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吳易澄

曾在南方接受醫學訓練,之後一路北漂,在清大與英國杜倫讀人類學,研究文化與醫療相關議題,關心原住民健康。目前在精神科打雜,以醫院為田野。同時在醫學院兼任教師,以帶領學生上山下海為樂。

無助醫生下鄉去:開拓一條有文化能力的「偏鄉醫療」教學路徑

醫療照護人員如何辨識文化呢?文化與健康的關聯究竟是什麼?在醫學教育裡,人類學家不斷呼籲關切病人的主體性,貼近當事人的受苦經驗。但是,大數據、科學運算邏輯、新自由主義等的原素,製造了眾多「目睹溺水之人卻自覺無助」的醫生。本身為醫師的吳易澄老師樂與實習醫學生分享所學,帶領學生重回其田野,並分享自己的「無助」經驗,讓自己人類學學習歷程的開端,也是學生建立文化敏感度的基礎。

《兩種心靈》導讀:從躺椅到藥丸:見證精神醫學的文化變遷

當我們情緒受困、睡眠困難,甚至感到精神折磨而必須尋求精神科醫師的協助時,醫生為什麼會說那樣的話、開那樣的藥?這些都是有其背後千絲萬縷的理由。人類因心靈受苦而求醫,在長遠的歷史中只是一個短暫的篇章,如今卻也成為某種主流;讀者也許會好奇,當代精神醫學的知識系譜與技術操作究竟是如何長成現在這個樣子?《兩種心靈》或許能提供一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