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馬總統說的不算!?

作者:林秀幸

最近常聽到「你說了算阿?」我們生活周遭經常也有成員想要(或妄想?)自己說了算。久而久之,也自我催眠自己能夠點石成金,說什麼都算數。但是一旦聽眾不買帳,任憑你如何精心修辭,立刻像紙牌疊出來的城堡一樣──嘩啦嘩啦垮台。

到底誰說了算,怎麼說「才算」(才算數)?最近台灣社會最有名的「你說了算?」大概要數馬總統的「九月政爭」(九這數字好像不大works,譬如九二共識,九月政爭或馬X九(別誤會,我是說馬小九),還有…九趴總統。)暑假期間馬總統先是不預警跑出來沈痛一番,一下子三更半夜,忽而七早八早起來開記者會。生活無限正常的我,趕不上第一時間看到精采表演。不過所幸報紙、電視和YouTube無限迴圈放送,我得以一次把「馬總統你說了算?」的連續劇看完。現在讓我們來溫故知新一下九月的精彩橋段,再進行人類學比較與分析。

 

uvs130909-010

 

芭樂版九月政爭recap

九月九日的報紙頭條:馬總統前一天下午以總統身分,偕副總統和閣揆開記者會。據說他經過三天思考,發表了「沈痛」的聲明。他說立法院長關說法務部長和檢察長,是「侵犯司法獨立最嚴重的一件事」、「也是台灣民主政治法治發展最恥辱的一天!」如果不能嚴正面對…台灣將走上無限沈淪的處境!

…總統皺著眉說:「我的心情沈重無比」,他充分了解這是台灣民主法治…關鍵時刻,對台灣未來民主發展….深遠影響。……立法院長涉入司法關說…..「將是民主政治非常嚴重的恥辱!」他呼籲全國民眾堅定護衛XXX(因為民情急轉直下,受詞變得毫不重要)。

歐,我忘了,在這些「沈痛」「最」「無限」「無比」與「台灣」幾個關鍵詞的重組置換之間,還有一句流行甚久的句法結構「如果這不是『』,那什麼才是『』」。

接著九月十日王金平院長舉行落地記者會。據說馬總統和我們一樣猴急地趕回總統府收看王哥的演出,卻被聽到他馬上爆出:「我不能接受!」立刻指示總統府的小強哥在晚上10點開記者會,而特偵組黃總長像是和總統一起裝了同步的 app,同時間開了另一個記者會(插撥:這不是「御用」那什麼才是「御用」?)。

這一天晚上,總統顯然沒有好好睡覺,第二天七早八早就在國民黨部以主席身分(或分身)召開記者會,這次是以「大是大非」起頭,以「王金平不能低估台灣人民的判斷力」結束。總統對著全國民眾,一張臉gan a sai,陷入無限惆悵。同一天再加碼演出淚灑國民黨考紀會,最終以開除王金平國民黨籍暫時收場。(本劇另一個暗藏腳本此時應該也在讀者腦中run一遍了吧…)

這一場政治劇演下來節奏堪稱緊湊,邏輯也算Ok, 雖然演技不是太好(接下我會解釋為何「扮演」是關鍵)。但是詭異的是,全國民眾幾乎都不買帳!?我現在一查九月九日當天的報紙就有民眾留言:「…不是你說的算…」。九月,似乎是馬總統政治生涯的分水嶺,民調當場跌成9.2趴不說,罷馬、包圍之聲不斷,某民調顯示6成多的民眾想在明年七合一選舉,以選票來教訓馬主席。電視新聞路邊訪談中經常聽到的就是「這樣操作,太粗糙啦」。延續到現在,台灣鞋店業績蒸蒸日上,同黨同志玩笑不斷,「諸侯」們(大概憋太久了)各個也忍不住要嗆他一下,馬總統已經快要坐不住了。

馬總統到底哪裡錯了?為什麼他說的話,大家都不聽呢?

馬總統卯足勁演出,說這是民主法治最恥辱的一天,這是大是大非,台灣的關鍵時刻!為何沒人信?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871/10771800385_1c969960d1_c.jpg
http://farm3.staticflickr.com/2871/10771800385_1c969960d1_c.jpg

 

民主時代:重新摸索政治戲劇的人民與總統

讓我們來回憶一下,總統說話術的歷史。過去威權時代,當然是獨裁者說了算。譬如,他說他二次戰後以德報怨某國,我們就全國跟著這樣說了好幾年 。他說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我們當然也是從小到大作文比賽都是以此為結尾。自從「獨裁者」形象從台灣歷史的舞台逐漸退場(或暫時退場)之後,過去一人說了算的type就逐漸不為大眾所接受,甚至為下一代所不習慣。因此不僅民眾要逐漸習慣民主工程,主政者也是要慢慢摸索民主政治的performance要如何拿捏和演出。尤其是對K這樣的政壇老大(或大哥)來說,突然要紆尊降貴自己搬肥皂箱演出,基本上是一個摸索與試探的過程,而這次馬總統的演出只能說是一個新生練習的笨拙演出(藍綠都可以同意的形容詞)。

雖然馬總統可以裝做沒事──就像大部分在生活場景中演出失敗的人 ,努力裝沒事──但是我們倒不能像他一樣船過水無痕,總是希望這段失敗的演出可以為台灣帶來一些意義。憲法上的爭議,交給法學者去傷腦筋,我們人類學家倒是可以談談「你說了算(或不算)?」的文化意涵。換句話說,政治、話語、展演、文化、習俗,這些東西竟然在這次民主練習簿裡展現出他的連結性。

諷刺總統漫畫
諷刺總統漫畫

與白宮政治展演對照

無可否認,政治是一個展演(performance)。這樣子說,並非指政治是個騙局,而是政治本身就是一個儀式。因為這裡涉及一個邀請,邀請眾人進入一個公共空間來接收訊息、判斷。再現、體現甚至建構何謂政治(照Geertz的說法)。因此政治當然是一個展演, 也是一個drama, 以他的儀式、慶典、象徵來體現何謂「政治」。譬如米國電視有個白宮頻道,整日播出白宮的「節目」,經常出現軍人受勳或官職交接之類的場合。某次節目是一位在伊拉克戰爭後撤軍過程中,替同袍掩護而留守險地的軍官的受勳儀式。且讓我們以之來分析何謂政治儀式。

首先,這位軍官全家人受邀到白宮,總統和第一夫人在白宮接待軍官全家──暗示這個榮耀是屬於全家的;軍眷在米國是非常受重視的社群,第一夫人也被賦予支持軍眷家庭的特殊角色。之後大家陸續走進受勳儀式的場地,總統先致詞,致詞中談到主角的家庭成員,他能一一叫出他們的名字,還開了他們家小朋友一個玩笑。之後談到他英勇的事蹟,最後授與勳章。儀式結束後,該軍官由一位白宮人員陪同,到白宮草地回答記者問題。此時總統和其他官員均不在場的,只有該軍官一人接受記者的問答。我們從這齣政治儀式看到什麼呢?「家庭」是米國政治的中樞神經。米國人認為「家庭至上」,總統更是表率。有次馬丁路德金恩三世(金恩牧師的兒子)在電視節目接受訪問,問到歐巴馬連任總統,他認為其中最有意義的是什麼?這位繼承父親衣缽從事社運不遺餘力的健將說:「歐巴馬總統的家庭形象鼓舞了美國人….。」可見一斑。原來負責任的家庭經營是米國政治的基石,因此軍眷屬受到禮遇、其小孩也受重視(附註:家庭意象可以多元,重點是「負責任」)。節目中受勳軍官是主角,其他人(含總統)都是配角,故訪談焦點在該軍官身上,米國人在乎場合的正當性超過官銜位階。

http://marines.dodlive.mil/files/2012/01/6152958990_2bf742c482_o.jpg
白宮常見的受勳儀式。(此圖為示意,非原故事場景。) http://marines.dodlive.mil/files/2012/01/6152958990_2bf742c482_o.jpg
Negara
Geertz的政治劇理論:總統演得失敗,國家就慘了

把歐巴馬搬出來比較,我只是要說明政治儀式不只是再現政治,它就是建構政治的真義(Geertz的經典句法,我已經學會了)。白宮還不盡然是最佳導演和演員,有名的政治劇讓人類學家來詮釋才能入木三分:Geertz的Negara對政治劇做了更為精細徹底的詮釋。Geertz想藉由峇里島的政治劇補充西方的政治理論──僅視政治為權力,國家是工具,象徵與文化只是附屬品的政治學視野。照Geertz的說法,政治的展演告訴大家何謂政治,而這個展演讓民眾得以同時感受也自我體現同一個政治理想(就像上述米國人的「家」與「國」的互相隱喻與體現)。

如果我們一律將峇里島裡面的king換做總統, Geertz的詮釋擇優節錄就是:如何建構一個總統,就是如何建構一個國家。總統代表一種「秩序」(order)(所以總統帶頭紊亂憲政體制就很不應該了)。總統要能確保國境的豐饒,國土的多產,國民的健康,全國的福祉,要社會安寧,國土美麗,免於天災人禍(總統自己氣撲撲,全國當然也跟著不安)。總統是國家暫時的保管者,是監護人(tutelary one),不是佔有者(tenurial one)。總統必須去「個人性」,適度地抽象化自我(換句話說,個人好惡不要太強,「嫉X如仇」也不要寫在臉上)。不管世界怎麼轉,他不能像個陀螺一樣跟著轉(總統府最好不要憋不住氣,三更半夜開記者會)。總統是穩定的,冷靜的,寧靜的,能夠駕馭他自己的情緒。總統要不動如山,但是不是無動於衷(有人好像相反,有時無動於衷,有時氣急敗壞)。Geertz用active passivity, forceful sitting still, palpably immobile來說明這樣的「不動」(米國人的詞彙最多只能用到這樣了),應該就是我們說的穩如泰山,但我建議改成穩如玉山。

因此總統顯然不只是「功能」,他是符碼叢中的符碼,意象圖中的意象 (sign in a system of signs, an image in a field of images)他的行為必須在國家理想劇的符號系統中是可預期的(不預期地冒出來「揭弊」實在不成體統) 。最後Geertz告訴我們,這個展演不是騙術(not a mode of fantasy, of notional make-believe),卻是直接體現,讓民眾感知並自我體現何謂政治(but a mode of perception, representation and actualization. To embody what they see…)。

ma bumbler
ma bumbler

寫到這裡大家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李遠哲院士會說,總統不要帶著仇恨的臉色,這是會令人失望的。大家應該也可以體會,從九月以來國家就逐漸陷入混亂當中,荒腔走板。因為就如Geertz說的總統是政治劇中的演者,權力叢中的權力,符號叢中的符號 ,他的儀式造就了他(The king was a political actor, power among powers as well as sign among signs. It was the king’s cult that created him….)如果馬總統的儀式是如此憂愁、仇恨、不事國家豐饒之務,只在意抓奸在床的快意,整個國家也就陷入了這樣的枝末細節的抓把柄大賽。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林秀幸 馬總統說的不算!?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5582)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把這篇網摘推薦到台灣好生活報的行政司法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40107/5465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