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何撒娜

研究領域為東亞區域比較研究,感興趣的議題包括文化國族主義、食物消費與認同、流行文化等等。喜歡聽故事、喜歡說故事,所以喜歡人類學。覺得要理解人很困難,所以同時也涉獵了社會學以及文化研究等相關領域。目前任教於東吳大學社會系。

她那閃閃發亮的背影:紀念胡台麗老師(1950.3.11-2022.5.7)

2022年五月七日,胡台麗老師離開了我們。胡老師是重要的人類學家、作家、紀錄片導演與製作人、臺灣民族誌影展創辦者;她的積極、熱情、溫暖、勤奮、行動力,深深影響了每一位認識她的人,也深深影響了台灣社會。在臉書的胡台麗教授紀念專頁上,每篇來自朋友、同事、晚輩、族人、學生、藝文界的懷念文字,都讓我們看到胡老師勤懇真摯的風範。 《永遠的田野──胡台麗追思紀念會》將於6月14日華山1914文創園區中四A館下午2點舉行。並於中研院民族所臉書專頁直播。在追思會前夕,芭樂人類學謹刊出現任教於東吳大學社會學系何撒娜老師的紀念文字。

「聲音」隨想曲:有聲的權利、無聲的權利、以及其他

「聲音」這個中文名詞,在英文裡又可以分成「voice」與「sound」,「voice」指的是人說話或唱歌時發出的聲音,「人聲以外」的聲音則是「sound」。不管是人的話語、還是其他的聲音,「聲音」是與他人連結的重要媒介,也是重要的感官之一。說與不說,有時候是一種兩難。在這個時代,很多時候我們會有一個感覺,覺得說話與發表言論是我們天賦的自由與權利。然而更多時候,說與不說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選項。 聲音的大小,有聲與無聲,都與權力、社會關係、及社會地位息息相關。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何撒娜老師這首關於「聲音人類學」的隨想曲。

二個中國:那看得見的、與那看不見的二個世界

剛過去的這個星期日,在台灣的我們,藉由網路參與了香港人民「反送中」的憤怒、悲傷、與恐懼。我們看到白晝裡結集成長流的浩蕩人群,看到難得大規模集體出現的律師群體,看到入夜後對平民百姓施加的國家暴力,更看到了掌權者入夜後宣示不顧民意的一意孤行。那個夜晚,我徹夜難眠,想起了過去我與香港、與中國之間的淵源,想起了香港人所面對的,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霸權。

流行文化的公共性與社會責任:從韓國的一些例子談起

韓片《熔爐》與韓劇《未生》雖然是偶像明星所主演的流行通俗戲劇,但其為特定社會議題發聲的劇情,卻掀起了巨大的迴響,進而改變韓國社會不少的觀念或現況。正因為流行文化通俗的特質,比起一些嚴肅的作品更容易讓人覺得親近,也因此往往比嚴肅的作品更容易有廣大的影響力。

泡菜戰爭: 從韓國影劇作品看韓國的食物與認同

幾乎是一想到韓國,我們就會聯想到泡菜。我記得在美國教書時,拿了幾張東亞國家食物的照片給美國學生們看,要他們辨識是哪些國家的食物。我問其中一個學生,怎麼知道照片裡的一桌子菜餚是韓國菜? 她回答說,只要看到那一碟 “紅紅”的,就是韓國菜。而她口中那碟 “紅紅”的菜,正是韓國的辣泡菜。無疑地,紅紅辣辣的泡菜,正是被大家公認為的韓國代表性食物。

人‧人類學‧人類學家

僅以此文紀念林淑蓉老師:我們親近的家人、互相扶持的好朋友、影響深遠的老師、以及認真優秀的人類學家。 六位林老師指導的博士生上台分享 「生命是向死而生」,存在主義哲學家海德格曾經這樣說。人類學關心的是人們生命歷程中每個重要的階段,生與死是每個人、每個文化、每個社會都要面臨的議題,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我們所有的社會制度與生活面向,其實都是環繞著如何生存下去、如何面對死亡這樣的議題來開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