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神明年年搬家、慶典歲歲茁壯

六房媽過爐與國姓公過爐的比較

2021-05-10 回應 0
作者:

[本文曾在2019年5月25日「雲嘉五股開臺尊王過股」研究論壇發表,論文題目為:「區域民間信仰組織之比較研究:以雲嘉國姓公過股與六房媽過爐為例」。由於筆者較熟悉六房媽過爐議題,因此在本文調整了先後順序與比重,再加上近期的觀察與討論,並依據芭樂文的調性調整題目。]

今年5月22日是雲林六房天上聖母一年一度的過爐慶典。去年惜因疫情而簡化舉辦。今年臺灣各大民俗宗教慶典在防疫得宜之下,社會大眾紛紛大力參與,體會其中的感動與魅力,接下來的六房媽過爐也是盛況可期。

雲林縣採行爐主輪值形式的跨村落宗教慶典,以雲林六房媽過爐、雲嘉國姓公過爐最負盛名,兩者的異同也是關心民俗慶典的朋友經常思索的問題。兩者皆由數十個村庄輪值神明,也都分為五股,以一年為期。六房媽五股共有34個庄頭,國姓公五股則有13個庄頭。

這兩個慶典分別於2014年與2016年登錄為雲林縣文化資產,雲林六房媽過爐更於2017年獲登錄為國家重要民俗,與大甲媽祖繞境進香、白沙屯媽祖進香及北港朝天宮迎媽祖同列四大媽祖慶典。

本文將由田野觀察、訪談、文獻資料著手,依據1992年到2021年參與六房媽過爐,2016年與2020年參與國姓公過爐,以及在2019年4月23日大埤鄉聯美村的焦點團體訪談等,略論六房媽過爐與國姓公過爐的組織概況、祭典規模的演變、過爐儀式內容的比較等。

一、六房媽過爐的組織概況

目前六房媽過爐的時間訂在每年農曆四月初十至十六之間的星期六或日。輪值六房媽的「五股」,位於雲林縣的斗六市、虎尾鎮、土庫鎮、斗南鎮、大埤鄉境內。五股具有均等輪流奉祀六房媽的權利。過爐後擔當責任的該股稱為「輪值股」。依據目前輪值順序,分別為斗南股、土庫股、五間厝股、大北勢股及過溪股。[1]

1. 斗南股 分為五個小爐,每25年完成一次股內循環。五個小爐分列如下:

新厝寮小爐:新厝寮(斗南鎮新光里)。

烏瓦磘小爐:烏瓦磘(斗南鎮東明里)、新厝仔(斗六市江厝里)。

崙子小爐:崙子(斗南鎮阿丹里)、崙子寮(斗南鎮新南里)。

將軍崙小爐:將軍崙(斗南鎮將軍里)。

斗南小爐:斗南市區(東仁、西歧、大同、南昌、北銘、中天等六里)。

2. 土庫股  位於土庫鎮的東南側,共有三個庄頭,每個庄頭為一小爐。    

土庫小爐 :土庫市區(順天、宮北、忠正三里)。

過港小爐:過港(越港里)。

竹腳寮小爐:竹腳寮(溪邊里)。

3. 五間厝股  位於斗南鎮市區西南側的明昌里及僑真里,以及大埤鄉東北角的三結村。分為兩個小爐,每小爐各有三個庄頭。 

埤頭小爐 :埤頭、中埤頭、頂埤頭(大埤鄉三結村)。

五間厝小爐:五間厝、紅瓦磘、二重溝(斗南鎮明昌里及僑真里)。

4. 大北勢股 位於斗六市的西邊,共有兩個里五個庄頭。本股採取的輪值方式並非「小爐制」,而是「股心股腳制」。

股心:大北勢(斗六市長平里)。

股腳:保長廓(中庄、下厝、頂庄)(斗六市保庄里)、林仔頭(長平里)。

大北勢股擔任輪值股時,大北勢庄必須宴請2.5股的「旗腳」(陣頭隊伍),保長廍及林仔頭則分別負擔1股及0.5股。該股以此比例分配各庄頭輪值爐主的次數。如此在每40年八次輪值之中,林仔頭僅得一次,保長廍兩次,大北勢則有五次。在108年4月的中華民國六房媽會會員代表大會當中,保長廍代表提議將該庄頭的名稱由「股腳」改為「小爐」,獲得無異議通過。

5. 過溪股  位於虎尾鎮的西半部,介於新虎尾溪與虎尾溪之間的四個里,共有十三個庄頭,為五股之中庄頭數目最多者。如同五間厝股,以行政區劃做為小爐的單位,該股的小爐名與里名相同。過溪股庄頭數目較多,每個庄頭必須等待四十年甚至八十年始能輪值一次。。

下溪小爐:大庄、三塊厝。

中溪小爐:溪埔廍、下竹圍、汕尾、中興。

頂溪小爐:頂過溪、頂竹圍、崁仔腳、下過溪[半路店]。

惠來小爐:下惠來、大路墘、頂惠來。

六房媽及其配祀神像共有十一尊,包含一尊「正駕」、六尊「副駕」及四尊「四將公」。正駕與副駕都是六房媽的神像,由值年爐主負責供奉。「正駕」又稱「老媽」,相傳已有三百餘年歷史,是臺灣年代最久遠的六房媽塑像。但正駕年代已久,經常搬動可能導致毀損。為因應信眾迎請需求,六房媽祭祠管理委員會在 1982年及1992年分別增塑一尊及五尊「副駕」。此後,六房媽就有正駕與副駕之別。2006年經五股決議,正駕除了過爐當天在輪值股遶境之外,平日鎮殿在紅壇內。「四將公」又稱「四大將」,包括「文將」、「武將」、「千里眼」、「順風耳」等四尊神祇。在過爐前後各十二天,必須供奉在值年爐主的紅壇。其餘時間四大將分別在非輪值股,由各股最近卸任的爐主或副爐主負責奉祀,每年輪替一次。

108年過爐團拜典禮,由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理事長徐萬成(右三)率領理監事、會員代表,偕爐主團隊共同參與(2019/5/19 徐雨村攝)

二、國姓公過爐的組織概況

臺灣民間尊崇鄭成功反清復明,驅趕荷蘭人的事蹟,開闢漢人統治,於是加以神格化崇祀,尊為「開臺尊王」。又因鄭成功曾獲明朝皇帝賜姓為朱,俗稱為「國姓公」。

「國姓公過爐」即是以崇祀國姓公而結合的區域性宗教組織,現在的正式名稱是「五股開臺尊王過爐」,參與成員包括沿著新、舊虎尾溪兩岸分佈的13個庄頭,屬於五個「房股」。國姓公並未安奉在固定廟宇,而是每房股輪值一年,五年完成一次循環。昔日於每年農曆正月十六舉行過爐,將國姓公神像迎請到新當值股庄頭的公廟三日,再到爐主家中設置的紅壇安奉。

五個房股的由來,據吳秀芬在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的「廣溝村和天宮」條目最後一節「開臺尊王國姓公—流落他鄉的鄭成功子民竹達寮的傳奇與國姓爺公的祭祀」記述[2],共有三則。第一則講述鄭成功去世後,有一支子孫定居於現今四湖鄉廣溝村外海一公里處的「竹達寮」,清道光25年(1845)沿海發生大海嘯,居民淹死無數,全村遷移到現在海岸邊的「新莊仔」,又因海水倒灌、海岸線內移,又遷至「廣溝厝」。鄭氏後裔在竹達寮散庄後,長房在四湖居住,二房移至土庫、虎尾下湳;三房移至斗南連芳、石龜溪、南靖地區;四房移至大埤鄉下田尾、三塊厝及嘉義溪口潭肚寮地區;五房移至麥寮山寮、崙背大有地區。嗣後,鄭氏宗族共祀之祖佛國姓公,因社會型態變化而成為公神,不再專屬於鄭姓宗族,由各房之部落共同奉祀。每年農曆元月十六日「鄭成功過爐」,人山人海,武館獅陣各擅勝場,熱鬧非凡。

另一傳說是鄭成功的部將在戰敗後流落到竹達寮定居,隱名埋姓以教漢文維生,俗稱「漢文仙」,先後在上述四個地方教過書。他死後,學生故舊為了紀念他,又不知其身世來歷,在他的遺物中發現鄭成功香火,因此雕刻國姓公神像一尊,由五個地方輪祀。第三個傳說類似於第二個,鄭氏王朝降清後,有一漢文仙流落至竹達寮教授漢文,先後又至上述四個地方教漢文,死後其門生故舊整理遺物時,發現鄭成功的香火,也得知他是「天地會」的成員,反清復明的份子,因逃避清兵追殺而逃至竹達寮,後人為了紀念他,雕刻鄭成功神像奉祀。

據前述傳說故事,國姓公原為鄭氏五兄弟所共同奉祀,各自居住一地,或因漢文仙教學影響之五個庄頭,輪流奉祀國姓公一年,其後逐漸擴大規模。在臺灣光復後,祭典轉為以村落共同奉祀型態。各股名稱係採取房份順序,稱為長房股、次房股、三房股、肆房股、伍房股。過爐後擔當責任的該股稱為「當值股」。各房股的庄頭名稱與現今行政區劃位置如下:[3]

1. 長房股

廣溝厝 (屬雲林縣四湖鄉廣溝村,舊稱「竹達寮」)。村廟和天宮,主神天上聖母、馬府千歲、白府千歲、秦府千歲。

崙北 (雲林縣四湖鄉崙北村)。村廟海清宮。主神包公千歲。

崙南 (雲林縣四湖鄉崙南村)。村廟聖安宮。主神包公千歲。

2. 次房股

下湳(虎尾鎮下湳里之一部):村廟震天宮,奉祀開臺聖王、三代古佛(或稱之為三代公)、清水祖師。

豐田(後溝仔,大埤鄉豐田村之一部) :村廟成功廟,國姓公從下湳分靈,當地鄭姓與下湳鄭姓具有兄弟關係。

3. 三房股

石龜(斗南鎮石龜里)。村廟天后宮。

石溪(斗南鎮石溪里)。村廟玄興宮。

靖興(斗南鎮靖興里)。村廟靖興宮。相傳本地是明末清初,福建漳州南靖人士追隨鄭成功來到臺灣。

4. 四房股

聯美(田尾,分為頂田尾、下田尾、廍仔等三庄頭,屬大埤鄉聯美村)。頂田尾村廟太子宮,供奉三太子;下田尾村廟為保延宮,主神保生大帝與延平郡王,村民以顏姓居多,屬同安移民;廍仔庄頭規模較小,與頂田尾合為一單位。

興安(三塊厝,屬大埤鄉興安村),主要姓氏為王、陳、謝。村廟三濟宮奉祀保生大帝。

游西(潭肚寮,屬嘉義縣溪口鄉游西村),原屬雲林縣。村廟武英殿主神為開臺尊王鄭成功延平郡王。村落居民為延平郡王的部將遺族。[4]

5. 五房股

大有(屬崙背鄉大有村)居民以林、周、陳姓佔多數。庄廟為永安宮,主神玄天上帝。

五股共同尊奉國姓公,各股如有多個庄頭,則再商議內部輪值方式,有的採取再由各庄擲筊決定,有的則會事先議定輪流順序。

五股重視房分的輪值順序,彼此以「兄弟股」互稱,也維持兄弟先後倫理的原則,如有重大變革,無論何時做出決議,均由長房股當值時開始實施。例如96年過爐籌備會時,向國姓公稟報希望將過爐日從正月16日正日,改到正日過後的星期日舉行,獲得三杯聖杯允許。就決議由兩年後(98年)的長房股輪值開始實施。

109年國姓公過爐啟程團拜,縣長張麗善(右三)、文化觀光處長陳璧君(右二)蒞臨參加(2020/2/9 徐雨村攝)

三、祭典規模的演變

從宗族神到區域神:

這兩個組織從原本宗族神轉變為地方神及區域共同奉祀神明。六房媽原先的主要祭祀者是林姓宗族,五股國姓公則為鄭姓宗族。由於祭典規模擴大,原先輪值的宗族先是接受其他姓氏信眾的請求,讓這兩尊神祇「落公」成為公神,再招募鄰近有意參與的庄頭加入,稱為「招庄頭」,過爐遶境路線也隨著各庄頭的規模擴大而拉長。

過爐日由平日改為假日:

因應臺灣經濟發展的工業化與都市化的趨勢,這兩個組織做出調整,特別是過爐日的時間。昔日居民以務農為主,工作安排有彈性,可配合神明慶典調整,因此過爐日無論是固定在同一天或神明杯選,均可在平日舉行。但如今有許多雲林及嘉義子弟出外或在地就業,依然希望能在過爐時參與,如果選擇在平日,就會跟工商社會的生活步調相衝突。因此,兩個組織都透過眾議,再向神明提議獲得允杯,改為假日舉行。五股國姓公的過爐日期由原先農曆正月十六日,改為過後最近的一次星期日。六房媽過爐則由原先農曆四月初十到十六之間杯選其中一日,改為其中的星期六、日杯選其中一日。

從地方組織走向全國組織:

兩個組織的核心成員是具有輪值爐主資格的庄頭,其數量自臺灣光復以來僅有少量增減。然而隨著居民遷移外地,開始增加由同鄉及受到神明感應者所建立的分香宮壇與分會組織。六房媽過爐有來自全臺各地信徒各自設置的宮壇參與,有的在過爐當天上午從宮壇出發,將神像送到臨時紅壇鑒壇,例如埔里六房媽、烏日賢德宮等。

由於兩個組織的運作都跨越多個庄頭,建立了結合各庄頭的共同協調團體,並加強全國各地的宮壇參與,登記為全國性民間社團。

六房媽的協調監督組織,在民國67年之前稱為「大爐會」及「老大桌會」,「大爐會」是由五股老大在過爐前一個月召開,聽取輪值股及輪值爐主對於過爐遶境的規劃路線、旗腳分配等,這個傳統延續至今;「老大桌會」則是由爐主於過爐當天晚上宴請五股老大,每股一桌,檢討過爐得失。民國67年成立「六房天上聖母祭祠管理委員會」,96年1月6日成立全國性人民團體「中華民國六房媽會」。六房媽會的會員人數超過300人,採取分區選舉會員代表,每年召集會員大會。設理事27人、監事15人。理監事席次採五股平均分配,每股各選出五席理事,再由各股理事互選該股常務理事一人。因應全臺各地陸續成立六房媽神明會,保留兩個理事由股外團體互選。

108年苑裡宏濟宮六房天上聖母廟入火安座,廟名匾額由73年六房媽爐主林富雄(左一)致贈。宮主江岳擇(左三)係於73年受六房媽庇佑由事業谷底翻身,徒步由板橋走到斗南還願,進而發心建廟(2019/3/26 徐雨村攝)

六房媽會第一屆至第三屆理監事會組織,係由全體理事從五席常務理事選舉一人擔任理事長。監事選舉亦由五股各選出三席監事,各股監事互選常務監事一人,再由全體監事從五席常務監事選出一人擔任監事主席。至2019年第四屆成立時,改採由五股常務理事及常務監事分別向聖母擲筊,由最高杯數者當選理事長及監事主席。

國姓公過爐的跨庄頭組織昔稱為「大老會」,也就是「頭人會」,84年成立「奉祀五股開臺尊王管理委員會」,簡稱「委員會」。107年12月23日經內政部正式核准立案為「中華五股開臺尊王協會」,成為五股開臺尊王所有活動訊息及協會相關業務對外發佈之正式窗口。依其組織章程第二條,為非營利社會團體,以弘揚鄭成功開臺墾荒精神,辦理五股開臺尊王過爐與各項民俗文化活動以及社會教育輔導關懷與慈善公益活動等。

四、過爐儀式內容的比較

庄頭與爐主的關係:

五股國姓公與六房媽的輪值制度都以庄頭為單位,來杯選每年的值年爐主。然而,這兩個組織所規範的庄頭與爐主的權利義務關係有所差別。

六房媽的爐主是由輪值庄頭杯選產生,明年輪值庄頭需於今年農曆二月辦理爐主杯選。首先由庄頭商議爐主資格,一般限定必須在該庄實際居住,曾在上次過爐(四年前)出資宴請「旗腳」(陣頭隊伍)者。杯選爐主作業由明年輪值公廟主辦,中華民國六房媽會的理事長負責擲筊。

在六房媽紅壇規模擴大後,爐主必須負擔全部的紅壇建造及過爐籌備工作,目前估計大約要有一千萬元以上的資金,六房媽會為確保爐主具有一定財力來完成籌備,要求參選爐主者必須提供一千萬元本人或他人的不動產擔保。

五股國姓公的制度係以庄頭為主事核心,採取全村動員參與,值年股在輪值的前一年就經由信徒大會,成立過爐籌備委員會來籌備,代表著整個庄頭來執行這項慶典。由主任委員召集各項會議,並於庄廟神明誕辰日,正好迎請國姓公正駕前來參盛的時機,擲杯選出國姓公過爐的爐主。由於國姓公過爐是在農曆新年過後舉行,新當值股由過爐籌備委員會召集籌備會議,於農曆十二月十六日尾牙日之前舉行。

兩個組織的香油錢收入方面,國姓公過爐的原當值股爐主必須在過爐前三天將神明請至公廟供奉,而新的當值股在迎回神像後,也須將神像安奉在宮廟三天。這前後六天的香油錢均歸公廟所有。爐主將神像迎回家中設置的紅壇供奉期間,香油錢則歸爐主。

六房媽爐主必須出資設置過爐期間的臨時紅壇及一年的紅壇,讓各地善信前來參拜,各分靈廟宇及家戶也在過爐期間,將他們所供奉的六房媽及其他神像請至臨時紅壇內鑒壇。所有的香油錢都歸爐主所有,做為信眾對於爐主籌辦各項工作的贊助支持。

近年六房媽爐主亦有將香油錢一部分或全部歸公的例子。頭一例是73年斗南股爐主林富雄在過爐時讓六房媽進駐將軍崙庄廟溫瑤宮三天,這三天香油錢歸公。另一例是107-8年的輪值庄頭過溪股大庄,由於原六房媽爐主在籌備過爐工作時,與庄頭各項合作發生爭端,在舉行信徒大會協調時,有信徒提出罷免爐主的臨時動議,獲大會通過,由庄廟北極殿接手辦理,並選出執行爐主、執行副爐主、總幹事及志工幹部等,該年度盈餘歸北極殿公金。然而,未來各輪值庄頭與爐主的權利義務關係,都需要因地制宜、公開討論來尋求共識。

107年過爐團拜,前後三任爐主獻花,主獻者(持花籃者)為大北勢股卸任爐主陳美娥,右三到右一為新任爐主團隊(過溪股大庄),左一到左三為見習爐主團隊(108年斗南股新厝寮)(2018/5/27)。

過爐籌備工作:

早年的六房媽紅壇設置在爐主家供奉神明祖先的公廳,至民國80年代,陸續有爐主有感於信眾規模逐漸增加,原有公廳不敷使用,開始搭建鐵皮屋單獨設置六房媽紅壇,例如民國83年斗南股新厝寮爐主的紅壇,規模逐漸擴大,至93年斗南股崙仔爐主首設三川形式的紅壇,佔地百餘坪。因應六房媽過爐所需籌備工作繁多,在爐主杯選確定後就開始進行,有整整14個月的籌備時間。籌備工作預計需要一千餘萬元的經費,中華民國六房媽會提供爐主三百萬元的貸款,做為資金周轉之用。

國姓公過爐的籌備工作是統整全庄頭的能量,到籌備會議時,由當值股報告過爐流程、行走路線圖、交通方式、五房股次序、總指揮位置、旗腳等。爐主的籌備工作則是準備一座供奉國姓公的紅壇,大多數紅壇都是家宅,近年來紅壇功能漸增,包括爐主聯誼會及延平郡王誕辰日慶典等,因此紅壇規模也有逐漸擴大的趨勢。   

過爐日遶境起馬及發炮啟程:

兩個慶典的過爐日遶境都是在新輪值股境內舉行。當天早上鳴炮啟程的時間,六房媽過爐選在清晨六點、六點半或七點,經過擲杯向六房媽請示後決定,五股國姓公過爐則固定在早上七點鐘出發。

在過爐遶境發炮啟程之前,皆會舉行陣頭起馬及點交工作。國姓公過爐的陣頭起馬是由每個庄頭全部參神,然而由於清晨時間較為緊迫,往往採取較簡單的儀式內容。紅壇人員一喊「好!」,陣頭表演就收尾,以期讓所有陣頭都能在清晨六點半之前完成參神起馬。昔日的點交工作在過爐日清晨開始,包括熔金在內。在96年過爐日改為正月16日之後的最近一個星期日,考量到熔金完畢必須立刻存入銀行保管箱,因此熔金日期提前到星期五舉行。

六房媽過爐的起馬陣頭僅限明年輪值庄頭的陣頭,在過爐當天的遶境隊伍擔任頭陣,也就是全部陣頭的第一陣。六房媽的過爐點交工作,從過爐前一星期就分批點交歷屆遺留物品及金牌,當天則依據移交清冊,逐項點交聖物及神像。

國姓公過爐起馬陣頭:肆房股聯美村雅和軒 (2016/2/26 徐雨村攝)
六房媽過爐移交神像點交,右一為點交立會人大埤鄉長林森寶(2018/5/27 徐雨村攝)

國姓公及六房媽準備出發前,均舉行「唱班」。國姓公的唱班固定由股內連芳聚落的陣頭擔綱,六房媽的唱班則是由虎尾安溪里的「中軍班」擔任。唱班告一段落就鳴炮起程。目前兩個過爐慶典都是安排三座起馬炮座,分由三組人馬點燃引信,六房媽的起馬炮一共燃放三輪,分由政治人士、六房媽會及爐主團隊。

出發的遶境隊伍,兩者編排略有不同,五股國姓公是由正駕轎領頭,全部五股各陣頭在後。六房媽的隊伍順序則由四大將公領頭掃路,路關牌、開路鼓之後就是各股陣頭,依據未來的五股及各股庄頭的輪值順序排列。陣頭後面是頭旗、各股挑花挑燈、副駕轎、老副駕轎、正駕轎等。

105年國姓公過爐點燃起馬炮,時任縣長李進勇(中)、議長沈宗隆(右)蒞臨參加(2016/2/26 徐雨村攝)

過路香:

過爐遶境隊伍途經的庄頭,如果是在昔日必經路線,則會視習俗舊例決定是否在宮廟停轎。五股國姓公的信眾將這些必經路線稱為「香路」,在香路沿途的各庄頭都會事先協調停轎時間,大約在十分到三十分不等,這些停轎地點全都稱為「過路香」。在昔日採行「旱路行」(全程步行)過爐時期,在過路香庄頭當中,有若干庄頭位在隊伍午餐地點,因此會煮點心給隊伍享用,這些庄頭又稱為「派中晝」。即使多年來皆採用車輛運輸,但這些庄頭依然維持傳統而準備點心。

六房媽過爐的遶境,雖然會經過若干股外庄頭,但只有少數庄頭依慣例成為「過路香」。六房媽在此停駕片刻,由當地信眾敬拜。例如土庫大橋下的「新庄」,位於從斗南股過爐到土庫股、從土庫股過爐到五間厝股的必經之路,即是「過路香」。近年若干先前未列入遶境路線的庄頭,努力爭取六房媽繞經該庄公廟停駕,居民萬人空巷、熱烈歡迎。   

新輪值股遶境:

兩者都是進入新輪值股(當值股)各庄頭時,展開徒步遶境。國姓公過爐的每股庄頭數目較少,大多位於鄉間,因此遶境路線較短、時間也較精簡,以目前大多在中午前後就完成遶境。

相較之下,六房媽過爐的遶境範圍會盡可能一一走過輪值股各信眾家門前,穿梭於大街小巷,遶境隊伍綿延,各式車輛、陣頭、志工隊伍、隨香隊伍的陣容,都有大幅增加。依據近年經驗,遶境大多會持續到晚上十點之後,六房媽正駕才得以進入臨時紅壇安座。各界政治人士會前往臨時紅壇迎接六房媽下轎,並參與團拜儀式。   

分旗腳:

國姓公過爐在完成遶境之後,國姓公已進駐當值股的公廟安座,各股陣頭則跟著「請跟我來」的牌子,到當值股所安排的旗腳地點「分旗腳」,也就是午宴。陣頭用完午餐後,都會回到公廟來參神。這時候的陣頭表演跟上午起馬的匆忙大不同,以完整的禮數來敬謝神明。村民表示,如果後頭還沒有其他隊伍排隊,就會另外加碼演出。

國姓公過爐分旗腳 (2016/2/26 徐雨村攝)

六房媽過爐的「分旗腳」則在固定時間舉行,2019年過爐的分旗腳訂在下午三點,隊伍分別前往事先排定的庄頭接受宴請。吃完旗腳之後,陣頭會前往各庄頭的公廟或公壇參神,對該庄頭所提供的款待表達感謝之意。有的陣頭會回到臨時紅壇參神,向前來鑒壇的各地神明致意,並向六房媽「辭駕」。陣頭隨即回到庄頭落馬,完成遶境任務。

安座紅壇:

五股國姓公及六房媽均選擇在過爐日起算的第三天,由爐主將神像請回紅壇安座,並在那裡供奉一年。從六房媽臨時紅壇或國姓公的庄廟前往紅壇時,有各股的陣頭會前來協助,這時會在輪值股(當值股)的庄頭繞境。國姓公的當值庄頭遶境當天,往往會以鄰為單位,邀請其他陣頭前來助陣。例如四房股聯美村在當值時,該村16個鄰,每鄰都會各自出資聘請陣頭,連同該庄的四個陣頭,就足足有20個陣頭,讓整個慶典有個完美句點。

105-106六房媽五間厝股二重溝紅壇歡迎門 (2017/5/6 徐雨村攝)

五、結語

本文嘗試比較六房媽過爐與國姓公過爐這兩個區域民間信仰組織的組織型態與儀式內容。這兩個過爐慶典無論在規模、參與人數、志工參與等方面,均有長足發展。輪值到各庄時,國姓公過爐採取以庄頭為主導聯合策劃,爐主配合管理國姓公神像;六房媽過爐的爐主享有較多主導權,但近年來庄頭參與意識提升,且過爐籌備經費及工作漸趨龐雜,輪值庄頭與爐主的合作關係有待未來的磨合與實踐。

108年六房媽過爐,大庄紅壇服務團隊畢業照(2019/5/18 徐雨村攝)

 

 


[1] 詳見徐雨村、唐淑芳、林啟元、黃漢偉,2015,《相約五股:六房媽過爐》。斗南:中華民國六房媽會。

[3] 參閱蔡金蓉,1998,《「跨部落」的祭祀活動及其人群結合:以雲林縣「國姓公過股」為例》,國立清華大學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4] 嘉義縣溪口鄉游西村介紹。https://sikou.cyhg.gov.tw/cp.aspx?n=0231389838B618BC&s=D19B8BE737900B21。擷取日期:2019/5/21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徐雨村 神明年年搬家、慶典歲歲茁壯:六房媽過爐與國姓公過爐的比較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index.php/article/6870 )

*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basic commen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網頁和電子郵件地址自動轉換為連結。
CAPTCHA
回答以下問題幫我們減少機器人的擾亂....
3 + 2 =
計算出這道簡單的算術題並鍵入答案。例如、1+3,就輸入 4。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