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至主內容

《迷霧中的孩子》

越南赫蒙族的搶婚文化

2023-12-08 回應 2
作者:

《迷霧中的孩子》預告片

2021年上映的紀錄片《迷霧中的孩子》,是由越南岱依族導演何黎艷 (Hà Lệ Diễm),耗時三年,紀錄越南北部赫蒙族 (H'mông) 十四歲少女琪 (Di) 的成長故事,以及赫蒙族的搶婚文化。越南赫蒙族屬於中國西南與東南亞半島苗族的一個分支。這部紀錄片深刻地呈現北越赫蒙族的風俗文化、傳統搶婚文化與現代國家的拉扯,以及影像與倫理等課題。

風俗的構成

影片的前五分鐘,鏡頭裡雲霧在北越沙壩 (Sa Pa) 的山稜之間緩緩升起,不久後,丘陵隱沒在濃霧之中。頓時之間,觀眾、導演和琪都一同深陷這片迷霧之中,呼應片名迷霧中的孩子。

沙壩獨特的氣候與景色,構成當地風俗 (phong tục)。紀錄片中的赫蒙人,收割水稻、照顧水牛,以及飼養豬隻。這些牲畜是農耕的勞動力、農民的財產,牠們的排泄物能夠成為肥料與燃料,牛角是薩滿儀式重要的器具[註1] 。赫蒙婦女會採收槐藍屬植物,萃取靛藍染料,染布織布。家屋內的爐火上方,懸掛著許多臘肉,柴火會替這些臘肉增添煙燻的味道。

圖片來源

家庭裡的每一份子都必須貢獻農務與家務勞動。琪的媽媽經常需要替酗酒嚴重的父親,張羅整個家的事物。琪的媽媽甚至還要替因搶婚出嫁的未成年大女兒,製作靛藍布料。當琪的父母酒醉時,琪就必須要替媽媽煮飯餵豬。

越南政府一直希望透過現代化教育與經濟減貧政策,來改善少數民族的生活,但卻鮮少從少數民族的視角理解他們的需求[註2] 。片中的越南京族老師在公民課上,教導赫蒙族的小孩們,如何成為一位善良守法的越南公民。她們提醒學生,滿十八歲,才符合法定結婚年紀。她們也告知學生,家裡種植罌粟是非法活動。然而,學生們經常曠課,協助父母務農,家長將會被學校罰錢。學校老師強調升學考試的重要性,學生應該要先讀好書,再來幫助父母家務事。可是赫蒙族的家長認為學校老師只希望小孩完成學業,但不會替學生的未來考量,反映了傳統與現代的衝突。此外,由於村落與學校的路途遙遠,有不少學生曾在路途上被強暴或綁架,更加深家長對於學校的不信任[註3] 

傳統文化與現代國家的拉扯

按照赫蒙族的文化,在過年期間透過綁架娶太太,並不會違背族群的道德規範。然而,搶婚與私奔的定義模糊不清,取決於女生的意願,以及女方家長是否同意這樁婚事[註4] 。當女方不同意時,搶婚將演變成性侵、暴力與人口販賣等問題。被擄走的女性一開始或許會反抗,但若遭到性侵後,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以及考量到難以尋求其他男性對象,而妥協同意婚事。另一方面,女方家長也可能在經濟與階級向上爬升的考量下,同意婚事,接受男方提親與嫁妝。當女方家長不同意婚事時,而男方可能會認為搶婚是不想被長輩反對、兩情相悅的私奔。

這部紀錄片呈現了搶婚與私奔、女性個人與家庭之間的張力。在過年期間,琪的母親多次耳提面命,提醒琪應該要留意自身安全,不要被綁架走了。當琪跟朋友到部落參加新年活動,在濃霧中,琪認識了男方-旺 (Vang),並自願一起去男方家裡。在琪被「綁架」的當天,琪的母親感到非常著急,並打電話要求琪不應該搭上旺的機車回家。琪的母親也透過村落裡的人際網絡,打聽旺的背景。數天過後,男方父母來到琪的家裡提親,琪的父親盤算著要向男方家長索取多少聘禮,好讓家族的親友能過一個好年。然而,琪在男方家中,發覺旺的父親也跟自己的父親一樣經常酗酒,甚至更加嚴重,因此寧願逃婚。琪的父母先是向男方親友表示這樁婚事需要男女雙方你情我願,所以必須尊重琪的意願。另一方面,琪的母親也告知琪如果要跟旺分手,就要喝下分手酒,否則會造成家族丟臉與蒙羞。

圖片來源:IDFA Institute 

在當代越南政府與法律的視角下,赫蒙族的搶婚文化是野蠻與侵害人權,需要介入與管理。在第一次提婚時,琪並沒有喝下分手酒,旺及其家族仍堅持要完成這樁婚事。琪為了躲避搶婚,逃跑到學校,尋求庇護。學校的京族老師們試圖阻止琪的媽媽把琪帶回家結婚,甚至揚言報警。在片末,學校代表與人民委員會表來到琪的家裡。他們告知雙方家人,如果只是自由戀愛,他們作為外人無從置喙。然而,按照越南法律,琪跟旺都是未滿十八歲,雙方結婚將會違背法律。然而,法律的規範在片中也並沒有完全平息這場搶婚糾紛。人類學家Deirdre Evans-Pritchard與政治學家Alison Renteln,以1980年代移居至美國的赫蒙族的搶婚-強暴訴訟為例[註5] ,指出以美國法律課責時,也應當注意到赫蒙族內的文化習俗。儘管法律對於性侵、強暴有明確的規範與認定方式,但赫蒙族人不完全依循現代法律規範。況且法律也不能保全婚事破局,造成家族與部落顏面盡失的問題。傳統上,赫蒙族仰賴部落系統,協商婚事衝突。

影像與倫理

雖然導演何黎艷是一位女性,但並非赫蒙族,所以不需要擔心在村落裡會被綁架搶婚。不過當報導人身陷危機時,導演能夠介入到什麼程度?涉及到影像創作的責任與倫理。人類學家 Jay Ruby[註6] 曾指出紀錄片不只是具有替代言 (speak for) 他人,還關注的是談論 (speaking about) 特定事物,以及對話 (speaking with) 的能力。

在搶婚發生之前,琪與母親的對話,雙方就已經有達成共識:琪必須要成為獨立的人,因應搶婚綁架的困境。當搶婚發生時,旺自稱是正派的人,而琪也自願跟旺一同離去,所以導演就沒有繼續追上。在搶婚發生之後,眾人都感到非常擔心,導演也願意幫忙把琪找回來。琪的父親認為導演作為外人,不能夠介入搶婚的衝突。儘管如此,導演仍影像創作,表達她的立場。觀眾可以看見導演保留了她與琪、琪的媽媽對話的數顆鏡頭,呈現她對於保護琪的堅定立場。

片中最直接的肢體暴力鏡頭,是在影片的最後,琪因為沒有跟旺喝下分手酒,被男方家裡的一群婦女,架著從家裡拖到戶外,準備騎車將她帶回男方家裡。導演的鏡頭甚至數次被男方的男生親友遮擋,甚至是打掉鏡頭。導演身為外人無法直接伸手將琪拉下,但作為琪的朋友,導演並沒有拋下鏡頭,而是懇求琪的母親出手相助。在其他報導中,導演曾表示鏡頭的存在,讓琪面臨較少的性別壓迫[註7] 

然而,十四歲的琪與旺已經可以稱作是獨立自主的個人嗎?對於導演而言,這部紀錄片不只是關於赫蒙族的搶婚文化,還包含童年與成長。紀錄片中,導演想要了解旺的動機。旺誠懇地回答,他已經從國中輟學,對於未來感到迷惘。旺知道自己還年輕,但不知道為什麼要綁架琪。如果琪願意嫁給他,他會感到幸福;但旺也知道琪心中屬意的是其他男生,這讓他感到憤怒。影片前段,琪跟她的朋友童言童語,玩著假扮搶婚的遊戲,用智慧型手機跟男友打情罵俏。在歷經綁架搶婚後,琪一夜長大,希望能夠與旺分手,繼續完成學業。導演曾在專訪表示,琪的課業表現良好,並且獲得學校的獎學金,足以支付未來就讀大學的費用 [註8]。在紀錄片的拍攝時,琪與旺就是身處迷霧中的孩子。

圖片來源:IDFA Institute

2023年,迷霧中的孩子曾榮獲奧斯卡紀錄片前十五強,成為越南之光,獲得許多新聞媒體的注意。除了導演獲得越南與國際關注之外,越南新聞台也到了沙壩採訪琪。在紀錄片上映後,琪已經有一位小孩,透過Facebook經營一些小生意,並且期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有更好的未來[註8] 

簡言之,我推薦對於東南亞少數民族、女性主義,以及傳統與現代衝突等議題有興趣的觀眾,可以觀賞這部觀察深入、情感真摯,但又令人心碎的電影。

 

註:


[註1]Truyn hình Lào Cai (2023) Gp nhân vt trong phim "Nhng đa trẻ trong sương"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oiftMhi1UA[擷取日期:20231119]


[註2]Evans-Pritchard, D. and A. D. Renteln (1994) The Interpretation and Distortion of Culture: A Hmong Marriage by Capture Case in Fresno, California. Southern California Interdisciplinary Law Journal, 4(1): 1-48. https://heinonline.org/HOL/Page?handle=hein.journals/scid4&div=7&g_sent=1&casa_token=&collection=journals

[註3]Ruby, J. (1992) Speaking For, Speaking About, Speaking With, or Speaking Alongside: An Anthropological and Documentary Dilemma. Journal of Film and Video, 44(1&2): 42-66. https://www.jstor.org/stable/20687963

[註4]李怡欣 (2022) 被綁架的婚姻與女孩:《迷霧中的孩子》脫離不了的文化宿命。鳴人堂,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22067/6367379。[擷取日期:20231119]


[註5]Taylor, P. (2008) Minorities at Large: New Approaches to Minority Ethnicity in Vietnam. Journal of Vietnamese Studies, 3(3): 3-43. https://www.jstor.org/stable/10.1525/vs.2008.3.3.3

[註6]林禹希、楊依瑄、廖多加、鄭羽棋 (2022) 專訪《迷霧中的孩子》導演何黎艷。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https://www.tidf.org.tw/zh-hant/reportsandarticle/112660[擷取日期:20231119]

[註7]McKendry-Smith, E. and T. Jenkins (2016) Wife Capture. The Wiley Blackwell Encyclopedia of Family Studies. https://www.academia.edu/28005446/Wife_Capture


[註8]Garber, P. and S. Turner (2023) Entangled, unravelled, and reconfigured: Human–animal relations among ethnic minority farmers and water buffalo in the northern uplands of Vietnam. Environment and Planning E: Nature and Space. OnlineFirst: https://doi.org/10.1177/25148486231151808.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廖昱凱 《迷霧中的孩子》:越南赫蒙族的搶婚文化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node/7017 )

回應

* 請注意:留言者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所以看到底這篇文章除了類八股的文字遊戲,還說了什麼新的東西?

發表新回應

這個欄位的內容會保密,不會公開顯示。

basic comment

  • 自動斷行和分段。
  • 網頁和電子郵件地址自動轉換為連結。
CAPTCHA
回答以下問題幫我們減少機器人的擾亂....
1 + 1 =
計算出這道簡單的算術題並鍵入答案。例如、1+3,就輸入 4。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