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2014/甲午芭樂ㄓˋ

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2「芭樂痣/痔」

作者:芭樂合作社

line「芭樂ㄓˋ」第二集推出「芭樂痣」&「芭樂痔」,顧名思義,就是揭露臉上的汙點(痣)還有卡艙又痛又羞於啟齒的硬塊(痔)、社會上不為人道之(但大家都很愛八卦)的一面。社會亂象提供我們窺視社會性質與變遷的窗口,人類學家的雷達自是不能放過。

首先切個水果盤,吃芭樂沾梅子粉,看看2014鄉民的世界有什麼新鮮事──喔,現在講「鄉民」就落伍了,已經升級為「婉君」了呀,政府高層最想認識的那位。如果以為婉君都是幼齒的那可就大錯特錯了,話說小編在投票日line給七十歲老母催票,發現老媽已經line給舅媽催票,老爸還會轉寄網路產生器做的 banner,世界真的變天了呀。

婉君心事誰人知

2014六都市長選舉後一片檢討之聲,根據國民黨勇於檢討他人的優良歷史傳統,網路世代的「婉君」們被拿來做為敗選的主因之一。不管是「連勝丼」、「割闌尾」、「別讓勝文不開心」、「我不要變成連勝文」的惡搞、「人渣文本」等大大小小事件及媒介反應了網路傳播速度快、䁥名性高、求證不易等特性,都讓習慣使用傳統媒體的政客受到很大的震撼,也想方設法應對。

不過目前來看,這些傳統政客對於婉君們有不小的誤解。首先婉君有分正規軍及散兵游勇,如果認為婉君是鐵板一塊,採用正規軍的圍剿戰法而不是順勢引導招降納叛,打一個婉君就會製造出千千萬萬個婉君。其次是在訊息充斥的網路時代,要吸引注意要靠的是創意,不論是使用的語言及圖像都不是傳統媒體的翻版。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候選人的本質,要吸引婉君,靠的不只是眼神,還是要有內涵呀!(芭樂小農:芭樂貓)

 

網路產生器

甲午年間最有趣的現象之一,就是網路產生器的出現。最早例如「金城武樹產生器」、以及後來的「藏頭詩產生器」、「太陽花頭子產生器」等,比較小眾的還有某些學者的「論文標題產生器」,讓廣大的民眾可以套用現成的軟體,輕輕鬆鬆作出電腦上想要的結果。

人類學家一向最討厭制式化、大量生產的東西。然而,這種網路產生器卻達成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讓每個人運用同樣的形式,去進行各自的表述、好達到遍地開花的結果。網路產生器的芭樂意義是:雖然同樣都是芭樂,但是每顆都是獨一無二啊。(芭樂小農:軟芭樂)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小劍劍的金城武救農論
 

或許是網路訊息的氾濫,每則往往要搏命賣力演出,才能接收到一點目光。如果外星人在2014降臨台灣做田野,會不會以為這裡的人整天驚呆了、淚流成河,又擔心讓別人不開心,超級sentimental?

情感修辭的氾濫

2014年最有名的一句話應該是「別讓勝文不開心」。此種「體貼要求」其實不陌生,從對岸五毛疾呼「別傷害中國人的感情」起始,近年常見到「別傷害XX人的感情」之類的造句,變成一種可以無限上綱的要求。

此種現象背後的芭樂意義:負面情感脫離個人層次,進入公共領域。然而要求他人體貼個人情感的脆弱性、彷彿其具有凌駕公共正義的合理性,顯然過於一廂情願。這些情感修辭的效應剛好是其倒反:別讓勝文不開心,結果鄉民很開心地讓勝文更不開心;包山包海要求別傷害XX人的感情,結果是某些感情草莓族的XX人得了創傷症候群。

情感修辭不但氾濫而且越趨重口味,網路內容農場每一篇標題都是「讓十億人驚呆了」或「流淚了」,而弊案被揭發上層官員總是「震怒」。然而官員震怒是因為他無感;讓十億人驚呆了的東西大家轉頭即忘。

情感修辭通貨膨脹的芭樂意義:情感連結消費,從實體商品、網路點閱到政治無所不包。劇場化的社會,入戲的人是傻子。(芭樂小農:malaita)

不開心

台灣人的情感大愛不只照顧勝文,還含括非人──從護樹到護河馬,從圓仔到12夜電影。然而疑似狂犬帶原的驩、禽流感的鵝可是殺無赦的。這裡面有物種階級差異嗎?

樹的空間政治學

芭樂是從樹上長出來的,這點相信大家都知道吧(是嗎?)。不過,自從盤古開天闢地以來,樹應該從來沒有在咱們台灣社會裡受到像甲午年間如此多的禮遇與重視。

首先說到鼎鼎大名金城武樹,位於台東縣池上鄉伯朗大道(據說是因為拍伯朗咖啡廣告而命名),在明星金城武替航空公司所拍的廣告出現後暴紅而導致遊客暴增,據說這棵樹後來的身價高達七億觀光產值(大概是全台灣人類學家貢獻的GDP總額再乘以數十光年吧…)。然而人紅是非多,樹也不例外。首先是去年在七月麥德姆颱風中受重傷倒臥稻田,還驚動日本天皇御用樹醫二度來台看診,被喻為當時台東最大颱風災情;搶救時,有農民擔心這棵茄苳樹就此一蹶不振,特別撿了幾顆種子回家復育種子,為金城武樹留後。之後,又陸續傳出遊客拍照踩踏金城武樹受傷而「病危」、以及不堪遊客干擾農民揚言鋸掉金城武樹等爭議。

另外則是松菸護樹行動。為配合大巨蛋開發,從去年四月起,北市府開始強行移除松山菸廠周邊行道樹,財團數度在無施工許可之下,強行挖掘行道樹,遭當地里長、居民、與護樹團體強烈抗爭,以肉身阻擋怪手施工。護樹團體更進階成為揭發遠雄巨蛋弊案的重要環節。

這些事件的芭樂意義是,咱們的社會逐漸從只看到人,慢慢進步到也能注意到其他不會說話的生命。還有,樹生長空間的存在與否,絕對不只是製造芬多精與否那麼簡單而已,背後都有政治與商業的權力與利益糾葛。(芭樂小農:何撒娜)

 

再唱一首阿河之歌

「我是否能為你唱一首歌,伴你自由的身體走向為放生而被捕,為觀看而被虐,以及為教學和警醒觀眾而變成標本的最後一程?」台灣的新聞事件裡充斥虐待動物,忽視動物權益,誤解動物與人的關係。但是台灣人為何對動物特別「不友善」?河馬阿河(誰給的名字?)的經歷,從寵物到物種再到物質關係,我們聽到環境人文在經濟壓榨下的奄奄一息。台灣文化中不缺與動物關係的多重面相:把動物當作奇觀(在鄉間城鎮早期可見的老牛算數,雙頭蛇,白色鱷魚),當作潛在威脅(禽流感的撲殺與外來種問題),當做情感投射與買賣工具(各式寵物販賣以及動物園裡的觀看),或者甚至是當做道德關係與特殊力量的交換與犧牲(賽豬公,放生以及開光用的動物種類)。

這些行動是因為台灣處在環境資源有競爭關係的生態區位上?還是經濟發展對人與環境的關係過度剝奪?或者可以說,動物與物質的轉換一直是台灣社會最廉價也最容易再現的隱喻關係與自我觀看?把台式文化發展到(血汗)「淋漓」與(道德)「盡致」的層次。台灣社會已經(被訓練地)習慣於把自己看成某種「標本」(經濟奇蹟不就是不顧生活的標本化)。那就讓我們,為這些標本的標本,再唱一首歌。。。(芭樂小農:李宜澤)

阿河

講完臉上身上的「芭樂痣」,現在來看下半身的「芭樂痔」。2014可精采了,充分展現性、道德與政治的三位一體。

性醜聞

性醜聞年年有,但去年發生的性醜聞事件尤為引人注(側)目。有別以往經常出現於八卦版面以致令人習以為常的政客和藝人緋聞,在這甲午年裡,從網路作家、傳媒新秀、餐飲廚神到社運明星,彷彿接連遇上「水逆」(請見孤狗),無論是遭狗仔追擊或自爆,網路鄉民的義憤不可遏抑。事件主角是否能挽回公眾形象和社會信任,似乎與事發前被抬舉的道德高度有相當關係,道德形象反差越大者,輿論撻伐也就越強烈。

這年度幾波性醜聞,除了再次揭露媒體與社會大眾相互強化的窺視癖之外,期間所引發的對於公眾人物性事究竟涉及私德或公德的爭辯,更顯示了今日臺灣性別意識的高張正反應在性醜聞道德量尺的更易上。劈腿如果仍舊是為多數人所不容的行為,卻也受到許多人理解、同情,甚至原諒;通姦因為仍違反現行法律,公眾論述則有明顯的譴責傾向,然而其中或許包含了許多人對於婚姻法律難以確保忠誠的焦慮;最嚴重的是違反對造意願的性騷擾,它引起的憎恨可以超越了強暴、甚至無差別殺人(如此例)。性衝動的控制(不論是否成年)是否可以完整定義一個公眾人物的人品、性格或多重層次的道德高度?姑且擱置不論左右翼前進知識份子的異質評述,從目前網路輿論看來,台灣社會是肯定這個命題的。(芭樂小農:彭仁郁)

 

護家盟的五十道陰影

「護家盟」本質上是捍衛中華/國傳統家庭價值的左右護法,化身特定保守路線的一夫一妻信念的新世紀福音戰士。護家盟的最大貢獻在於創造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符號—意義等式:同性戀、同性婚姻=造成小孩的性別角色混淆=無法自然繁衍後代,加深國安危機=無法盡孝道(「孝道可以生孩子」)=無法愛養子女如己出=後代無法按規矩使用親屬稱謂=無法完整記錄系譜。而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允許小三小王合法化=默許姻親間亂倫=人獸交。護家盟更憂心多元成家會威脅一夫一妻制家庭中財產繼承資格的認定範圍。就此,護家盟將「多元成家」(連良家婦女級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也中槍)視為毀壞其世界觀的signs of the uncanny,賦予愛、性和慾望以負面意義的「神等式」,確認自己在多元世界的一絲生息。(芭樂小農:割蕾)

明天除夕芭樂將推出祭品文──喔,不是拿來祭祖的,而是拿來配年夜飯的「芭樂炙」烤芭樂,看看2014/甲午台灣社會如何接受烤驗。敬請期待。

如果你錯過了第一集: 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1「芭樂ㄓˋ國篇」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芭樂合作社 2014/甲午芭樂ㄓˋ:芭樂人類學賀歲專刊 3-2「芭樂痣/痔」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410)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