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超譯Line謠言,同理老人心

作者:左拉

上週大法官釋字748號實施法於2019年5年17日於立法院三讀通過後,台灣謠言最大溫床,LINE,又稱長輩們的聊天室,也開始了各式各樣的謠言。同時,為了防堵謠言,也出現了許多闢謠圖。難以溝通的年代,我們如何應對?

左拉:今日芭樂電台特別節目,我們邀請到兩位住在海邊的人類學家鯨教授與鰭博士深夜談心,「超譯Line謠言,同理老人心」。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鯨教授:我在家族的LINE群組中收到了很多闢謠圖,發現自己低估了社會造謠的能力,原來,竟然有這麼多事情值得闢謠。細細品味謠言圖與闢謠圖,感覺真的不宜一時衝動退出保守Line群組,因為那是直搗台灣青壯代平均六十四歲的少男們與五十幾歲少女之心靈面貌的最佳場所。

其實,婚姻平權團體真的很努力,但是他們通常做的事情是去「糾正」錯誤資訊,可能相對比較無力再去「同理」謠言本身的邏輯。

比如下列這張圖:

專法叫爸媽.jpg

相信聽眾可能覺得很錯愕。民法歸民法,專法規專法,適用專法者才用專法,為什麼會認為專法會影響到民法?為什麼民法專法搞不清楚?

因為老人家害怕改變。不管你是民法還是專法,通通都是改變。

其實啊,這背後的恐懼改變邏輯是這樣的:老人家對於二元化的家長職有極為深刻的依戀,有性別的爸媽突然間變成「雙親」或是「家長」,就不能百善孝為先了。因為孝道是極為深刻地性別化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媽媽都還沒被包含在裡面。父的權力這麼大,怎能可以變成母?

左拉:所以長輩是害怕改變?但這對他們有什麼影響呢?

鰭博士:很多人說別人結婚干你屁事,那麼為何長輩要去管別人?因為他們覺得這改變會衝擊到他們。讓我們換個角度來想,這張謠言背後的邏輯,其實是長輩在求救。年級大了,很怕變成孤單老人阿,害怕沒人叫他爸爸媽媽了、害怕沒人聽她講話。恐懼「爸媽」這個詞、恐懼爺爺奶奶這些詞會不見,乍看荒謬,但其實透露出了在快速改變的社會潮流中,會被遺棄、取代、或遺忘的內心焦慮與寂寞。從這個角度來看,就可以理解這個謠言為何能進行情緒動員。

左拉:也就是說,長輩害怕在一切的改變之中,被拋棄的是已經落伍的他們。

鰭博士:是的。這也可以解釋為何有些長輩會相信同婚合法之後,生育率會變低那種謠言──他們其實是擔心沒有兒孫可以依靠、沒有家庭的溫暖。這當然是很傳統的家庭想像啦,但少子化已經很多年了,他們的焦慮其來有自,是需要被同理的。除了看到牽拖同性戀的謬誤,很想反駁之外,也不妨溫柔對待。所以年輕人看到謠言,除了闢謠之外,也不要忘記關心長輩。要把謠言當成求救訊號。記得多打電話叫幾聲爸媽,讓老人家知道說,喔世界沒有因此變到面目全非,我的小孩還是我的小孩啦。

左拉:原來如此。真是大智慧。原本的闢謠圖體現的精神是「百善孝為先、自掃門前雪」,因為它強調父母不會變,而且別人家不會礙到你家?但光是這樣反制,好像還是少了些什麼具體的行動來和解?

鯨教授:是的,確實如此。老人家害怕改變,確實社會上也可能會有改變,更多人可能會出櫃,他們可能很不喜歡,無法理解。那麼我們這些當兒女的,是不是也可以給他們一些正面的改變、當作負面的抵銷?更常去關懷長輩,而不只是「糾正」長輩。對老人家好,但讓他們知道你的改革理想是不會變的。

左拉:哇,這真的是大和解,台灣社會或許現在真正需要的就是大和解,而且是要每個人從自身做起。未必是更多的政治鬥爭啟蒙演講,而是柔性的挽回老人票。

不過......很多同志持續被老梗謠言污名化,這不是多跟爸媽視訊、多表達對他們的愛與感謝就可以解套的吧。這該怎麼辦?

鰭博士:只要你把謠言的內容,都當作是長輩在求救,你就會知道真正的「反制」是理解與和解,而不只是糾正。

左拉:什麼意思?

鯨教授:我很同意鰭博士的看法。比如下面這張圖好了。

老人家到了老年,最擔心的往往還是子女。身邊的親友因為癌症或高齡慢慢離開人世,剩下就是孩子們。以前還希望孩子爭氣一點,要讀會賺錢的科系。但當孩子越來越大,自己越來越老,親友越來越少,也可能看比較開了。不論社會亂象、政治改變,究竟孩子們有沒有過著平安健康的生活?如果社會風氣是性開放的?孩子們會不會因此受傷?(當然,我們一定會溫柔地告訴長輩:完整的性教育,才能給孩子完整的保護!)

多P謠言的文化邏輯在此:性交的「邪教化」。正統的性交,就應該是洞房花燭夜,一男一女,傳教士體位,最好是簾子放下來之後什麼都看不到。如此的「敦倫」,讓老人家感覺到安心。

因為「男男性交」或「女女性交」都屬於「非正統敦倫」,因此一旦男男性交的婚姻合法了,是否代表所有其他「非正統敦倫」也都合法了呢?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會擔心是不是亂倫多批人獸交會出現,即便他們用錯了法律語言。

左拉:所以說這個多P謠言是利用了「正統敦倫」的不安、利用了對於「性的非典型化」的恐懼是嗎?

鰭博士:是啊。恐同謠言看似沒有邏輯,其實是有文化邏輯的。如果我們把這謠言也看成求救,就可以換個角度思考了。他們恐懼的是「自家小孩很亂來,會得病、會不快樂、會不安定」。那麼就要設法讓他們安心──身邊的家人的性關係還是很穩定,還是一樣健康、OK,沒有什麼不同。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太保守啦,但要改變老人家的性觀念難度很高,一步一步來。

進階的,則可以不露痕跡提到要去參加朋友的同志婚禮、有兩份喜餅可以吃好讚喔、很高興這個老朋友終於定下來、她以前都很不快樂現在很快樂之類的。

左拉:這確實是人類學比較不一樣的思維。其他學科用知識與研究來「駁斥」謠言,但是我們還多了一點,就是希望也去理解為什麼謠言可以深植人心、希望去「同理」,即便對方是你難以同理的對象。有了同理,才有希望改變。

但是......如果謠言現在不是只有攻擊性別與性行為的「非正統化」,甚至抹黑這一切都是為了「利益」呢?我們該怎麼回應?

鯨教授:台語俗諺智慧有講,第一賣冰,第二做醫生。

病人是各大醫院爭相搶奪的唐僧肉。這張圖的邏輯跟之前污名化同志又是相反的。

這張圖會讓人看起來有種奇怪的錯覺,彷彿愛滋病的去污名化非常有成、染病也沒關係反正有藥醫、只是就是要一直付藥費而已。畢竟台灣是世界上愛滋防治最成功的國家之一,染病率低,病情控制在最新療法下幾乎測不到病毒量,可說是一種慢性病而已,好好控制完全可以過正常生活。在這樣的情況下,男同志反而被昇華成為唐僧了。這真是台灣醫療史去病化的光輝里程碑(當然這是業障,假的,還沒發生)。

所以這張圖終極問題化的不是性的污名,而是錢的污名。背後的文化邏輯是這樣的:政府作為人民的父母官,不可以官商勾結圖謀不利;但是商人如果想轉戰政壇卻受到歡迎,而政治人物用「拼經濟」來當競選口號更是萬世一系永不出錯的安全牌。換句話說,台灣人民既恨貪污,又愛發財,可以說是完全體現了台灣人民內心對錢的矛盾情結。

左拉:原來如此。那如果說這張謠言圖除了體現人民的心靈,那麼相應對的闢謠圖也必須再次攻入人民的心靈方能化解囉?

鯨教授:沒錯的,不信你看這張圖。

左拉:這張闢謠圖是不是可以說是「以發財論制發財論」?

鯨教授:You've got it!一直講人權民主進步價值,其實沒用,就只有同溫層會互相拍拍而已。非常關鍵的時刻,要考量保守老人的心靈,才有突破同溫層的可能。

左拉:如果父母真的這麼用心良苦,都是為了害怕變成孤單老人、也怕孩子無法過健康的生活,那像這種無中生有的造謠甚至是人身攻擊的圖片該怎麼解釋呢?
 


鰭博士:其實呢,這張圖片就是老人們擔心「女性未婚,以後沒有伴,沒人養。死後沒人拜」。表面上是在譏諷兩位綠營的女性政治人物,但深層來說,其實是宗教結構下的性別化人觀。女人沒有出嫁,要怎麼進入祖宗牌位裏頭?說穿了還是擔心子女的未來。不妨跟長輩這樣說,其實人生際遇很難說,單身也沒有不好,很多異性戀婚姻都過得超慘還在那邊硬襟。像硬蔡這樣當上總統,其實人生精彩得很,也不會輸給那些天天吵架的婚姻啊。重點是要有老本,有好的老年福利、醫療長照(所以要看政府有沒有在做事喔)。還有要養貓。XD

鯨教授:如果爸媽真的擔心,可以跟他們說,現在其實很多佛寺都有專門提供給未婚女性的牌位,有專業的僧侶會幫你祈福。如果爸媽改信基督教,那就更沒問題啦,耶穌本來就是說要拋棄你的家人去跟隨祂的。神有為你預備專門的道路。這其實很好搞定,重點就是要讓老人家安心啦。

左拉:老人家真的是用心良苦,我們年輕人真的應該學會超譯謠言,關懷長輩。長輩愛我們,我們也愛長輩,我們都有很多愛,愛家愛親人愛台灣,love wins。再次謝謝兩位的對談。

日前果凍大秀Lick China的本事,韓極混市長則是市政擺爛卻想征服宇宙並兼任總統與行政院長。跟這些沒營養的新聞相比,原來其實謠言圖有這麼多可以深究的文化內涵。不要忘了, love wins。反同長輩們其實有很多的love,愛家、愛子女、愛台灣。現在他們覺得我們都去愛不該愛的人,也跟不該愛愛的人愛愛,我們該怎麼辦?讓我們愛他們,讓他們感覺love wins。簡言之,在闢謠之外,請不要忘記關懷老人。

感謝今仔日兮收聽,再會。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左拉 [芭樂電台]超譯Line謠言,同理老人心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6719)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改革司法還是被司法改革?

司法,可以捍衛正義,也可能捍衛邪惡。

法律,不是司法人豢養的寵愛玩物;民眾,不是司法人待宰的羔羊!遺憾的是:長期以來,民眾對司法的不信任度高達七、八成是不爭的事實;對民眾引頸企盼的司法改革,連續三位法律人出身的總統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都交不出任何實質成績,也是不爭的事實!

用假簽名丶假單據丶不實核銷教育部補助款五百四十多萬元及縣政府補助近九十八萬元的「彰化縣曲棍球協會詐領案」,偵辦的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因為在5月14日遭到監察院彈劾而引發司法界「憤怒」;由台中地檢署檢察官林俊杰發起的「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活動,很快得到許多檢察官「熱烈」的連署響應。

有道是: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任何捍衛司法尊嚴的活動,吾人當然都應予掌聲鼓勵。不過,一如法國羅蘭夫人在上斷頭台時說的「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吾人要問也要檢視、省思的是:捍衛司法尊嚴、捍衛司法尊嚴,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來勢洶洶的近二千司法人連署,是自我感覺良好、同溫層相互取暖的「捍衛司法同僚尊嚴大連署」,還是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

歷史會說話。當時光沉澱,歷史也能提供最公正客觀的終極審判!

當年,「政治不正確」地對馬英九首長特別費予以起訴的侯寬仁檢察官,事後慘遭馬英九們的毒手伺候。斯時也,「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在那裡?

在2013年馬英九總統批鬥立法院長王金平的所謂「九月政爭」中,時任檢察總長的黃世銘,既被爆有駭人聽聞的非法監聽國會總機情事,又將偵查中案件有關立委柯建銘、立法院長王金平、法務部長曾勇夫等人對話的監聽譯文,兩度奔赴總統官邸向馬英九「報告」,卒被依刑法洩密罪、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予以起訴,最後並被判一年三個月(得易科罰金四十五萬七千元)定讞。對這麼違法犯紀、淪為政治打手、踐踏司法尊嚴的檢察總長,「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在那裡?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不容有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的偏頗心態與行為的空間。當年特偵組偵辦陳水扁時,不是偵查不公開,而是偵查放話大公開;成員不是平常心,而是出現排排站、喊打喊殺的暴戾之氣,斯時也,「捍衛司法尊嚴大連署」在那裡?

簡單的結論是:選擇性的正義,不是正義!選擇性的捍衛司法尊嚴,不是捍衛司法尊嚴!
https://www.taiwannews.com.tw/ch/news/3712069

2

很實用!
讓我們可以知道所謂反潮流背後的涵義
遵循傳統,只是不想破壞現在所認為安然的現在
時代在走,人也要進步,我們要學會面對恐懼所帶來的焦慮及不安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