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塵埃落定」The endgame?

作者:madi

上個月(2022/02/12)亞泥新城山礦場土地續開發案進行諮商同意權投票,超過半數居民同意繼續開發[1]。當晚幾家線上報紙也開始報導這項決議,一間新聞網將文章下標為:「亞泥礦場爭議塵埃落定—經濟部:部落同意繼續開發」(我的強調)。這個「塵埃」是那樣的輕,「落定」卻是那樣地重,它的重來自界線的劃清:

  • 「所以環保根本是P,假議題」
  • 「錢給的夠不夠多而已」
  • 「錢可使任何鬼都推磨環保只不過是敲詐勒索騙選票的口號吧!?」

以上是網友/鄉民/輿論在這則新聞下面的幾個留言,這些留言聚焦在一個點,就是將金錢與環保/原住民議題對立起來,用簡單的話來說:喔,原來抗爭了這麼久,就是(要)錢的問題而已!這就是落定,這就是它的重,一個宣判。

亞泥新城山礦場並不只是一個案!從1980年代開始,澳洲採礦公司BHP(Broken Hill Proprietary)在巴布亞紐幾內亞(PNG)的西部省(Western Province)的Ok Tedi礦區開採金與銅,山巔移除採礦所造成的礦渣與萃取黃金所使用的化學物質(例如,氰化物)造成中、下游居民的生計受影響與環境污染。1990年開始,當地Yonggom人與國際環保組織合作對BHP公司在澳洲進行法律訴訟,取得了大勝利,BHP公司在國際名聲掃地,採礦公司需增修合約,被迫與居民進行法庭外的合解,需對居民進行賠償與建立攔沙壩[2],Yonggom人的故事振奮了環保運動圈。

A meeting of the Yonggom community. Despite millions of dollars in legally mandated compensation, the people living along the Ok Tedi and Fly Rivers still find it difficult to feed their families.
Yonggom社群集會(圖片出處

然而,最弔詭的地方是,Yonggom人希望BHP對於所造成的生計與環境污染負責,並進行賠償與修補的時同,他們也希望採礦可以繼續進行。也就是居民希望環境免於污染,又想要得到經濟上的發展。而Yonggom人在法庭上的勝利,為事件後續埋下了陰影。澳洲媒體開於對於Yonggom描繪成「經濟的投機主義者」(economic opportunists),他們被再現成以環保做為手段,達到金錢與賠償的目的。這樣的「落定」消弱了輿論對PNG當地居民的支持。

Déjà vu!

有人需要對環境污染負責,且持續有經濟發展,從Yonggom人對於環境與社會關係的理論而言是非常合理的。「環保」與「經濟發展」的對立不是Yonggom人的,而是他人(西方?)的。如Michel-Rolph Trouillot提醒我們(無論是否為人類學家)必須認真(seriously)看待原住民或是當地居民的理論(Bonilla, Beckett, and Fernando 2021),我認為那樣方能脫離在Ok Tedi發生的窘境與政治效應。

我沒有研究過亞泥新城山採礦議題,不解當地社會、政治與歷史,但從我對於PNG採礦經驗的所看、所聽、所讀,我會如此下標:

「經濟部:部落同意繼續開發—亞泥礦場爭議揚起塵埃」。

如同,Pijpers與Eriksen(2019)將“mining encounters”視為一個空間與時間的過程,不同參與者(agents或stakeholders)在不同時間點參與其中,催生新的政治、權力、經濟與社會樣貌,這過程是不安定的(destabilized)—塵埃沸揚

2022年2月12日投票並不是一個結束,而是段落的開始。

The END 落定 ~

 

參考資料:

聯合新聞網. 2022. “亞泥礦場爭議塵埃落定 經濟部:部落同意繼續開發 聯合新聞網:最懂你的新聞網站.” 2022年2月12日. https://udn.com/news/story/7238/6094015.

Bonilla, Yarimar, Greg Beckett, and Mayanthi L. Fernando. 2021. “Overture: Trouillot Remixed.” In Trouillot Remixed: The Michel-Rolph Trouillot Reader, edited by Yarimar Bonilla, Greg Beckett, and Mayanthi L. Fernando, 14–46.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Halvaksz, Jamon. 2008. “Whose Closure? Appearances, Temporality, and Mineral Extraction in Papua New Guinea.” Journal of the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14: 21–37.

Kirsch, Stuart. 2007. “Indigenous Movements and the Risks of Counterglobalization: Tracking the Campaign against Papua New Guinea’s Ok Tedi Mine.” American Ethnologist 34 (2): 303–21.

Pijpers, Robert Jan, and Thomas Hylland Eriksen. 2019. “Introduction: Negotiating the Multiple Edges of Mining Encounters.” In Mining Encounters: Extractive Industries in an Overheated World, edited by Robert Jan Pijpers and Thomas Hylland Eriksen, 1–20. London: Pluto Press.

Skrzypek, Emilia. 2020. Revealing the Invisible Mine: Social Complexities of an Undeveloped Mining Project. New York: Berghahn Books.

 

[1]       也有環團與耆老指出的程序上的問題,例如,關於投票的內容族人可能被給了錯誤訊息。

[2]       最後BHP公司透過各種手段逃避了部份應盡的補償與責任。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madi [一片芭樂]「塵埃落定」The endgame?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923)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