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濃情花椰菜

作者:花輪

食譜

【材料】白花椰菜一朵(去纖維,分小朵)、蘑菇適量(切厚片)、紅蘿蔔少許(切片。配色用,可不加)、肉絲(素食可不加)。油與鹽少許。

【作法】肉絲爆香,加水煮開。水滾後加入花椰菜,稍微煮後再放蘑菇,起鍋前灑上紅蘿蔔片,加鹽調味即可。

【說明】這道湯的材料及軟硬度可隨個人喜好調整。比如說花椰菜量多味道就越濃郁,久煮口感則越軟嫩,味道也更濃;反之亦然。另外,將白花菜改成青花菜也可,風味較清爽。此外,拿來當火鍋湯底,也是香濃又健康。

 

images

 

故事

去年冬天,老公要準備去市場的我買顆花椰菜回來,白色的,他強調。白花菜?我的心裡很納悶。因為聽說青花菜營養價值高,美容防癌什麼的,所以我三天兩頭就會買朵青花菜,川燙著吃。至於白花菜,即使在產季時候看到許多阿婆帶出來賣,還是很難引起我的購買慾。

印象中白花菜,是跟拜拜連結的。小時候,在拜拜的「菜碗」裡頭,媽媽幾乎都會準備一份川燙好的白花菜,搭配上幾片紅蘿蔔。可能是準備方便、形態好看兼之配色討喜吧,這菜色從我有記憶以來就出現在供桌。拜拜過後,我們常就著川燙過但已冷掉的菜直接吃;而更多時候,是搭配著花枝炒。但這幾種吃法都不大吸引我:川燙者無味,熱炒者又嫌油膩。也因此我對白花菜一直敬而遠之。

「妳買一朵白花菜,一些蘑菇,一點肉絲,回來我教妳做,很好吃的。」平常完全不挑嘴的老公,竟然指定食材,我感到非常詫異。

冬天的白花菜,果真很便宜,一大朵奶油色的花,好漂亮,一斤才二十幾塊!蘑菇也是本地種的,雖然不是很大,但未經漂白,蕈傘緊閉,一看就知道很新鮮。花了四十塊買半斤,就一大包了。

回家後,老公教我先將肉絲爆香,之後加水,再將切好的花椰菜與蘑菇放入水中,煮開就可以了。「這麼簡單?你確定?」對他的味蕾與記憶不是很有信心的我,還是將就著煮。水滾了,灑點鹽提味,舀了一朵花給他試,「再軟一點」,於是又滾了一陣子。煮到花菜軟爛,花椰菜和蘑菇的香味與湯融為一體,「就是這個味道了!」老公開心地說。

餐桌上擺放一大碗公的花椰菜湯,滿滿的白花覆蓋整個湯碗,俏皮可愛的蘑菇將花菜的味道提升,而片狀略帶嚼勁的口感也讓原本軟嫩的湯有了不同的層次。「天哪,這湯還真好喝!」我禁不住讚嘆。看似素樸的材料,花椰菜與蘑菇濃郁的香氣因為久煮而全然釋放,卻又沒有坊間奶油濃湯的俗膩,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清甜風味。

「這湯是小時候在老家,阿嬤做給我們吃的。後來搬離家鄉,職業婦女的媽媽偶爾也會做。」「非常簡單,卻極度的營養可口。它象徵著物資貧乏的60年代,阿嬤對孫子的愛。」「現在的孩子把牛排奶油濃湯當家常便飯,那些速成的西餐改變了他們的味蕾,也失卻了感受來自家人單純的愛的機會……。」那個晚上,我們兩人在懷舊、感傷又興奮的情緒下,喝下一大碗公,用整整一朵白花菜做成的湯。

那天以後,只要看到新鮮漂亮的白花菜,我一定迅速地把它帶回家。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花輪 濃情花椰菜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466)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