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2014/甲午芭樂ㄓˋ

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1「芭樂ㄓˋ國篇」

作者:芭樂合作社

每年年終,總是免不了百家爭鳴的「XX年十大」名單。芭樂人類學不落人後,但又不甘為人後,因此特別在春節前推出「2014/甲午芭樂ㄓˋ」,與讀者共同回顧精采的一年。既然排在農曆年前,當然免不了天干地支;甲午一輪六十年,據說總會有大事發生──2014熱熱鬧鬧,的確是台灣歷史上值得咀嚼的一年。

「2014/甲午芭樂ㄓˋ」的深奧,可不是泛泛的「十大事件」的等級而已,芭樂農友們以人類學專業,從過去一年的諸多現象中抽絲剝繭,解讀其背後的意義。講到「芭樂ㄓˋ」,讀者可能會聯想到「芭樂治(國)」──對啦,我們將分析過去一年國家的治理,但芭樂又酸又辣,保證比文宣型的「治國週記」好吃一萬倍。

「芭樂ㄓˋ」也是「芭樂痣」或「芭樂痔」,揭露臉上的汙點(痣)還有卡艙又痛又羞於啟齒的硬塊(痔),吃芭樂不保證能治社會亂象,但絕對有益身心健康。

「芭樂ㄓˋ」也是「芭樂炙」,亦即烤芭樂的意思啦──沒吃過烤芭樂?那你一定要試試看,滋味鐵定難忘。

「芭樂ㄓˋ」也是「芭樂智」,秉持本部落格一貫宗旨,由農友協力耕作,集眾「人」的智慧(人類學家的「人」),研發而成。裡面有軟芭樂也有硬芭樂,有芭樂乾也有芭樂籽,任君挑選。(警語:請依個人牙齒強健程度適度服用,如食用過程逞強吞食造成梗塞或便秘,恕不負責。)

「芭樂ㄓˋ」更是「芭樂誌(guavagraphy)」,是學術書寫與學術部落格的實驗型態,挑戰民族誌(ethnography)與歷史誌(historiography)的可能性。

芭樂製(made in Guava)必屬佳作。從今天到除夕,分三天刊出。首先登場的是「芭樂ㄓˋ國篇」

-----------------(這是分隔線)-----------

2014/甲午最夯的數字不是大樂透,而是318和9合一,其對台灣社會的意義如何解讀?2014造成政治地景變動的地牛不是傳統政治人物,而是素人,其中有部分成了「神」:

政治動力火車頭的易手

從 318佔領立法院、大規模反核運動到9合一大選,國家重要議題的「發球權」漸次由「公民」、「青年」、「素人」取得。無論是國家經濟發展藍圖、能源選擇、兩岸關係、地方治理,政治動力火車頭已非呈現老態的國民兩黨,年輕世代越來越多人覺得政治不是禁忌話題,而且政治改變是可能的──即使國民黨全面執政,還是有可能透過群眾參與卡住服貿、卡住核四、甚至透過地方首長選舉包圍中央逼下國民黨馬英久主席與其愛將行政院長江宜樺。即便兩黨政治主結構尚未崩解,但更多元的政治參與已然成形,各層面也(被期待)由黑箱逐步轉往更公開、透明,與財團的關係更受監督的方向邁進。

2014年多場戲劇性的衝擊匯聚,是否能作為槓桿,撐起「重新定義台灣的政治與政治人物」(柯P豪語)?或者如立委補選平盤和割闌尾失敗後有些評論指出的,可能只是泡沫?關鍵在於火車頭的能量消長。(芭樂小農:郭佩宜)

芭樂封神榜

2014年暨甲午年水星逆行,社會秩序與人際關係皆受重大衝擊,親人對罵,好友決裂,同事翻臉。整體社會造神運動林立,風起雲湧,有戰神、帆神、柯神、社運女神、宅神、魅力才神、宅男女神、翟神等,不一而足(當然,也有令萬民唾棄的黑箱門神)。台灣社會面臨重大變革,透露出對「新領袖」的渴望(有人說是「天才」與「人神」的迷信),網路血管佈滿「開罵」的衝動,但也有充滿奮鬥的草根朝氣。諸神本身具備潛在民眾魅力特質,並體現特定時空造就的運氣,而有人則認為「瞬間成神」與婉君脫離不了關係。

無論如何,甲午年的諸神與信徒們,在熱血民主探戈之中,如何划出超越「封建思想」、「權貴結構」與「性別分類」的舞步,值得期待與全民「監督」。(芭樂小農:左拉)

浮出的眾神裡引人注目的是「北柯P、南清德」,內外科醫師從政,從醫人到醫國,似乎有與法律人(扁、馬、美麗島辯護律師群、還有黃國昌)車拼的態勢。於是社會的想像也醫療化了:

醫療與有機社會體的隱喻

甲午年從年初夯到年尾的重大話題之一,就是「割闌尾(爛/藍委)計劃」。太陽花運動後割闌尾計畫團隊發起了針對不同藍委的罷免行動,最終只有蔡正元罷免案順利邁入最後的投票階段,雖然後來因為未達投票門檻而終告失敗,但這個「民主情人節」也已經寫下台灣民主歷史新的一頁。

在這個過程裡最具有芭樂意義的是,許多社會改革的活動是用醫療的隱喻來進行的。例如割「闌尾」活動以及其相關口號像是「可割可棄,利大於弊」、或是一些(不能)宣傳的文宣用字像是「中年男性主訴右下腹痛…闌尾發炎要快點手術,晚了就來不及了!港湖公民請注意,為了身體健康,請記得在2/14動刀」等等,又例如將台北市政「診斷」為重病患者、必須把身為醫生的柯P送進台北市政府進行一個加裝「葉克膜」的急救動作等。這些醫療的隱喻讓我們再度回到了將社會視為一個有機整體的概念,我們是一體的,牽一髮而動全身。(芭樂小農:梭娜拉姆)

割闌尾

同時間,台灣的原住民社會也經歷了重要的幾波「戰鬥」,其重要性具有分水嶺、新一波原運型態的可能性,值得關注:

去殖民、反新殖民:2014原住民運動

2014年是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忙碌的一年。七月間,原運工作者Namoh Nofu扮演「導遊」,帶一群人到觀光局的台北總部辦公室「觀光」,抗議原民部落觀光規劃不尊重地方、將部落商業化、去脈絡化。八月間原運工作者成功的拒絕中國廣西省的少數民族代表團進入馬太鞍和太巴塱的ilisin(民間俗稱豐年祭)表演,他們批評此種演出違背以部落為主體的儀式活動意義──ilisin不只是慶豐年,而歌舞是為了祭祖、祭神,不是觀光表演。緊接著十月間網路上發起「你光復了沒?」的抗議活動,邀集鄉民在臉書上張貼村落原住民的傳統名稱。其中一位運動者更在花蓮縣光復鄉公所門口噴漆「土地是永恆的國家」、「誰的光復、名從主人」。事件升級後,聯盟進而到台北警政署前抗議警察對原運工作者的騷擾。

這些抗議共通的地方在於試圖完成始於1990年代、迄今仍未竟的去殖民工程。雖然黨外運動與原權運動都高舉去殖民為核心,然而在台灣政治現實中此景從未完全實現。伴隨越來越多中國觀光客進入,出現了新殖民宰制的威脅。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將問題帶上檯面,提出原住民主體性的質疑。然而此根基於地方原民文化獨特性的運動是否能有效成為全國性的運動?或許我們在2015年就會知道了。(芭樂小農:傅可恩)

銅門部落捍衛傳統領域兩度封路(山)守護山林

歷經長達八天的擋路護木行動後,銅門部落於2014年1月3日從林務局手中搶回差點從其傳統領域被運走的一級林木,並獲得試行共管機制的承諾;6月7日,族人再度展現自主力量,鳴槍封路,拒絕讓九人座觀光巴士塞滿部落。

從過程來看,族人首先透過「部落會議」凝聚多數共識,繼而向外界發聲。擅長組織與媒體戰的部落青年在其中扮演了關鍵角色,使抗爭得以情理兼具,如高舉「原基法」對戰「森林法」;以原住民知識戳破林務局實為破壞山林的「管理」行為;主張遊客既是以「登山健行」名義申請入山,就應該步行進入等。

從內涵來看,銅門部落所訴求的捍衛傳統領域與自然資源主權,以及拒斥不適當的觀光與發展等,是近年來許多原住民運動(如司馬庫斯風倒櫸木、卡地布反遷葬、美麗灣事件等)中一再出現的主題。因此,銅門部落能獲得初步階段性的成功,對整體原住民社會有相當的激勵。

然而,銅門的個案也再度凸顯出,「部落會議」與「原基法」這兩把寶劍,由於政府的不作為(前者只是實施要點,後者之相關修法遲遲未完成),以致於族人需蓄積極大能量抗爭再加上外界奧援,才能磨亮這兩個利器,奮力披荊斬棘。(芭樂小農:邱韻芳)

前述的諸多政治現象中,我們看到對抗的激烈程度升高,然而我們也看到了契機──請品嚐悲觀與樂觀的兩顆芭樂。

抗爭的升級

無論是佔領、路過、封山、謝絕、噴漆;2014街頭抗爭的強度看來升級了。佔領和路過,看似與封山、謝絕是相反的動作,然而其本質意義都是一樣的:人民主權的奪回。地方上封山、封路、謝絕、噴漆(抗議殖民地名),企圖奪回自主權;到了中央則路過、佔領,挑戰已經被黨國權貴壟斷的國家層次的主權。

然而升級的抗爭,如果有成果,也不是直接的。有權力者當場退讓的不多,反省也不深,升級的抗爭比較像前戲,真正爆發點在九合一選舉,其結果才開始撼動執政者,進行一定幅度的洗牌。例如國發會主委管中閩顯然沒有被反服貿運動動搖,持續推動自經區,直到九合一選舉的結果才讓他發現人民對政府的強烈不滿,而自己該下台了。然而官員下台一大堆,行政院全數剩下三軍看守的情況下,只是以拖待變,賭選民很健忘(畢竟多年來屢試不爽)。

抗爭升級要支付代價,讓人民不惜付出,在於情勢已經糟到某個谷底,只能選擇背水一戰。政黨慣用「打假球」──假改革、假退讓、假「法治」──的伎倆已經被看穿,無論稅制革新、傾中政策或貧富差距的解決均停滯不前,甚至透過司法追殺起訴上百名318系列抗爭者,是否會繼續催生下一波抗爭的升級?(芭樂小農:親愛的芭樂人類學家)

顏色的政治

這幾年,好像每年台灣都可以選出一個代表的顏色。而甲午年間的代表色,應該可以說是從年初的黃加黑、逐漸轉變成年底的白。

早期台灣的顏色只有藍跟綠,雖也算是彩色,但就是有那麼點單調與無聊。逐漸地,台灣開始有了不同的色彩,然後在甲午年初,人民的力量集體迸發出像太陽一樣熾烈的熱情黃,在烏漆的黑裡照亮了一絲的希望。而這股黑暗裡的熾熱太陽黃,飄了洋、過了海,在彼岸的香港延續著開出了艷黃色的雨傘花海。

在甲午年的後段,這股熾熱的太陽黃熱力,持續加熱,讓白色的力量改變了台灣的政治版圖。就像芭樂有不同品種一樣,我們期待,台灣能成為一個色彩更豐富、更明亮的地方。(芭樂小農:泡菜阿珠媽)

IMG_3865

如果吃完上述芭樂,牙齒還有力氣,請務必咀嚼最後這顆硬芭樂,作為 「芭樂ㄓˋ國篇」的總結。

看穿政治美學化,邁向政治形上學?

九合一選舉結果,執政黨在縣市首長大潰敗但仍能保住各級議會的席次,顯現了台灣不同層級政治生活的特性。除了執政不力、政府與財團相互為用、彼此牟利以及婉君各種創意表達網路評議政治的風向球之外,我認為最關鍵的一點,莫過於政治美學化的衰敗。

自從新自由主義在英美普及化以來,強調表象與展演的政治美學化,成了當代政治生活的重要特性。一方面,這與人們對官商勾結及改革無望、進而對政治感到冷漠這個整體趨勢密不可分;另一方面,人們漸漸將國家政治視為外在於日常生活領域的實存。日常生活的去政治化,為政治美學化提供沃土。在臺灣的脈絡中,支持目前執政者的中產階級,將日常關注的生活重心聚焦在個人與家庭的福祉,有意或無意避開政治事務與統獨魔咒的糾葛,及其對人際與家庭和諧的殺傷力,使經營生活美感與福祉成為中產階級的志業。偏向保守主義中產階級集體的個人化、私有領域化與外部外,迥異於支持政治改革者在日常生活強烈意識到政治的無所不在,並積極將日常生活再度公共化。

這兩種看似不相容的趨勢,其實是以不同的方式助長了政治美學化:前者所貪圖的生活美感要求政治生活必須展現合乎節制、和諧,後者因為體認到改革無力而政治上投入高強度的失落與不滿情緒。透過召喚情緒與訴諸未來願景的政治操作手段,是構成政治生活的一部分;但在新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整體氛圍下,訴諸族群悲情、討好特定階級品味與自我保存的政治美學化手段,居然成了政治目的,這無疑是宣告政治的形上學之死:政治本應處理關乎民眾生活與生存的資源分配,必須符合公平正義原則。

在某種程度上,九合一大選期間與之後,認為政治應回歸關乎民眾生活與生存的資源分配「本業」的聲音,被凸顯出來。這是新自由主義過度深化之後,被擠壓的中產階級與要求政治改革者共同匯流而造就的。此外,這也讓過去習以為常的政治操作和運作,乃至於政治與資本間相互為用的關係,一一浮現,且被強力檢視。事實上,強調透明、可究責的科層體制精神,主張公平正義但難掩中產階級意識形態的政治手段,以及就事論事的政治理性,讓看穿政治美學化得以可能,讓政治形上學重新回歸。另一方面,現有執政者保住議會席次的結果,蘊含了台灣地方的政治美學,依然是建立在地方派系賴以生存的政治交換這種禮尚往來的人情義理上。這看似前者對立面的地方政治美學,卻體現了人情往來的交換,依然是地方社會中認為「政治生活應當為何」的基石。值得注意的是,此一特徵卻也使得少數透過理念說服而贏得席次的獨立參選人,可做為我們後續觀察地方政治結構能否改變的所在:地方社會政治既是最結構的(地方派系根深柢固的人脈網絡),同時也是最容易受到更大結構整體趨勢影響之場所(新的政治與美學化所具有超越面對面接觸的影響力)。(芭樂小農:難得復出的Lady Kaka)

什麼?跪求懶人包?好吧,小編超譯如下:馬政府執政的方式是高舉儒家道德、和諧社會、晉用雅士閣員的那套虛偽的「政治美學」,已經被看破手腳。官員財團在惡搞,人民還要有禮貌?吃飽最重要,政治大家搞。地方黑金還沒清,人民千萬別睡著阿~別。睡。著。

「2014/甲午芭樂ㄓˋ」明天將推出「芭樂痣/痔」,扒糞鄉民篇,敬請期待。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芭樂合作社 2014/甲午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1「芭樂ㄓˋ國篇」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04)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銅門部落捍衛傳統領域後續報導
..............................................................
http://titv.ipcf.org.tw/news-11774
<銅門三項爭議 部落召開會議表決>
【Kacaw‧Mayao/花蓮秀林】2015-03-29 (銅門部落居民 拉高‧迪迪 太魯閣族:放在私人土地作保管,你願意的請舉手。方案一放在私人土地的只有一位,方案二我們請林務局保管,方案二同意的請舉手)銅門部落居民舉手表決,同意將風倒木交由林務局代為保管,由部落規畫放置地點。銅門風倒木事件受到全國關注,事發後,一級檜木雖然暫留在銅門活動中心旁空地,但檜木該何去何從一直是受關注的話題,經過一年的時間部落內部取得共識,希望檜木留在銅門村作為銅門的「精神象徵」,而花蓮林管處將代為保管。(林務局花蓮林管處長 吳坤銘:我在這邊再一次跟各位強調絕對安全絕對不會被掉包不會被拿去賣,而且每一根都會拍照存證,到工務站後,我們會作所有的統合跟管理,然後有監視系統24小時監視,還有一個警報系統,只要一動緊報系統就會響)另外,慕谷慕魚景點未來的規劃經營,部落決議由部落自主管理營運,之後再跟旅遊業者商討合作機制。而慕谷慕魚是否開放問題,也進行表決。(銅門部落居民 拉高‧迪迪 太魯閣族:表決一,我們還是讓旅遊業者可以持續進去讓他作他的導覽作為的舉手,第二個我覺得不適宜的,不適宜開放的舉手)透過舉手表決,多數居民認為現階段不適合開放,將等到通往慕谷慕魚台十四線輕留發電廠隧道口前端坍塌地,明隧道完工後再行開放。這次銅門部落會議,決議了紛擾多時的三項議案,而這些決議案將交由政府相關單位,居民希望政府尊重部落決議,發揮原基法第21、22、23條的精神。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