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印度的西藏地圖第24張

台灣與印度移工的距離

2024-03-12 回應 3
作者:

在去年11月底,外國透露媒體灣即將引進10萬印度勞工的消息,雖然當時勞動部於 11  16 日已在臉書上澄清,聲明勞務合作備忘錄(MOU)內容、相關引進條件產業仍在研擬階段。但還是引起臺灣民眾的關切,甚至透過網路串連在12月初發起到凱道「反印度移工大遊行」的行動,這些民間的反應,除了重新引發有關臺灣勞動力補充政策以及移工福利的討論之外,也凸顯臺灣民眾對於印度人的種族歧視問題。而當今年216日台印雙方簽訂移工合作備忘錄之後,勞動部長特別強調由我方決定時間、產業別等決議,並還需要一年半載的時間才可能實現,但「初期評估從印度東北地區信仰基督教區小額引進,膚色、飲食習慣相近。」的說法,又引來各方指責而出面道歉澄清:「重申沒有要歧視任何族群,對於發言不夠精準造成誤解,會檢討也表達歉意」[1]

(摘自反對增加新移工國臉書)

資料來源:中時新聞網(2023/11/28)

未提供相片說明。

資料來源:勞動部臉書(2023/11/16)

臺灣從1990年代起因為產業勞動力的需求,引進來自印尼、菲律賓、越南、泰國等四國的移工,目前在台移工的人數已經高達74多萬人。這些國家的移工在引進之初即使引起討論,但都不曾引發臺灣社會民眾要採取遊行抗議的舉動,即使這次的反移工遊行到場的人數不多,但這種對於來自某個國家移工的立即性激烈反應,還是相當罕見的現象。而政府官員會提出「膚色相近」的說法試圖安撫民眾的疑慮,也是絕無僅有的反應。這些現象顯現了臺灣社會普遍對於印度的刻板印象以及缺乏理解的程度。

印度:文明古國與世界經濟大國

印度是世界的四大古文明之一,也是佛教的發源地,達賴喇嘛尊者就宣稱自己是印度之子。印度獨立為現代的民族國家之前有著被英國殖民兩百年的歷史,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也是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移工和移民分佈在全世界,數量相當龐大並具有重要的影響,例如印度和菲律賓並列護理人員輸出大國,是當前歐美國家醫療體系重要的人力來源。而印度的理工人才培育,如《三個傻瓜》電影當中的印度理工學院,已經在世界科技產業佔有一席之地,20年前矽谷半導體產業發展之際, IC也就是積體電路(Integrated Circuit) 簡稱「晶片」的縮寫,也被拿來戲稱為印度人(Indian)和華人(Chinese)工程師為主的產業。雖然印度裔的移民在美國所佔的比例只有1%,但在2014年的時候,印度裔的主管領導超過25%的矽谷科技公司。許多世界知名的美國矽谷的科技公司和跨國集團,如Google, Microsoft, Nokia, IBM, Adobe,百事可樂等,都是印度裔的CEO。數百名印度工程師在台灣的新竹科學園區工作,也已經是行之有年。

在當前世界供應鏈重組之際,印度將成為下一個重要生產基地,可望在2026年進入世界五大經濟體之列。這個國家是多元的族群和宗教信仰的組成,傳統種姓制度劃分人群的高下,也有嚴重的貧富差距,以及以眾所皆知的性別問題等。當我20年前首次踏上這個國家的土地時,同時看到這個國家的美與醜、善與惡。在這樣的國度所面對的問題,必定複雜難解,也不會有簡單的解方,我特別好奇印度人如何面對與解決問題,不論是成功或失敗都可以提供寶貴的經驗。例如印度的國父甘地帶領印度人民反抗從英國兩百年的殖民統治,並不是靠武力對抗,而是非暴力的運動,為人類爭取自由的行動立下了典範。

1998年獲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被稱為「經濟學家的良心」的阿馬蒂亞.沈恩(Amartya Sen)歷經大飢荒和關注印度的貧窮問題,提出福利經濟學的理論,強調經濟發展的終極目標不是獲利,而是增進社會公平正義以及人們的自由,新近出版的個人傳記《家在世界的屋宇下》中譯本,記錄了他個人思索解決印這些問題的過程。2014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沙提亞提(Kailash Satyarth),是長期關懷印度兒童權益的運動人士,他在40多年期間來拯救八萬名孩童免於人口販運或成為童工的命運,也是當前世界上「停用童工」運動領導組織。2021年出品的「焰火書寫」(Writing with fire)紀錄片,費時五年真實呈現印度最底層的女性賤民如何學習使用智慧型手機,組成一支獨立的新聞媒體組織的艱辛歷程。她們相互扶持對抗主流媒體的忽視,為賤民婦女以及弱勢者發聲,翻轉社會歧視的受害者形象,更展現印度社會的豐沛生命力。我在造訪拉達克期間也見證NGO組織以及來自大城市的志工,對於偏鄉兒童的教育以及環境永續在努力,從他們的行動獲得許多啟發和動力。

臺灣人對印度的好感度測量

顯然臺灣民眾對於印度的理解,許多人都還停留在英國殖民之後的經濟落後國家,混雜著傳統種姓制度的賤民標籤與形象,近年來臺灣媒體對於印度的偏重婦女遭受暴力和性侵犯的案件報導,就構成刻板印象的種族歧視。以下提供一份調查資料,說明這種情況嚴重的程度。「華語邊界」(the Sinophone Borderlands)是由歐盟提供經費執行的調查研究計畫,主要的目的是理解世界各國民眾對於中國的印象與友善程度,由捷克的Palacký University Olomouc 所執行[2],第一期對歐美國家進行調查,第二期計畫則是包括臺灣在內的亞洲國家的調查。在2022 月至月期間,透過專業民調公司針對台灣民眾隨機抽取1,351名個案。該計畫測量對不同類別人群的好感度,受訪者被要求將自己的感受從 100 的等級進行評分, 分數越低表示冷漠、負面的感受,分數越高表示溫暖或正面的感受,再根據所有受訪者給予的分數進行平均,取得個別人群類別的分數。

台灣民眾對於題目中所列的所有人群的全體平均分數是58分,從表格中可以看到日本人獲得71分的最高分數,反映臺灣人對日本人的溫暖感受,次高分數的群體是超過60分以上的歐美人士,這些國家都是經濟富裕臺灣民眾比較熟悉的國家。好感度介於58-60分之的三個群體,顯現臺灣民眾對於外來移民的態度相當友善,這種態度也和西藏人和維吾爾人的分數相當接近。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人只有52分,僅高於中國人和伊斯蘭教徒,甚至低於非洲人和羅興亞人。[3]從常理判斷,一般的臺灣民眾對於非洲人和羅興亞人的陌生程度應該不會比對印度人低,但從這個分數的分布來看,臺灣人對於印度人的主觀感受不佳,除了陌生之外顯然還受到負面訊息的影響,構成了臺灣民眾和印度移工之間極大的社會距離,也就是刻板印象之所在。


 

架構印度移工來台的基礎設施

從這份調查所呈現的臺灣民眾對於印度人的負面印象,要在一年半載之內翻轉對於印度移工的疑慮,恐怕是相當艱的任務。此外,移工議題必然觸及到跨國人口如何流動的過程,研究跨國流動的學者項飆和約翰林德奎斯特(J. Lindquist)提出「跨國流動的基礎設施」(migration infrastructure)的視角,指出合約、商業仲介、管理規則、運輸通訊技術、以及社會網絡等所構成基礎設施,就如同修建一條道路,提供移動的暢通管道,同時也引導了移動的方向,因此除了流動者也就是移工之外,還牽涉到支持、制約、引導流動的中介過程是否完備[4]。臺灣勞動部和印度政府簽訂的合作備忘錄,可以算是從零開始架構跨國勞務基礎設施,如同開始配料鋪建一條通道,而由我方決定時間、產業別和勞動力類型則是規範了跨國勞務如何流動的時間表與流動的走向。這個過程當中,勞動輸出國如何提供符合接收國所提出的勞動力需求,而接受國如何建立管理、約束,甚至遣返機制都需要逐步建立。雖然台灣已經有過去三十多年來引進移工的經驗能夠依循,但如何因應因為語言、文化、生活習性等隔閡所帶來的印度移工管理問題,則依然是嚴峻的挑戰,而必須增加的基礎設施。

我個人多年來在印度的田野行程,都是透過流亡在印度的藏人協助才能夠順利進行。許多在印度出生並完成大學學業的年輕藏人,但因為難民身份而被限制就業,這些人擁有在印度成長的經驗,並精通當地的語言,甚至也具備中文能力,他們可以擔任台灣引進印工的溝通橋樑的中介的基礎設施,提供翻譯或諮詢顧問的角色,從而避免因為陌生或不理解所產生的雙方溝通的問題。我將上述的台灣引進印度移工的議題放到印度的西藏地圖上討論,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在這個議題上納入在印度流亡藏人的選項,藉由這個機會台灣政府重新評估持印度流亡藏人的入境居留問題,讓藏人來台學習或工作,並藉由他們的印度經驗,補充台灣社會的需求,有助於台灣新南向政策的發展,更是國際人權的實踐[5]

註腳:


[3] Pan, Mei-Lin and Kristina Kironska. 2024. “Taiwanese Public Opinion on Inviting the Dalai Lama to Taiwan: Political or Religious Motiv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aiwan Studies.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4).   https://doi.org/10.1163/24688800-20241365

[4] 項飆、約翰·林德奎斯特,2019,〈流動,還是被流動:跨國勞務的基礎設施〉,《社會學評論》7(6): 3-17

[5] 這部份的討論請詳見潘美玲2023,〈「拒絕准予居留」:持印度旅行文件的流亡藏人與台灣的入境管控〉,《臺灣人權學刊》71):5-26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潘美玲 印度的西藏地圖第24張: 台灣與印度移工的距離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node/7032 )

回應

*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很棒的文章,謝謝作者。
這篇文章也讓我自省在MOU事件之前與之後,好像一直沒有好好地去真正瞭解印度的社會結構與人類學背景,甚至不知道他們有佛教背景的人口。
看完之後讓人想好好地去瞭解印度的人們,畢竟恐懼來自於無知。

2

Выбирая нас, вы получаете быструю и профессиональную эвакуацию по разумной цене · Любая сложность. 10-летний опыт. Профессиональный подход. Официально Компенсаторы КСО

3

Based on God’s instructions, Abraham travelled to a place called Canaan where the Canaanites lived. There is no reason given for God’s choice of Palestine/Canaan for Abraham to journey to таможенное оформление обуви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basic commen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網頁和電子郵件地址自動轉換為連結。
CAPTCHA
回答以下問題幫我們減少機器人的擾亂....
2 + 12 =
計算出這道簡單的算術題並鍵入答案。例如、1+3,就輸入 4。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