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知本不知本

作者:陳玉苹

花東地區的開發,應該如何兼顧環境正義與尊重當地文化,一直是許多人士關心的焦點。去年通過的花東開發條例,加上明年花東全面的鐵路電氣化,將帶給花東地區民眾在生活上的便利性與經濟機會,但卻也因為立法上的疏漏而讓花東民眾「挫勒等」。知本公墓的遷葬案就是一個最好(該說最惡劣)的個案。

知本為了配合鐵路電氣化而整修了舊有的火車站,並且開始進行社區美化與「拉皮」的工程。在日本人統治台灣期間,日人企圖革除知本卑南族的室內葬習慣,而強制知本人將過世者葬在今日的公墓。然而為了配合觀光發展,市公所悄悄地變更地目,在民國99年憑著一紙公文,開始要求知本村民將祖墳遷至位於台東市區的「靈骨塔」中,而引發一連串居民的抗爭。原因是在光復之前所葬的過世者,僅以疊葬的方式處理,原住民並無立墓碑的習慣。因此在當今的知本公墓地下三公尺有無數的「無主墳」,目前市公所正想要公開招標,將這些「無主墳」統一「處理乾淨」。

筆者在十年前於知本部落進行人類學田野調查,深知祖靈信仰對知本卑南人的重要。後來又去了帛琉進行博士論文的研究。帛琉在二次大戰期間,也受到日本人的統治。帛琉人亦屬於南島語族的一支,原有的風俗是將家人葬在家屋前的石頭平台之下。平日就在石頭平台上活動,包括烹煮、休憩的日常活動。南島語族不像漢人一樣,怕鬼怕得要死。他們認為亡者依舊是家人,需要跟「活著」的家人一起才不會感到寂寞。日本統治期間,同樣強制要求帛琉人遷葬至公墓。但是在帛琉獨立後,執政者就是帛琉人,當然理解帛琉文化中對死去的家人的依戀,所以禁令解除,很多帛琉人開始將家人葬回家屋前的石頭平台。唯一不同的是,現在他們放上了墓碑以及刻上亡者的姓名。

近日看到台東市公所強制要求知本遷葬一事,除了讓我聯想到「再次的殖民暴力」,也讓我想起在帛琉看到的例子。難道,「尊重多元文化」這件事,只有等到原住民自治的時候才有辦法落實?漢人政府難道又要再次上演一次「殖民的暴力」?這件事情正好也凸顯出平地原住民在傳統領域上的要求權,希望相關單位能夠耐心細緻的處理,讓該事件的處理能成為可以被當做優良判例的個案,以供後人參考。

註:本文原刊登在自由時報投書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陳玉苹 知本不知本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3406)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請大家寫信給mayorchen@taitungcity.gov.tw 台東市長陳建閣,只要按照下面的文章模版即可!拜託大家!不需要用真名留言,只要填上姓名即可。

親愛的台東市長陳市長:

我是___,是一個普通的台灣老百姓。(我是漢人,我為台灣有原住民文化感到驕傲。)您是否在意普通老百姓對您的觀感?您是否會實現您的施政方針『政府多用一點心,人民生活更安心』,還是您跟所謂的政客一樣沒有差別,只是甜言蜜語哄騙人民?您是否曾經想過您要留名青史還是要遺臭萬年?

我與許多有志之士,不得不告訴您,我們對以下事件的痛心:台東市公所以「開發觀光」為由,在未取得部落族人共識以前,要求知本卑南族卡地布部落第6公墓、阿美族加路蘭第10公墓限期遷葬,並對外招標,甚至對外宣稱已經取得部落共識。

這種欺瞞原住民,只以利益為優先,不把部落人民當成一回事的態度,讓人心寒。您用原住民文化為廣告主軸來經營您的台東市網站與台東觀光事業,可是對於卑南族最基本的文化卻毫無尊重。為什麼我們可以允許政府對同樣是台灣人民的部落同胞這麼殘忍?如果今天是您陳家祖先的墓,被政府問都不問就要強制遷葬,您會作何感想?

台灣真的好可憐。有台東這麼美的景色,台灣原住民又是世界的南島語族重要的發源地與發展場所。可是世人知道台灣有這些寶貴的文化觀光資產嗎?不知道。如果我們只是不斷地用功利主義的思維來執政,把弱勢族群當成毫無力量毫無價值可以輕鬆操弄的愚民,政客也心安理得地用欺瞞世人的語言來選舉,我們只會失去更多。您的名聲,台東可以更發展的珍貴的文化資產,歷史的經驗,陳市長,您還想要失去更多嗎?

我們相信,建立具有原住民風味的紀念公園並不需要涉及強制遷葬。相反地,只有拒絕遷葬,才能顯示初您真正尊重原住民的精神。我們支持公墓就地公園化,在附近則地建置博物館,介紹公墓上多層次的歷史痕跡(從日本時代,國民黨時代,到今天的多元文化時代),記錄本次抗爭事件,甚至加上您陳市長最後同意反對遷葬也好,讓大家看到部落的聲音真正被聽見。我們要的不是粗暴地掩蓋過去,建立一個虛假的原住民迪士尼公園,而是要真正的尊重與理解。一個公園做不到這樣,還說什麼是具有原住民特色的公園?

打「國有土地」牌是薄弱的合法化手段。大家都知道,這就是合法化搶奪擄掠的國家機制而已。問題是,您到底想不想要超越這種搶奪擄掠?

台灣老百姓
XXX

回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