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一個國家,三個總統

印尼2014總統大選的世紀奸巧

作者:趙恩潔

七月十六日這一周,雅加達流行一個笑話:印尼這個國家現在有三個總統:蘇西洛(SBY)、佐柯威Jokowi(JKW)還有普拉博沃Prabowo(PB)。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呢?這故事坦白說有點複雜,不過還是勉強可以在一篇文章內說完。

傻大姐剛好今年七月都在印尼,在日惹蘇丹城見證選舉過程。同時,傻大姐親自參與觀察兩個傾向完全相反的kampung(中低社會階級的鄰舍),一個在北,一個在南。從大學講師、計程車司機、清真寺的領袖、清真寺對面賣沙烏地阿拉伯進口衣食的精品店、三輪車司機到紀錄片導演文青文中黨人,到極端政媒兩棲的電視台新聞,都有閒聊到,真是超級充實的呢。

2

一切都發生在兩個月間

2014七月九日是印尼第三次直選總統。候選人要去KPU(普選委員會)登記,選後兩個星期KPU會正式公佈結果,但在那之間會有專業調查公司的精準預知,名為quick count。七月就要選舉了,人稱SBY(讀法是S-B-耶)的現任總統蘇西洛的政黨PD民主黨(2001年才成立)一直拖到五月都無法推出人選來與Jokowi或Prabowo一較高下。 這麼奇怪的現象,其實與印尼98年二次民主化(1955前曾有過十年多黨民主)後的多政黨總是需要合縱連橫、蒐集不同族群、宗教與地區的票來達成候選人組合以確保足夠票數的情形息息相關。觀望、選邊站、「沒有太多原則」是印尼高層政治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此話並非諷刺,而是印尼的政治社會現實。四月才剛選完國會議員大選, 那作為一個分水嶺,會決定不同權貴之間的籌碼談判標準。看了看結果,SBY決定不推出人選了,支持PB就好。有人說這是因為他對梅嘉瓦蒂(Megawati,又稱Mega,曾任總統)懷恨在心,當初當她的部長時,都沒有被她提拔來當副總統候選人,因而自己跳出來組織政黨。

印尼的大選大部份時候只是拼領袖人氣而不是拼政黨政,政黨之間通常沒有很明顯的意識形態差別或政策差異。新星可以快速上升或墜落,觀看造神運動與政商媒體的合作程度。分分合合、因為自己不被提名就脫黨改立新黨的情形層出不窮,多半是從Golkar這個蘇哈托三十年(1966-1998)威權老字號黨國專制的政黨分割出來,或是往往有軍人背景之後變成內閣團隊(如總統SBY),或是兩者皆是(如前將軍Wiranto與Prabowo)。「沒原則」更是一大特色。梅加瓦蒂的父親被蘇哈托政變推翻,上屆2009年她都可以為了選票不惜與蘇哈托前女婿Prabowo搭配正副總統候選人了,這政壇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的?

1

三種熱帶水果總是混合打成不同口味

此圖是某支持PDIP社區的路口
此圖是某支持PDIP社區的路口

事實上,在印尼正式政治中最歷久不衰的勢力只有三種, 分別是家族政治聯合政商精英、威權政治與宗教族群。民主鬥爭黨PDI-P(蘇卡諾的女兒Mega的政黨,對第一任總統蘇卡諾革命情懷的思念)是第一種勢力,從業集團黨Golkar(可以簡單理解為「蘇哈托黨」,對威權的思念)還有軍人退役後從政代表為第二種勢力、 而其他宗教勢力如僅存最老的伊斯蘭政黨PPP(過去被蘇哈托強迫合併的各種理念不同的伊斯蘭政黨)、以及民主化後重新奮起的PKB(與傳統派穆斯林組織大黨 )、PAN(較國族主義的現代派穆斯林大黨)、PKS(印尼的穆斯林兄弟會)等,是第三種勢力。區域主義當然占了某些要素,但也被這三種勢力切割。比如巴布亞(印尼最東省份,新幾內亞島的西半)因為「自由巴布亞運動」被軍隊鎮壓,不會投給軍人,但是同樣被鎮壓過的前「自由亞齊運動」領袖如今已是被收買的保守派穆斯林(雖然很多人民還是暨討厭爪哇人又討厭軍隊)。蘇門答臘與西爪哇是偏保守伊斯蘭區,而中爪哇則是自由派伊斯蘭區,跟巴里島一樣都是PDI-P大票倉,中間隔著東爪哇較偏向投給Golkar。東印尼區基督徒多,過去都是Golkar居多。多數穆斯林通常不會投給把伊斯蘭政治化的伊斯蘭黨,反而往往喜歡投給任何國族主義黨。蘇門答臘某些省與西爪哇,則是只要不投給PDI-P也不要投給爪哇人都可以考慮,但是近來北蘇門答臘已經開始動搖走向PDI-P了。

「分分合合,沒有原則」這件事情,其實一個圖就可以說明,雖然要大概知道候選人長相與黨徽才比較好辨認。 過去三次直選總統大選的合縱連橫2004-2009-2014,可以由下圖快速圖解(光環代表新組織的政黨,傾斜代表尚未組織或半脫離):

4

印尼的總統大選要超過半數才能選過,若太多政黨分割了票數導致無人過半,就不得不進行二次合併選舉(如2004年)。有鑒於此,倒不如一開始就拉攏好足夠政黨合作來獲得較高票數。因為這樣的系統,一個新星可以很快誕生也可以很快墜落,端看勢力之間的人氣較勁。比如梅加瓦蒂從96年開始可說是人民的希望,但不久後當上副總統,並在總統瓦希德(Gus Dur)被彈劾後順位當上代理總統後,卻讓人頗為失望,因為她沒有展現出領導國家的決策能力。SBY2004年從部長選上總統後,2009年要連任時,聯合了幾乎所有重要的伊斯蘭政黨,加上他自己原本政黨的人氣,因此高票當選。可是一旦人們發現SBY再也不能當總統了,因為最多兩屆,加上這兩年爆出太多PD高層官員貪污被判刑,在2014國會議員選舉中選民就不那麼支持SBY的政黨了。

鏡頭前的PB軍人形象
鏡頭前的PB軍人形象

富商將軍 vs. 親民領袖

先來比較一下這次兩位候選人實力之懸殊:PB是位前將軍,目前屬於大有錢人,家裡是印尼國家銀行創立家出身,一個弟弟是大富豪,本身也參與一些生意,賺了不少。從軍時,他勤奮地參與各種Kopassus(精英特種部隊)的活動,尤其很會在鏡頭變成擺很好的身姿,因而某些人對他的印象就是「他為了這個國家奮鬥了幾十年」。大體而言,思想保守、思念威權、保守派穆斯林會比較傾向支持PB,因為他代表「強而有力的領導人」。但是與印尼最大穆斯林組織相關的傳統派因為思想較多元開放,支持JKW。然而很奇怪的現象是:沒有經歷過九零年代的小朋友,因為學校教育對歷史的交代過於偏頗單一,自己又沒有親身經歷,因此17歲(可投票年齡)到25歲的人支持PB還比JKW多。

說真的,現在印尼所有的獨立運動都已經結束了,東帝汶犧牲了全國三分之一人口跟Kopassus以及TNI(印尼軍隊)拼命,還是要獨立。亞齊已經被收買地差不多了,巴布亞也一邊被同化與邊緣化。在這樣的情況下,要一個「強而有力的三軍領袖」來幹嘛?重新製造恐懼?

5

對於研究印尼政治的學者而言,PB 是一個惡名昭彰的人物。這是因為他曾經在鎮壓自由巴布亞運動與東帝汶使用過奸詐殘忍的手段來對付叛軍與平民。98年印尼民主運動期間,曾綁架學生運動份子、派狙擊手直接從遠方射殺,有的學運領袖人間蒸發至今下落不明。甚至,有許多證據指出他就是98排華暴動的幕後推手之一,目的是為了讓印尼民眾在動盪暴亂之時,感受「有回歸威權的必要」,也就是倒果為因,將「動亂之源」歸咎於民主運動。有人就說,他跟蘇哈托總統的女兒Titik才結婚一年, 98年閃電離婚,不知道是蘇哈托對他太生氣命令女兒離婚、還是Titik受不了這個男人、還是PB看著大勢已去,還不如先跟蘇哈托劃清關係呢?

無論如何,印尼許多黑暗的過去,都沒有得到足夠的正視與報導。原本民主化後PB先逃亡去了,後來又回國,開始組起政黨Gerindrat,目標就是要當總統。之前每次在Golkar裏頭黨內初選,他也總是落敗,因此不得不自己出來組政黨。他的政黨沒有原則,可以用的人儘量用,搜刮了不少過去沒有任何政治背景的新人,包括與Jokowi搭配的雅加達副省長的Ahok。

6

JKW家裡是木匠出身,原本是賣傢俱的,賣著賣著就突然去選了梭羅(Solo)市長,想不到挺好的,梭羅市人行道重鋪好了(很多印尼的城市根本沒有人行道可言、或是已經被路邊攤強佔、或是年久失修破碎難行)、路面變寬平、傳統市場也變整潔了。這麼神奇的事情、當然會讓大家耳目一新囉。選雅加達省長,居然也選上了,而且還跟印尼華人搭配!這麼大膽的行徑,實在是讓人側目。也無怪乎當他開始扶搖直上時,也成為了PB的眼中釘。

JKW的招牌服裝就是格子襯衫,表示「親民」,而PB這次選舉從頭到尾都穿著他們黨的制服白襯衫,完全黨國不分、然後帶著穆斯林黑高帽(Fez,爪哇語Songkok,印尼語Peci,有段時間這是印尼國族主義象徵,不一定與宗教相關,但如今為伊斯蘭象徵居多)。

9

Jokowi在印尼政壇文化中是個異類。他既不是黨主席,不是富豪,也沒有名門世家當後盾,也不是軍人背景,也沒有組過政黨。他是這三屆總統直選所有候選人當中,唯一一個不是從剛才談過的三大勢力中誕生的政治人物。民間流行一段話把他其實也算是小康富裕的商人形象更加親民化:「木工變總統(tukang mebel jadi president)」。就連學歷,也非常樸實的從印尼數一數二的大學UGM畢業而已,沒有加油添醋(不像某些政治人物會買來一堆奇奇怪怪沒有聽過的學校的文憑)。這也難怪自從2005他在梭羅市當過市長後,接著2012在雅加達高票當選省長,這次2014Jokowi在該市得票率高達85%。

Jokowi的人氣在海外也感受得到。兩百萬海外印尼人投票,從柏林到香港,此次投票率高於四月份的。除了馬來西亞以外,幾乎都是Jokowi壓倒性勝利(其中馬來西亞的印尼移民多數是寄信投票,因此有批評說此舉比起投票所更容易被操弄與收買)。其中更爆出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由於投票所不足,甚至有謠言說「只有投票給一號的人才能先行跳過排隊投票」,因此引來百餘人在公園外比二號Jokowi和平的手勢和平抗議,並唱起支持二號的歌曲。

奧步之一:美國來的政治抹黑術

此次選舉中的奧步不少,例如滿天飛的謠言說Jokowi其實是基督徒、「其實是新加坡人」,親戚一堆都是華人等等招數,大家會不會覺得跟說歐巴馬其實不是美國人、「其實是穆斯林」很像?當然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某個國家選舉搞認同政治,只是變數改變。不過,的確有個大專家名叫Rob Allyn,據說是PB的首席競選參謀涉入其中。他是什麼來頭呢?他就是幫小布希總統贏得黨內初選,之後讓Fox順利當選墨西哥總統的競選公關。這種人在維基百科或谷歌搜尋可能都不會見光死,因為他們通常都有一堆律師團可以告死侵犯他們隱私的人。

當然很多人都被這些東西影響,開始認為JKW會出賣國家,把自然資源都買給外商等等,傻大姊可是親耳聽見。但怎麼看都不覺得完全不透明的PB是有多好?PB一天到晚喊著愛國但空有口號不知道實際措施是什麼,說要增加農田卻不注重程序正義與分配正義,口口聲聲厭惡外國人,但其實自己的競選策略首腦就是美國人,這不是太虛偽了嗎?

奧步之二:Prabowo的驟升迷思來自媒體集團

其實一直到四月份國會選舉結果出來以前,PB的民調並不高,至多只是一些嚮往威權政治與懷念蘇哈托與強人領袖的小眾喜愛。但是由於他成功地拉攏了許多政黨、政客與媒體集團,民調開始上升。

為什麼如此有效率呢?因為許多民調打從一開始就是灌水的。這與一些美國民調公司常用的伎倆很相似:首先推出過高的民調、希望因而抬高形象,最後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這一招對某些印尼民眾,特別有效。因為他們「喜歡投給會贏的人」。

然而選後quick count顯示JKW小勝。印尼選舉因為地大人博開票費時,有個特殊技術叫quick count,使用的是精準的隨機樣本統計方法,而在過去幾次選舉中已經證實準確度極高。選舉當天下午,有7個享有名譽的調查公司,包括國營公司與中立報紙Kompas的調查,公佈J險勝4-5%。

奇怪的是,卻有4個不太著名的調查公司公佈P險勝4到0.2%。這顯然是PB決定要用來迷惑民眾、製造對立的伎倆。幾乎所有的大電視台都是以這7個調查結果為主,但只有TVone—媒體巨亨也是Golkar黨主席Bakrie旗下的媒體集團Viva Group ,包括報紙Republika,不斷地只報導這4個偏頗的調查結果。

奧步之三:死不認輸,混淆視聽

上述操作後造成雙方都各自宣佈勝選的結果。JKW先這麼做,很正常,因為quick count 很準。但是沒想到PB會來這招,還跪拜磕頭感謝真主!事後又不斷抱怨JKW怎麼可以KPU還沒公佈就自行公佈勝選?但他自己也一樣,而且依賴的調查公司過去都有「超不精確」與造假的惡名,卻還是死不認輸。而且開始亂罵記者,只要不是宣佈他贏的電視台,他就見一個罵一個。

此外,印尼華商陳明立Hary Tanoe底下擁有三家電視台的MNC Group 也從五月開始支持PB,而他自從蘇哈托時代以來就是幫其家族洗錢的門面,甚至去年原本打算跟Wiranto當起正副總統候選人。唯一可以與之抗衡的是Metro TV,也是媒體巨人同時是新政黨Nasdem的Surya Paloh。雖然,就時間順序而言,Hary 是模仿Aburizal Bakrie 也就是Golkar黨主席以及Viva Group的首腦,第二個模仿對象是Surya Paloh,Nasdem的黨主席以及Metro TV與Media Indonesia報紙的所有人。但更瘋狂的是,Hary一直到最近也是Nasdem 的黨員,所以原本Nasdem擁有兩大媒體集團。才不過幾個月,變成了MNC與Viva Group合作,真是瞬息萬變,超級沒有原則。如此政媒兩棲的印尼政治,還是一個長期的隱憂。

11

選後,KPU公佈的投票所結果掃描檔被網軍放在網路上,結果與quick count一致,但網站不斷受到來自印尼國內的駭客攻擊。

PB這次連結好多數黨與權貴精英,連Golkar與PD都在他那邊,可說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怎麼想到會敗北?以他的氣度來說,會無法接受這種羞辱,因此他變使出了最賤的招數:抵死不從、拖延戰術、直到偷天換日、收買總統席次為止。這兩天,甚至爆出PB要送五千人去「保護」KPU公佈選舉結果的新聞,還有「要求KPU延遲公佈結果」的要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破壞選舉結果強制某些投票所重新投票」的招數,還不夠時間翻轉輸去的六百萬的票?

真心希望印尼能撐過這次被「耍賴」的前軍事強人的鬧劇。Golkar這幾天已經有青年派的人開始轉向Jokowi,而新的副總統過去也是Golkar 的黨主席,只是因為顯然與Bakrie不合而分道揚鑣。經過這次選舉後,Golkar內部有不少聲音在批判Bakrie的電視台。後續還有得觀察。

尾聲

說真的,過去幾年,很多印尼的知識份子、小眾文青與文中都是不太熱衷選舉的。誰當選有差嗎?反正不就是那些人「輪流當」? 不過這次,情況不太一樣,不能再坐視不管了。一個是難得的「平民出生」從市長、省長一路選總統的新勢力,一個是從蘇哈托時代就是專門負責鎮壓叛變、暗殺學運領袖、「軍事特別小組」的威權遺毒。這個故事因而對他們而言,從一開始就是一場險惡之戰,只是沒想到連選後都防不勝防。這也是為何,自發性網軍前仆後繼地在選舉前、選舉後,都試圖保護印尼得來不易的民主。

最後附上選前網路流行一首歌:「千萬不要不投票」:

Pemimpin baru pun berdatangan, berani menantang kesalahan yang lama

新領袖要來臨了,勇於挑戰長久以來的弊病

Bukan bukan hanya slogan, bukan hanya rencana

絕對不是空有口號,不是只有計劃

Di awang-awang,

在雲端說說而已

kami akan turun tangan sampai titik darah penghabisan

我們將會著手處理直到血流乾為止

副歌:

Ayo jangan golput, jangan sampai golput

拜託不要不投票,千萬不要不投票

Maju mundurnya bangsa semua tergantung kita

進步還是退步,國家的一切端看我們

Rakyat Indonesia, jangan sampai golput

印尼的人民,千萬不要不投票!

Satu orang satu suara, satu suara untuk perubahan besar

一個人一張票,一張票為了一個大變化

Ini peran penting kita, kalau tidak sekarang kapan lagi

這是我們重要的角色,如果現在不做,更待何時?

Dengan akal sehat dan dengan kata hati, Kita memilih

憑藉著理性與良心,我們選舉

Indonesia butuh pemimpin yang mampu menggebrak, gebrak, gebrak

印尼需要一個領袖,足以打拼、打拼、打拼打拼打拼打拼

Rakyat merindu bukti, gak boleh salah pilih

人民思念證據,不可以選錯人

Masih banyak masih banyakOrang2 baik di Indonesia

還是有好多,好多好人在印尼

yang mampu menggebrak, gebrak, gebrak

懂得打拼、打拼、打拼打拼打拼打拼

Ingin perubahan, masih banyak harapan

冀望改變,還有很多希望

Aduh aduh jangan, jangan sampai golput

哎喲,拜託不要,拜託不要不投票。

編按:本文修改自七月十七日原刊登于新新聞周刊的文章,「親民領袖vs. 軍事強人:印尼總統大選是場合縱連橫的混戰」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趙恩潔 一個國家,三個總統:印尼2014總統大選的世紀奸巧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009)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副省長不是叫「阿福」,他是華裔,有中文姓名叫鍾萬學,Ahok是阿學,不是阿福。

2

謝謝提醒。原用意是取印尼語發音「Ahok」比較貼近台語發音的部分,以「阿福」簡稱之。Ahok的中文姓名「鍾萬勰」很少使用,若發音成客家語,似乎是"Hiap8"。因為很少使用,中文取代部分已於文中已經刪除。

3

選舉是要選有未未來在這地方上好官不是隨便選選一票4年未來四年不是四天四星期四個月四十個月是四十八個月其他另類有這事件自己思索一號鄭清漢新竹縣新豐鄉當選現任議員suwelhung

4

一號新竹縣新豐鄉議員現任在103年11月29日請大家用右手印一號!

5

鍾萬學是印尼客家華人非福建華人。ahok是阿學的意思。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