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公共衛生

戰爭的框架:烏克蘭戰爭中「毒癮」的主權隱喻

巴特勒的《戰爭的框架》這樣說到:「他們要求國家保護他們,但使其必須尋求保護的,正是這個國家。讓民族國家保護而免受暴力侵犯,就如同暴露於民族國家所掌控的暴力之下。因此,奢望民族國家保護他們免於暴力,正是交換了兩種潛在的暴力。」烏克蘭的鴉片類藥物成癮者在戰爭開始前已處於這樣的困境中,在戰爭中更是如此,這是隱蔽於各種戰爭傷亡流離數據之下最深沈無奈的悲歌。

[芭樂籽大賞]嚼檳榔的公衛護士

相較於「抽菸」或「飲酒」,公衛護士嚼檳榔似乎更吸引人,更矛盾,對比更強烈,因為嚼檳榔本身可能比抽菸和飲酒,背負了更多負面的道德評價。本文嘗試討論檳榔減量的合理界線,避免一味禁止導致的反效果;這並非反對檳榔防制,或忽視口腔癌患者痛苦的立場。而是基於同理這群資深護士的工作困境,在檳榔已然成為健康危害的當代,透過了解流行病學研究到檳榔防制實作的過程,討論第一線面對的困難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