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生態保育

水牛之眼:為何陽明山百年來都有水牛,陽管處牛年卻容不下牛?

牛一直是文明史上的行動者,人類社會發展怎麼可能排除動物? 追溯86年前殖民者設置陽明山牧場,進入長期調集戰爭物資的準備,擎天崗動物生態系的變化反應了國家對待土地的關係,從圈養家畜、掌握並運用自然力;到上個世紀來,陽管管領了臺灣最大都會旁的自然保護區系統,宜以文化動物角度來審慎對待野化水牛,並尊重草食獸間的生態演替機制。請陽管不要在未公告/未討論/未有社會公議之下,恣意抓走私地上里民的野牛;也不要宣稱牛不適合草山土地,就來移除水牛。我們為了讓公家機關正視公民輿論與社區參與,牛社團臉友針對擎天崗水牛的福祉與去留設計出一份問卷,企盼調查結果可建議陽管如何管領水牛做為自然與文化雙襲產。

從地圖到自治:魯凱族傳統領域的實踐願景

台灣有關原住民傳統領域調查最早來自「部落地圖」概念的啟發,經過幾十年的努力逐步形成傳統領域論述的架構。近年傳統領域調查的工作對於提升原住民族自覺、強化原住民族參與,提升原住民族治理與管理環境資源的能力,形塑原住民族社會文化發展的願景等方面均有劃時代的意義。魯凱族總人口雖然只有13000人左右,但在台灣的傳統領域推動歷史上卻扮演重要的先驅角色,無論從傳領的調查工作、地方組織的培力,可說已有相當豐富的經驗與基礎。未來,傳統領域的主權實踐以及自治理想的落實,魯凱族可以說「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