂力」:從三民主義到芭樂人類學的新百年展望。每年此際,學界的朋友們可以再一起會心一笑。

我關了電腦,切了一顆芭樂, 迎著晨曦,慢慢咀嚼芭樂的滋味,繼續思索2011年如何讓光芒不只照耀在金字塔的尖端,如何讓更廣大的世界能光芒飽飽。

祝大家2012新年快樂!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芭樂小編 [芭樂考古] 跨年與新年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2413)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