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人類學家看選舉 3

1] 性不性,由你

作者:有機草莓

(編按:選舉是台灣社會的重大儀式,芭樂人類學家怎麼能缺席?本週特別企劃,推出三篇芭樂文應景。(選完才貼,是怕預測錯誤 「意圖使人不當選」啦。)率先登場的是這次遠離五都的有機草莓,她心情比較平靜所以很快就寫好了。另外兩顆子彈兩篇將在有最新消息後隨時為您插撥,請持續鎖定芭樂人類學。(第二彈第三彈))

朋友寄來一個有關投票的新聞,西班牙社會黨的選舉廣告,將投票比喻成性愛歡愉,遭到友黨的抨擊,認為是對女性的侮辱,也許這個抨擊只是藉機找個對方[對女性不敬]的標靶,進行選戰攻擊。但是不僅對手批評,連自家人也認為[不妥]的廣告,衝擊力實在太大,自然也跨海傳輸到全球。

然而廣告創意人之所以會想到這個點子,應該也不是無中生有。幾年前台灣一次大選,有選民就說他不喜歡某某候選人的長相,另一位候選人則因為外表出眾,鶴立雞群,令女性投票人瘋狂尖叫,連洗澡時誰遞的毛巾也成了選舉新聞。這次台灣五都選舉有「小貓 vs 虎女郎」的爭議,此外某黨為了拉抬候選人選情,選前最後一周推出名模助陣,候選人搖身一變成了辣妹團圍繞的機長。性在政治的隱喻面還是現實面從來就不缺席。

民主政治讓每個人手中握有一張選票,定時的投票讓政治人物汰舊換新,也讓選民感受到選擇的[愉悅]與[激情],然而這種愉悅與激情來自於何處?

選舉確實是一種[託付],我們定時地將某些東西[託付]給某個人或某個黨,這個託付讓我們和很多對象產生關係,想像就在這個關係空間裡生產與茁壯。政治人物因此被想像成各種對象物:兒子、女兒、母親、父親、情人、配偶、我家子弟、鄰家女孩、童年玩伴,甚至你家或我家的寶寶(想一下上次立院地制法大戰,國會殿堂裡驍勇善戰的立委,竟被想成了自家的過動寶寶),應有盡有。說穿了,我們似乎不能免除以既有的、親近的關係來想像[未來]與[遙遠]。就像我們叫阿輝伯、叫阿扁或阿九,叫小英,叫花媽。因為傳媒的遠距近看,更加強了這種家族或地方聯想。他們不僅和政策數字有關,他們的一顰一笑都在我們的內心烙下印記。候選人似乎也深深懂得這些道理,選舉短片拍得一個比一個溫馨。

這樣的關係想像其實並非是民主政治的專利,過去的皇朝貴冑,雖然抽像如空氣(天空的兒子或君權神授),民間還是想盡辦法要讓他們和自身產生關係,在那種只有你選我沒有我選你的時代,當權者的風流韻事成了[君愛民]最簡便也是唯一可想像的單行道。被城堡、重兵、權力圍繞的君王,大概只有性愛的歡愉才得以穿越其界線,也成了他得以被民間理解的方式。那麼[關係]的想像和民不民主或媒體科技的進步似乎沒有太大關係,重點在如何想像?以及想像些甚麼?

過去台灣的專制政體,嚴苛的程度,讓民間的[人性化想像]甚至比事實略遜一籌。那時候的地下刊物為了摧毀執政者營造的道德清高形象,談民主說人權在那個時代都太奢侈,在摸不清民意的情況下,對蔣氏政權最重要的打擊,也許要歸功於翻出那對父子過去的風流韻事來還原[人性真實面]。我也是在那時才知道了有不少的[蔣夫人]被壓在歷史的扉頁底下,最近又因為[中華民國一百年]的機緣獲知曾經有一串的孫夫人流落在各地。當被神話化的掌權者被還原成一般人之後(或是比一般人更好色),隨後的政治檢試才變得可能:這是一個有正當性的政權嗎?

[阿輝ㄟ]或[阿輝伯]是在這樣的歷史轉捩點上被加冕,第一次我們不必用有距離的[勤政愛民]神話來自我安慰,他不是一個遙遠的陌生人,他就住在隔壁,一個鄰居,一位阿伯,他邀請我們大家和他一起走進歷史為自己的未來[打拼]。(阿輝伯當時最喜歡的一首歌是[愛拼才會贏))。這位阿伯至今不褪的長者魅力,將台灣的政治帶入一個[日常生活]的氛圍,我們不再需要君王垂憐的眼光、施捨的愛戀,讓我們平起平坐吧。這樣的氛圍甚至軟化了對嚴峻駭人的軍事的觀感,我們竟然叫起了手握重軍兵符的首領:[好伯伯]。當然,那也是在郝伯伯脫下軍服換上西裝以後。一時之間,連過去依附在以恐怖治國的政體裡的權貴也突然親切起來,爺爺、大媽、小弟此起彼落。

阿輝伯所打下的平民舞台,讓阿扁旋風得以可能,回憶一下阿扁的競選短片,一個在鄉下理髮的小孩,如今也還在巷口理髮的他,就像大家的兒子一般,沒有顯赫的家世作靠背,憑著他個人的打拼,從三級貧戶到國家領導人,阿輝伯的夢,在阿扁身上變成得以實現的真實。台灣人的阿伯如果帶來期待,阿扁的政治實現讓每個台灣之子同時躍昇為歷史的主體,台灣人創造了自己的時代,在那一役,那些投給阿扁的人,就像是投給了自己,兩者合而為一。激情、憤慨、自我與群體同時昇華為歷史的嚴肅。但是站上權力頂峰的人似乎沒有理解到這層隱喻關係,他的[我]蓋過了其它的千萬個[我],把一個嚴肅的歷史劇演成了一齣狹隘的家庭劇,大家發現你還是你,我還是我,這些又給了台灣的政治舞台一個改變品味的機會。

如果平地而起的新富讓人心生警惕,過去高高在上的權貴放下身段走進日常生活的舞台,卻像仙女下凡,林青霞從夢中走進臥房。位能因此轉換成動能,平白增添了一種特有的[自由落體的魅力]。菁英們以一種正反修辭的特有情調鋪陳出當代的低調奢華,在下凡人間的一片炫目之中,民眾在尖叫聲中帶著感激,感激他們施捨的[平等],雖然明知這個關係脆弱地有如青花瓷,但是他們竟然願意下到凡間,這樣的恩情足以讓我們以身相許。

 

然而再不凡的婚姻都得經受現實的磨練,大家慢慢體會到王子也是需要上廁所,令人昏眩的菁英被發現竟然只是一線草食男(我的學生的用語),兩黨的前世今生天定姻緣似乎逐漸走入歷史,後繼者必須在更為貼近民間情、世俗心的空間裡立足。在這個新的戰場裡,是要在同理心中,堅持價值,擴大自我的視野,贏得民心,或是將自己定位成展場裡的商品,需要show girl的助陣,增添情趣,連結一夜情的想像,是個人的選擇,也是集體的路線,也將帶給台灣的選民不一樣的品味與口味。

延伸閱讀:選舉中的社會想像:一個人類學觀察 (Lady Kaka)

延伸閱讀:投票/選舉人類學 (malaita)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有機草莓 [人類學家看選舉 3-1] 性不性,由你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1076)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Bravo!!!
同意有機草莓最後提出,這種角色扮演的遊戲應走入歷史。我相信,人民對於政治人物與其廣告化形象的混淆/等同,在經歷幾次選舉的焠鍊之後,應會該看清兩者乃是斷裂的,並認清[政治生活]的本質與真實況味。
不過,天龍人至今還很迷戀這種廣告形象的魔力與磁吸作用(有鄉民說,他/她的同事稱讚某藍營候選人好老實好可愛喔,就投給他呦!)。說不定有一天,他們會邀請王偉忠進駐中央黨部設立明星演藝學院來培訓政壇的明日之星呢!

2

「一張票,一世情」的廣告詞
應該改成「一張票,一夜情」 XD

3

大推malaita的「性」隱喻與有機草莓的「家」隱喻。選舉週一晚上,(藝)名人談話性節目「康熙來了」也在談「某男模主持人出外景的一夜情」。「男模的一夜情」似乎在夜店社會(咦,怎麼好久沒人談家屋社會了)裡堪稱低調平常,但男模主持人出外景「跟民眾」的一夜情,還在女星前面大吹大染,還從男模當事人口中講出,堪稱自我感覺的最高規格。回到主題,都以為有機草莓只對「道德的共同體」有分析的興趣,還以為我們要多找牧師長老級的教授來給我們談話評論才是正經;如今我們看到:表面上越是說要理性政策競爭,骨子裡越是情慾流動的循環「性」隱喻啊!

4

malaita,
如果衝著一張票一夜情的文宣投給候選人,候選人當選後而選民要求候選人履行競選承諾時卻得到否定的答案,此時選民可以控訴該名候選人是開芭樂票的騙子嗎?

5

哈哈,控告他甚麼呢?詐欺還是偽造文書?
情慾在未來的台灣選舉裡可能還很有戲分呢。
有次同學問我如果兩性一吵架,就有一方馬上要求情慾式的和解,意味著甚麼,我想了一下說,就像國家在內政一出問題時,立刻炒作民族主義一樣吧,哈哈。

6

版主你好,我是台灣好生活報的協力編輯。拜讀此篇文章後,欣賞其中的觀點並認為值得推薦給更多讀者, 請問是否能授權我網摘到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特別推薦單元」呢?

網摘方式,在敝報首頁只會出現標題、縮圖和三行文字(約35字),在列表只會摘錄150字以內,網摘範例請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term/463

所有網摘連結皆會連回原文,煩請回覆是否同意,謝謝~

7

哈囉,莫雲,
請用吧,我們累積注意力貨幣何樂不為呢?

8

已推薦至台灣好生活報「特別推薦」單元囉:)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20101202/3035

由於摘要只限150字,所以略有刪減,還請見諒~
這一系列文很精彩!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