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想我黑暗部落兄弟們

金城武樹的漂流與地方發展觀點

作者:馬上瘋檳榔

金城武樹的漂流能指

上週麥德姆颱風帶來不同等級的災情,不過在復興航空班機失事之前, 號稱颱風帶來的最大農損,是在池上農田伯朗大道旁的一棵樹。樹的位置可說獨特巧妙,在筆直的農用道路旁亭亭而立,整條路也只有這麼一棵。當初地主為的是讓農人與牲畜耕作之餘,有地方可以休息喝茶。配合著農田綠色或者金黃大地的景象,和蜿蜒的農作之路,的確讓人心曠神怡。後來因為金城武的「I See You」廣告,成為一株全台灣最紅的樹。

在地又國際的金城武,池上有你真好!
在地又國際的金城武,池上有你真好!

麥德姆颱風從長濱登陸,一路向台灣西側挺進。池上的這株「金城武樹」位於柏油路旁缺乏土壤抓力,又沒有足夠的同伴可以互相遮蔭,颱風一來把它直接撂倒了。全台網友得知金城武樹倒了之後,紛紛對這棵具有在地感又有國際觀的進步之樹表示惋惜。 台東縣以及贊助形象廣告的長榮航空,馬上表示會讓金城武樹再站起來。長榮航空尤其直接,因為先前因為這個廣告讓池上地區的農戶受到觀光客不斷騷擾,甚至還有踐踏農作物的狀況發生後,立刻以公關聲明要贊助池上鄉十輛觀光接駁巴士(咦?讓農地有更多被踐踏的機會嗎?),並且每個月固定認購2.5萬公斤池上米,作為回饋之用。這次的風災亦不例外,長榮馬上以企業公關行動,表示要與台東縣政府合作,把金城武樹種回去,未來也會負責樹的維護費用。

金城武樹倒了!
金城武樹倒了!

眾人與媒體對金城武樹的關心,讓它成為最受矚目的非生產性農業地景。看到台灣人對於金城武(而不是那棵樹)的關切之情,網友們紛紛對金城武的偶像效益感到無(限魅)力。玉里最有名的漫畫農夫小劍劍,立刻在他的臉書上畫了一篇「金城武救全台農產」的插圖。同時表示,「今天如果金x武是在文旦樹I See You,颱風掉落的文旦,大概兩天搶購一空」。其他社運團體,包括台灣護樹團體聯盟以及水圳古蹟保護團體,都紛紛表示,「沒有什麼事情是金城武做不到的!護樹副本打不完,金城武帥哥又很忙碌,所以網友特製一款金城武樹產生器,只要輸入照片,就可以請到金城武幫忙護樹!」這不是無理取鬧的Kuso。松菸因為大巨蛋建設而砍乏的樹木,絕對不敵金城武樹所受到的保護。說真的,請大家搜尋瑞穗文旦,尤其是由阿美族牧師「那麼好.ㄚ讓」所率領的鶴崗部落阿美族阿公阿嬤農戶種植的文旦,麥德姆讓他們還沒有成熟的文旦落果九成,牧師除了處理自身父喪之外,還要打起精神煩惱文旦落果的處理與農戶的收入。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如果金城武可以是無限漂流的能指(drifting signifier),那麼台灣對於自身環境所看到的實際所指(signified),總是在對於現實情境Kuso之中才會出現。道理何在?Signified總是在全球化的脈絡下不斷堆疊,先前看到的意義與之後面對的閱讀處境總是不斷在當地政經環境裡轉變;然而媒體卻是signifier時間停滯的單一化空間(弔詭的是,時空壓縮後,媒體裡的空間與時間極大程度的停滯了),也因此從對媒體拆解的Kuso過程中,signifier受到的時空壓縮效果被多樣並陳,而顯現出原來所指稱問題的內在矛盾,因而可以讓「金城武產生器」,發揮到處發放「國王新衣」的效果。

幾週前口試一位學生的研究題材,正是池上的稻米產業。關於池上米慣行與有機互相交纏而鑲嵌的脈絡,是以地理學者Doreen Massey的 “progressive sense of place”來討論池上米的地理特殊性 。亦即:不斷強調的在地,其實是受到外在以及遠方想像的層面所加強。比如那個I See You,當然受到的就是金城武可以 在巴黎賽納河,在京都鴨川,在巴塞隆納海灣邊優遊漫步的激勵,同時回歸到台灣「也有」這樣的景象的感受。因此對於在地感的產生,一直都是與外在感受不斷來回之後所形成的。反過來說,在地的也有必須建立在全球模式的認同當中,回過頭來看,如果小劍劍要成為護樹聯盟的網路生成器代表人物,或者是更進一步被長榮航空使用,那麼觀眾恐怕沒有辦法看到那個想像中外在世界,連帶地對於在地的差異想像都會成為Kuso。不過因為對於單一想像的厭倦,最近Kuso有逐漸取代drifting signifier的趨勢。

黑暗部落與台灣小瑞士的親密政治

講了大半池上的例子,讓我們從池上走到現在開滿金針花的六十石山。從池上往北走一點,過了富里市街之後,不久就會看到羅山村的指標,同時也有一個上山的指示,富里最著名的民宿景點六十石山,就是從此而去。我的田野研究正好在這個以金針花聞名的六十石山旁,一個同樣是以種植金針為生的阿美族達蘭埠社區 。達蘭埠是大約1920年代才形成的移民阿美族社區,村人的家系來自於長濱,舞鶴,樂合,以及太巴塱四個主要的原鄉。祖先因為追逐獵物以及日治時代中種植煙草的所需,先在羅山附近的溪谷邊停留,但是因為布農族人獵頭行動的關係,主要居住在族人稱為「吉哈啦愛」(Ciharaai,表示有很多溪蝦虎hara的地方)的谷地一帶生活,一直要到日治中期,日本人設置隘勇線分隔族群界線以及種植水稻的需要,才把族人從山谷中遷居到現在台九線旁的山腰社區。

日本殖民時期砍伐樟樹的畫面(照片來源:秋惠文庫)
日本殖民時期砍伐樟樹的畫面(照片來源:秋惠文庫)

達蘭埠與六十石山,有什麼跟金城武樹有關的故事呢?那就要從兩個地區的暱稱來說起,一個是傳統稱為「吉哈啦愛」的「黑暗部落」,另一個則是六十石山上的「台灣小瑞士」。六十石山山頂原來充滿了原生樟樹,日本人以採取樟腦之需把原來覆蓋在山頂的樟樹砍伐殆盡。後來山腳以稻米種植產量多且美而稱為(一甲可得)「六十石」山。1959年因為台灣西部八七水災後災戶前來開墾,在山坡地做雜糧,茶樹,以及後來的金針種植。在1983年之前,達蘭埠居民所種植的大部分是花生,生薑,桂竹等小規模經濟作物。1983年左右因為六十石山平地漢人農戶將竹林地整平轉種金針後的農地轉讓,依據開始轉作的達蘭埠阿美族人表示,當時是玉里高寮一帶的赤科山先開始種出規模,也有行口大量收購,六十石山才開始跟進並且大量種植起來。那時候一甲金針田可以跟三甲稻田收益差不多。在米價不高的時候,是不錯的轉作經濟作物。農民開始轉種金針。因為山上的金針種植,整個地景在綠草一片以及山坡起伏的畫面中,有如歐洲的瑞士風情。不知道從何時起,六十石山的頂坡就有了「台灣小瑞士」的暱稱。

台灣小瑞士俯瞰六十石山
台灣小瑞士俯瞰六十石山

然而另一方面,因為「吉哈啦愛」谷地只有阿美族人,作為季節性地耕作地點,因此長期以來一直沒有牽入電線供電。在2000年六十石山頂要評估供水設施時,想要從谷地的九岸溪一帶牽電並且設置加壓抽水站,把水引到山上給漢人金針民宿業者使用,才發現谷地的阿美族工寮並沒有牽電,而被暱稱為「黑暗部落」。做為達蘭埠的有機金針生產區,六十石山九岸溪山谷的「黑暗部落」範圍,許久以來一直是部落開墾的獵場與農地混和區。2005年從山谷的九岸溪一路設置了一百零二支電線杆與六個加壓抽水站。這些電力設施以縣政府原住民建設專用款完成,卻完全沒有運用在山谷的黑暗部落生產活動;有許多針對已經把電線杆遷到溪谷囤墾區卻沒有讓電力進入的爭議出現,也有數個針對此地的生態調查報告「證明」此地無電力介入的原始性。然而在抽水設施設置之後,每次颱風過後(例如之前的天秤颱風以及這次的麥德姆),設備損壞的修繕,也多是依靠原住民住戶的人力,以及特殊災害預備款項來維護。黑暗部落谷地水源一直是小瑞士之所以能夠青綠一片的背後功臣。

typhoon aftermath
water tank

與「金城武」相似,「黑暗部落」或者是小瑞士,其實也是飄移能指的一種。台灣不只六十石山的後山溪谷處有黑暗部落,實際上另一個也是知名的原住民部落「司馬庫斯」,在1979年才有電力牽入。這種特殊名號的轉移和重複特性,無疑也是台灣原鄉觀光化的一個必然景象。對照於台灣不斷使用的「小瑞士」,「小京都」,「東方夏威夷」等等稱號,正是這種在地與全球跨區的對比挪用。台灣被稱為黑暗部落的地方不只六十石山山谷,對於「黑暗」的想像同樣都是微弱的政治照護力量與觀光想像的交互下所生產出來的。2003年起,達蘭埠族人在黑暗部落一帶,以有機生產不用農藥的方式,以及傳統換工(Malapaliw)的文化模式,建立起自己的有機金針種植園區。在有機認證進行的同時,媒體和地方社區營造的觀光企圖,引發「黑暗部落」的生態與社區自主議題。 有機種植成為維持與強化這個環境治理的自我認同模式,這個自我認同形成對於媒體消費的敏感性。族人對於許多報導黑暗部落的文章放大「部落不想要電」的爭議不以為然,然而在旅遊的規劃上仍然已無電力生活的體驗作為主要訴求,消費模式同時包裝了生活中的身體感受以及環境倡議的約束。

2 weeding
達蘭埠族人在黑暗部落中以人力換工除草

有機轉型成功之後,農務類型的培力團體慢慢加入政治議題的培力團體,比如世界展望會或者青平台,慢慢將農務的培力模式轉變成為在地政治議題的分享與參與。土地所有權以及在地資源分配等問題,就是當有機轉型大致完成之後,培力團體帶領新的背包客青年來山上認識的議題。他們不只是學習如何以有機的模式看待山林環境,還更進一步包括對於在地原住民權益問題的討論。歷史環節裡的親密政治(地方政府單位以及林務局的監管態度),逐漸為地方自我認同的環境治理性所取代。在實際的互動中,親密治理的展現在策略上以及機會上更為常見。比如林務局巡邏員的出現,並不直接以點算土地上的造林數目或者工寮大小為名目,而是告知並「授權」進行種植的部落族人幫忙注意上山盜獵和盜採藍寶石礦的陌生人;另一方面,鄉公所工務課也常進入囤墾區巡視,檢查抽水站的功能以及要求部落族人回報加壓站的運作異常狀況。即使是輔導有機種植的世界展望會為部落規劃的溯溪生態遊程,也是一種針對環境治理的軟性發展模式。

黑暗部落九岸溪溯溪旅遊
黑暗部落九岸溪溯溪旅遊

在認同於被規約的有機認證農務活動的同時,環境治理以親密的方式疊架在黑暗部落區域的生活世界裡。這種想像的歸屬其實會因為培力團體的介入而讓差距擴大。原來的漢人慣行金針農戶與達蘭埠農戶之間,有許多互相僱傭的互動關係。在金針除草或者採收的農忙時節,對於誰是漢人或者原住民農戶並不刻意區分,甚至許多時候原住民農戶也可能成為雇主,在需要大量採收的時候許多沒有土地資本的漢人雇工反而成為原住民「地主」的暫時僱傭對象。在農會唯一的席次以及鄉公所政治代表性極低的代表政治氛圍下,原來的口耳訊息其實就再這些交替的僱傭關係中傳達。但是當有機轉型將地方政治議題凸顯之後,培力團體的介入反而將原有的口耳訊息模式以及互通有無的相濡以沫推向比較極端的兩造:一方為在地的漢人農民團體組織,一方為原住民社區的聯外網絡。這樣的推展固然可以讓達蘭埠站上原住民農業社區在環境倡議以及新型態部落產業旅遊模式上的示範角色,卻可能削弱與漢人農戶間的交流關係反而形成與地方政治互動推行上的困境和脫節。

當小瑞士有求於黑暗部落:地方發展的族群政治議題

最近的一個事件發展,讓這樣的差異政治又浮上檯面。花蓮縣原民處以及富里鄉公所,針對六十石山山頂民宿業者用水之所需,強行要求部落同意再原住民保留地區域,興建100噸蓄水池的問題。六十石山上民宿業者,以蓄水不易問題,請求鄉公所以及縣政府原民處同意,在黑暗部落原有25噸蓄水桶處,興建100噸蓄水池,以作為山上供水之需。為此曾與部落招開說明會,部落以傳統領域土地觀點,不同意興建政策。因為這樣,黑暗部落被視為刻意阻撓地方建設。這個星期三客家電視台就會在山上開「村民大會」直播callin節目,討論這個問題。

作為側面旁觀者,我發現公部門並沒有確實做到與達蘭埠社區進行溝通,而山頂的民宿業者也未曾正面誠懇地與部落互動,只以行文公部門方式不斷要求鄉公所同意在已經劃為原住民保留地的黑暗部落地區,興建不符合原住民社區所需的大型蓄水池。族群議題可能受到在媒體上的操作,而使得達蘭埠社區從蓄水池建設沒有得到任何幫助的狀況下,還可能成為地方發展的箭靶。當我們看著金城武樹在池上鄉受到超過地方需要的關愛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六十石山台灣小瑞士的需要似乎在這個時間點,又要向在山谷的黑暗部落擷取資源。當你下次走到六十石山上面的民宿賞金針花時,不要忘了問問民宿主人,他們的用水哪裡來?也不要忘了想想在主人的抱怨背後,有一群人可能受到不該有的責難。

0
台電東區「電力之美」攝影比賽第一名照片

附上一份部落對在黑暗部落原住民保留地興建大型蓄水池的聲明,也希望美麗的台灣小瑞士,想想黑暗部落的兄弟們。

六十石山上民宿業者,以蓄水不易問題,請求鄉公所以及縣政府原民處同意,在黑暗部落原有25噸蓄水桶處,興建100噸蓄水池,以作為山上供水之需。為此曾與部落招開說明會,部落以傳統領域土地觀點,不同意興建政策。因為這樣,黑暗部落被視為刻意阻撓地方建設。

本部落對此說法有三點異議與質疑:

第一,目前黑暗部落九岸溪至六十石山山頂的加壓站以及輸水管線,當初就以原住民特別預備金,在2005年時興建。已有管線的維護和清理,還多半以原住民人力以及經費為之。既然已有設備,為何不對原有設備之輸水效率進行檢查以及輸水量之管控,而必須要在現有25噸蓄水池處重新興建大型蓄水池?即便需要興建大型蓄水池,既然是供給山頂民宿業者所用,為何不以山頂民宿業者現有土地為之?此舉明顯踰越專款專用,以及建設工程中之使用者付費原則。

第二,鄉公所迫於民宿業者與建商要求,指稱擴建之100噸蓄水池,係增建於現有25噸蓄水池位置。「既然已經現有設備,便沒有環境評估以及同意問題。」此等說法是強辭奪理,刻意扭曲現有問題。原來建設之四個加壓站以及25噸蓄水池,當初就不是透過與黑暗部落原住民住戶協調後進行,而是隱瞞建設目的且挪用原住民特殊預備費用而為之。所謂隱瞞目的是指當初建設時,對部落宣稱是為了對黑暗部落谷地工寮供電,因此設置電纜電桿;最後所設置的卻是與原住民農戶使用毫不相關的山頂民宿農田用水加壓站。此舉已經違背互信原則,並涉嫌侵佔原住民土地以及專門款項。以當初原住民住戶已經答應之理由來自圓其說,無視原來之設施已經違法存在,而試圖以就地合法之便宜行事,夾帶對原住民土地更大規模之侵佔與破壞。

第三,達蘭埠與黑暗部落金針農戶,與山頂之民宿業者,本應互為表裡,對六十石山的觀光資源有互信互利之關係。然而部分民意代表卻只以民宿業者用水之需要,強行要求已經取得黑暗部落區域原住民保留地之權利人(即原住民農戶),同意設置對該地農戶並無任何利益之大型開發建設。縣政府對此次建設唯一一次的部落說明會,竟然是由廠商陪同。在部落與會者強烈表達不願意同意違法擴建之後,卻指部落民眾已經參與說明會並且「知情同意」。爾後卻又在部落屢屢表達不同意之主觀意見之後,暗示明指部落刻意拖延公共建設,罔顧山頂民宿業者之權益。試問,民宿業者們何時曾經來到部落,與部落會議代表懇談,並且表達與部落願意共同分享資源之意見?卻反而以公部門之公文施壓,以及媒體放話(參見東方報以及7/30即將進行之客家電視台村民大會節目)方式,對部落意見刻意忽略以及扭曲。此等作法對部落主權與資源使用之必要關係者完全不顧,而只思考單方(即民宿業者)之利益。本部落對此作法深表遺憾以及無法認同。

期待公部門以及六十石山相關民宿業者,對在地資源與原住民主體權益之認識,能夠與時俱進。切莫再用過去對原住民族欺瞞或者壓迫之姿態。本次媒體活動行前協調會議,本部落因此婉拒出席,並期望以此三點,對公部門以及相關業者說明之。盼貴單位注重土地資源與原住民主體權益之重要性,勿以單方需求強行操作,甚至違法行事。感謝您的理解與對話。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馬上瘋檳榔 想我黑暗部落兄弟們:金城武樹的漂流與地方發展觀點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026)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黑暗部落也有姐妹啊!也要想想姐妹們!

2

的確是。不過在黑暗部落山谷中,姊妹的角色多半是媽媽們的形象。媽媽們跟外面的連結不如兄弟們直接和土地爭議有關,但比較常見到的是農事交換工時記得哪一家人比較勤快。想想黑暗部落的媽媽們,出列!

3

你好,我們是來自台東一間學校的學生,
我們即將參加一個比賽,比賽的內容是遊程設計, 而在設計中,我們需要用到[金城武樹的照片,但現在無法親自出外拍照,偶然看見您分享的照片,進而希望能引用您的照片,不知可不可以?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