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分類標籤: 墨西哥

¡Ni una muerte más! 不要再有下一位:女殺的國度

情人節的前夕,墨西哥城郊發生了一場血腥的情人謀殺案,受害者Íngrid Escamilla慘遭她的先生殺害後分屍;而當地報紙則是直接將受害者被肢解後血跡斑斑的照片刊登在當日頭版。這起情人節謀殺案成了導火線,引發了成千上萬的墨國女性在情人節當日以及後續一個多月的時間中,發起了數次抗爭活動,試著引起社會各界對於在墨國長期存在「女殺femicidio」問題的關注,並且從這裡做為起點,為墨國的女性打造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生活環境。 本週的芭樂,由初登板的給牛油皮耶吼為大家介紹從墨城到邊境,墨國女性的困境和努力。

[芭樂籽大賞]那條白色十字架鋪滿的移工之路

不管川普長城有沒有蓋起來,無文件移工之路從來沒有好走過。走上移工之路的人們,各自有不同的動機和原因,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並不是川普口中那些「來自墨西哥的強暴犯」,而是四散在我田野的日常生活中,那些只是想要讓家人過上好日子,想和家人團聚的、再平凡善良不過的普通人。這群無文件移工與他們的家人,即使也許永遠不會為人們所記得,但是他們構成了邊境兩側主要的底層勞動力,默默的支撐著邊境兩側社會生活的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