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歷史記憶

「要我們挖我們也不敢啊!」:當代考古計畫如何面對歷史記憶?

一百四十幾年前的歷史事件,如何以不同的記憶敘述與再現行動,仍然深深抓住當代阿美族人的心情?又該如何理解被歷史剖開的兩個部落,面對當代考古計畫反應的明顯差異?本週的芭樂文將要透過關於Cepo’戰役考古計畫的諮商過程,說明部落如何展現面對計畫的「話語權」;同時也在過程中發現,選擇不參與計畫行動的過程,也許才是真正的參與。

哥吉拉‧921‧一個紀念不了的紀念

哥吉拉從海底深處竄出,每隔一段時間;而每隔一個五年、十年,有關921大地震(1999年)的種種也會從台灣人的記憶裡竄出。是的,今年(2019)將是921大地震20周年。朋友問我這個曾因博士論文田野調查而遭遇到921大地震的人,甚麼是台灣921大地震的哥吉拉?為何台灣921大地震的「集體創傷」沒有產生哥吉拉?這個「集體創傷」找到甚麼樣的出口呢?

[天鵝城]天鵝城回訪與金門夢

這個暑假總算回到暌違兩年的天鵝城,在8月中下旬整整住了12天。前一次造訪是在2011年9月舉辦福德正神與大伯公研討會,此後我就忙著完成博士論文修訂與口試,今年2月來到高師大的客家文化研究所任教。天鵝城的朋友經常寄電子郵件問我何時回去。這趟回訪旅程主要是聯絡老朋友跟報導人,就近在當地的影印店印製博士論文紙本,親自送到他們手上,完成人類學家的田野倫理基本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