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AVA anthropology covers things that are Grotesque, Unabashed, Apostate, Virid, and Auspicious about anthropology!

花蓮大遠百之戰爭與和平

作者:胡正恆

(兼回應莊雅仲先生的戰爭與和平)

話說[2009]/10/28遠百開幕之後,已經是花蓮人共同的話題。教主去門諾復健時,復健師都在談論「你去逛過遠百了沒?」。上星期五10/30 [D大民族學院]全院的助理們都齊聚遠東愛買(其實是愛吃)。[引自D大校外部落網站]
http://savagetribe.blogspot.com/2009/11/blog-post.html

什麼是花蓮大遠百「原味觀光百貨」呢?還不到週末,在校風樸素外加溫良恭謙讓的T大宿舍,我正準備搭電梯下樓,沒想到電梯開了一陣熱旋風急流湧出,狹小的電梯間裡異常熱絡,原來是婆婆媽媽聊開啦,「大遠百開幕啦」!哇塞,這是什麼咚咚?悶悶地到學校靜靜地坐著,準備要好好地扮演一個人類學家應有的角色與社會責任,卻發覺同事 + 助理 + 學生大家都在都在如辯經般問著:「你遠百了嗎?」我覺得人不能沒有話題跟別人聊天,有為學者絕不能自閉於象牙塔中。我強顏歡笑查一查古狗,原來是「遠百花蓮新館開幕‧化妝品2000送200元」。我覺得還好吧,台灣西部SOGO都在下殺一折了:

看好花東觀光熱,遠東百貨系統中首家「觀光型百貨」的遠百花蓮新館昨日開幕,遠東集團董事長徐旭東率隊大陣仗到場剪綵,開幕慶推出滿千送百活動,首日湧入超過5萬人次進館消費,業績上看6000萬元。【Upaper╱記者黃仕揚╱2009.10.29】

hualiandayuanbai01
圖 花蓮大遠百2009年開幕的第一個週末開幕慶:
「首波全檔期持快樂購卡消費滿1000元可獲抽獎機會,最大獎為價值54.5萬的汽車1部」
「專櫃數近200個,化妝品區有香奈兒、植村秀、SISLEY、M.A.C等20多櫃」。
【Upaper 2009.10.29】

 

 

不過說真的從「原味觀光百貨」看花蓮,花蓮還真的是一個逐漸被「後山後花園」化的部落型都市。我的花蓮資歷不算深,但我記得高中1987年是我第一次認識花蓮的山海之美,依稀憶起搭著平快夜車流浪到花蓮(舊)火車站前的文化震撼。那時清晨微曦,一出火車站場站大廳就面見大海,走去不一會功夫人就可以站在海岸路低矮的海堤上,迴看氣勢逼人的中央山脈與迴瀾灣,還有一旁被純樸日式屋舍簇擁的花崗山沙丘。這塊美崙溪出海地,在東台灣地景上,就是被俗稱「拔便山」的花崗山。(為什麼漢語稱呼原住民族傳統地名總是如此不雅?)相傳原住民「拔便社」的傳統領域,據稱其部落墳地在今花蓮女中南側圍牆附近,也是花崗山史前遺址的所在,一個可以上溯4000年歷史的東部細繩紋陶文化海岸聚落。說實在的,若不是2007年帶學生去花崗山考古實習,實在很難想像這就是花蓮鬧區溝仔尾遠東百貨的前世線索。

 

hualiandayuanbai02
圖 花崗山沙丘遺址的探坑發掘現場(2007.08.27)。圖右後為花蓮鬧區溝仔尾及 舊遠東百貨的方向

 

現在的花蓮三大市中心軸線:中山路、中華路、中正路,就是在這原漢互動的殖民脈絡下發展出來的。1851年有漢人屯墾集團黃阿鳳率領約2200人乘船溯美崙溪而上,從花崗山沙丘下東側的「拔便港」(今北濱海岸路一帶)直抵「十六股」(今慈濟醫院附近),成為漢人與原住民在花蓮花崗山區域互動之肇始。到了1874年(清同治13年)牡丹社事件後,清廷積極移居漢人到後山開墾土地,強化帝國邊陲拓墾範圍。到1887年(清光緒 13年)清廷進一步設置台東直隸州,於花蓮港設撫墾分局,可見當時花蓮城邑工商業昌隆之盛況,漢番雜處之散村大抵沿著美崙溪南、北岸分佈,從上游十六股到下游河口之花崗山沙丘附近。1895 年(清光緒 21年)甲午戰爭結束(在莊先生文章中亦稱為第一次中日戰爭、日清戰爭),開始日人治台的新紀元。花崗山沙丘由於緊鄰花蓮港沙灘,又扼守可通航的美崙溪河口,因地利之便,成為日人墾民開拓的第一站。初期,賀田金三郎來花蓮設立機構墾荒,日軍配合拓墾行動開始駐紮在花崗山沙丘並整地,以便直接支援設於花蓮港濱日軍的軍事營壘。花崗山沙丘在當時地處花蓮港街的正中心,鄰近周邊林立的商業、行政、軍事機構。這便是老花蓮市區溝仔尾遠百的位置,依伴著日人治花時暱稱的黑金通(即今日之中山路),在1930年代霧社之役以前周圍便規劃起充滿殖民城市風味的棋盤狀道路系統。

 

hualiandayuanbai03
圖 花蓮市中心軸線:黑金通(即今日之中山路,藍色系);還有舊神社道路(即今日之林森路,綠色系)。

 

 

市中心軸線黑金通沿線也依然有著反殖民城市的味道,當然是隱寓意在原來狹小迂迴的部落巷弄間,只是隨著後山征討蕃地原住民戰事的持續擴大,其微言大義亦發幽暗了。位處花蓮港市街中心的花崗山沙丘便一直被日人高度使用與改造。1908 年(明治 41年)七腳川事件爆發,日軍再度調集兵力於花崗山加以訓練,以便攻打七腳川社蕃。在1909 年(明治 42年)為軍事訓練之便,首先便將海拔36m的沙丘山頂整地剷平10m成為兵場。七腳川戰事結束後,在花崗山舉行解隊式,並在花崗山西南山麓興建花蓮港醫院(今署立花蓮醫院),並在西側山麓大興土木設置花蓮港尋常高等小學校(後改朝日國校,戰後歷經改設為成功中學、省立花師師訓班、最後成為今日的花岡國中)。這些明亮的與隱晦的殖民/反殖民色調,應該多多少少都是每個花蓮人尋訪巷弄麵攤間的隱晦經驗。

而我們看得到的花蓮—那個被包裝得明耀燦爛地做為一個殖民城市—以及花崗山腳下遠百所在市區的一甲子繁華,其實可以溯及 1910 年(明治 43年)首次公布的花蓮港市區計畫,隨著台東縣鐵道興築事宜的展開,加上1911年2月17日花蓮港舊火車站竣工,成為花崗山旁的新世紀地標,其交通運輸區位也是花蓮港廳區域發展的強大動力來源。1914 年(大正 3 年)是花蓮港廳市區發展、也是花蓮地景變遷的關鍵年:因為太魯閣戰事結束後,8月23日在花崗山舉行盛大之解隊式,此後花崗山逐步轉變其軍事戰略性質,而向民防、甚至市民使用之公眾空間性格挪移。1951 年(民國 40 年)花蓮的美崙斷層發生六級強烈地震,市區損毀無比慘重。此後,卻也意外地帶動花蓮市區的進一步都市更新。遠百蓋在溝仔尾商圈的繁華地段大抵位接於中山路與中華路之間,鄰近鐵道沿線鬧區的小吃攤圈。直到1980 年(民國 69 年)北迴鐵路全線通車,取代舊有鐵道系統,日後的花蓮舊火車站拆除,也導致花蓮舊市區(花崗山、溝仔尾一帶)的沒落。

 

hualiandayuanbai04
圖1904年《台灣堡圖》中的花蓮港市街概略範圍,裡面的原住民散村型部落被畫得好像一棵棵的草。

 

 

什麼叫做溝仔尾舊遠百的沒落呢?話說2009年有一天身為人父的我突發奇想想要當一個好爸爸,馬上就想到我來花蓮4年以來都很少聽花蓮人提起的遠東百貨,想要在最頂級的地方逛逛最頂級的玩具孝敬我的女兒大大,像是電視上色澤驚豔的芭比娃娃。各位,我在狹小的溝仔尾鬧區停車,不到5秒就有收費員騎著小綿羊給你的停車格收費,而且收費單放了就跑,叫都叫不回,好像見了鬼;狹小的百貨公司裡面絕對像是雜亂的昏暗倉庫,店員摳鼻孔聊天吃炸雞排(香氣精湛哪),全棟來客數絕對少於20人,比旁邊的SEVEN還不如。商品乏善可陳就不要批評了,既老氣又缺乏地道特色又沒有文化創意;勉強聊備一格的兒童樓層,就只有那台棉花糖機引起我家小孩的注意,更不要提芭比娃娃、變形金剛、任天堂Wii…一概都無;一位帥哥還跟我促銷一套看起來頗窩囊的智高玩具(乍看像是仿冒品),說再不買他們台北總公司就要收掉花蓮的門市把他們調回去,而且還說全花蓮都不會再有益智玩具的賣店了,再不買全東部都沒有了云云。嘆嘆,難怪我覺得花蓮沒有希望了,連小孩的益智玩具都沒了,莫怪乎有一次聽T大學生(先聲明不是那個最紅的臺大)講說花蓮是一個全台唯一沒有百貨公司、也沒有誠品的中型城市,我差點悲從中來,一個人想去海邊走走,好好靜一靜。

這種海角悲情直到「大遠百救世主」的降臨,(物)神讓一切都改觀了,讓我整個人的生命從裏到外亮了起來。各位,新的花蓮遠東百貨 + 愛買量販位在花蓮市和平路581號,位處另外一條「神聖」的都市軸線林森路口,是連接以前美崙山神社鳥居(現為忠烈祠)與南勢阿美族舊社薄薄聚落(今吉安鄉仁里村)的樞紐。今日的新遠百已是在舊社範圍邊緣,且大多已是市區改正街道與現代住居混雜,「原味觀光百貨」在2009年10月28日開幕後,報載:

位於花蓮市區及吉安鄉交界的花蓮新館,營業面積超過萬坪,是舊館的10倍大,館內外隨處可見充滿原住民風格的裝潢、吊飾,銷售人員皆穿著原住民圖騰背心…集團董事長、縣長、議長、花蓮市長、立委…出席揭幕儀式,眾人引頸期盼、全新開幕!

真的,在10/31週六當天開幕在貴賓致詞時,我家小孩在迂迴的社區巷弄間塞車塞了一個小時,因為完全沒有車位可以插空隙。結果就是隔日11/1禮拜天我們全家捲土重來,早上聽說愛買清早8:30開門後,人就滿山滿海綿延不斷(好像青海草原);我們家的愛駒到達田野現場時已經塞到11點啦,還好4F樓頂有區區幾個車位,真是不枉此生。可是因為愛買人太多, B1層的大賣場空間被擠爆了,完全沒法動彈,加上原住民美食街等到下午一點還沒有空位可以吃,我們全家只好餓著肚子,倖倖然開車回家去吃中飯。待小憩片刻後,下午再殺回愛買搶購我早上沒有得手的廉價精美皮帶(一條99元)、牛仔褲(最近發福)、還有DVD(三片99元,我買了六片)!天哪,我怎麼會是這種人。

這也讓我想起5年前家樂福新開的口傳盛況:曾幾何時,花蓮市周邊唯一的大賣場就是遠在北埔部落邊上的法商:家樂福。每到週末,大賣場滿滿都是部落的人潮。人類學家黃應貴先生,早在1992年的《東埔社布農人的社會生活》就曾提到台中的大賣場,擴大了原本陳友蘭溪布農人的部落生活圈。部落的人週末去逛大賣場,帶動新的交通線和生活圈成為新興的地理現象。而人類學家郭佩宜女士考察台灣各地的庶民生活,也認為很多人週末也都把逛大賣場當成家庭活動;彷彿逛大賣場是日常生活,逛百貨公司才是偶發的娛樂。真是好樣的。

 

hualiandayuanbai05
圖 看!我家小孩的戰利品:(仿)虎皮坐墊、套圈圈、以及高爾夫球具組,每樣都是69元!
(PS:作者近來潛心向佛,據說藏傳佛教的冥思者都有坐在虎豹皮坐墊 上靜思的傳統,
虎斑一條條的條紋象徵男性生殖意象,而豹皮一點點的圓點象徵女性。
而傳說中印度Shiva神殺虎取皮當作靜坐墊子,象徵著大智慧者征服了世 俗情慾。
小犬才七歲,從小就對求道之路如此了悟。嘆嘆,看看他挑了多少個虎豹皮坐墊!)

 

 

可是遠百花蓮新館的「原味觀光百貨」混雜性(hybridity)似乎挑戰了這樣「日常在大賣場購物,休閒才逛百貨公司」的觀點:他是一棟只有三層樓高的美式購物中心,(你有看過只有三層樓高的百貨公司嗎?)整個巨蛋階序結構體被一個天柱般的手扶梯向上盤旋吸引,進入到最上層建築後會被展示旋垂如天幕般的(仿)原住民圖騰柱之後(卻不是南島傳統),環眺3F主要是遠百VIP室,經營得好像是遠雄海洋公園或是遠雄悅來大飯店那樣;最後在品嚐號稱「千年傳統、全新感受」的原味小米酒後,你只能醺醺然地反向下降回到地面層,電扶梯沿途所見強調「原住民風味」的觀光級高檔精品都被壓縮擺置在沿線空間;然後自雲端下來的遊客降落在原民印記的排灣木雕、蘭嶼拼版舟、以及身著絢爛原住民服飾的model假人之間。還有還有,建築師還是管理者神來之筆的特別設計來了,就是所有電梯通往愛買的B1樓層都被設定鎖死,所有的人都需要匯集在標榜「原住民風味」的地面層(1樓),而且只有通過一個單一且緩慢的電扶梯入口,才能殺入人潮如水的愛買B1樓層(不然只剩從昏暗的B2停車場進入)。

從中間挑高3層樓的巨蛋級手扶梯,人們就已經一直往下凝視波濤洶湧搶便宜的庶民人潮如我(會像一隻魚嗎?)「原味觀光百貨」上層VIP區一方面像Bourdieu所說,呈現了新中產階級的鮮明特徵,就是力求把旅遊與品味放在一起公開展示;另一方面,下層結構的愛買又何嘗不像現代消費文化的縮影,也就是福特主義式(Fordist)的大眾消費,把進來的市民當作是魚(像在餵飼料嗎?),是量販廠商主宰了整個賣場,而且沒什麼好選的,一般的人只能比比價錢自得其樂,終了讓大家走出開心農場來排排站結帳出關。可是,最後原味觀光百貨1F之「精湛混雜」卻讓這種後現代與現代性格的消費生活風格在地面層打破界線,而且還是在標榜南島原住民的文化展示與商業化精品之間剔透出另類東方主義的風采。換句話說,是貌似原汁原味的ethnic authenticity整合起百貨公司裡多樣的休閒展演,開始成為花蓮人(特別是住在鄰近原住民社區的居民)日常生活裡一種盛大且壯麗的奇觀(spectacle),儀式化地允許各種性質的顛覆,包括實質/象徵的、以及階級/文化想像的。

 

hualiandayuanbai06
圖 遠百花蓮新館的「原味觀光百貨」:巨大的原住民圖騰柱(當然不是南島傳統)、特殊的電梯樓層控制,以及俯瞰的凝視通透感
(地面層正好有國小小朋友頂著一包米回家,身體姿態中顯得多開心哪)。

 

 

花蓮「原味觀光百貨」的新興休閒現象,很像是當代部落型城市發展過程的一種集體通過記憶(communitas),特別是對都市內的部落青年帶來震驚靈感與展演舞台。從一個週末的愛買地景生命史書寫來看,花蓮大遠百的「觀光型百貨」先是讓喧囂的愛買開在安靜的榜首國風國中學區造成社區震撼;再來就是遊客站在林森路口一可遠看忠烈祠的神聖軸線,也可以極近距離地貼近都會型的部落,看四面八方的人潮從荳蘭、薄薄、里漏走路或是騎車前來。雖然在地網友刻薄地評價「花蓮沒有像樣的百貨公司」,而且覺得花蓮遠百「怎麼沒有誠品、沒有摩斯漢堡、沒有MUJI、沒有大創、沒有FNAC」。但是我相信日後的都會民族誌可以觀察花蓮的都會軸線翻轉動力,是否溯及甚至轉型自過去的地景記憶?至於另一種關於階級意象的翻轉,則如人類學家李宜澤先生的提問:是否台灣各個城市,都逐漸以「逛百貨觀光」來運作社區與交通動線的關係?是否也是一種夜市與賣店之間延伸的(無)趣味?只是吾道孤單,做文化的逛街戰友在哪裡啦?沒有看到人啦。

 

hualiandayuanbai07
圖 寒流中熱情的花蓮市民觀眾圍坐在大遠百地面層前看極限單車客的搏命表演。

 

 

最後,田野尚在成形,同志繼續努力,恕小小作者不敢再多加推論,免得不同議題被我塞入同一框架之下。我只能說,排隊等吃麵時遇到好朋友陳媽(假名,請絕對不要在愛買美食街逐攤地問誰是陳媽),我問陳媽:「你不是在家樂福美食街擺攤,怎麼換到大遠百底下啦?」她說:「想也知道,這裡靠部落,人多當然來這邊做」,所以陳媽就把3年來在家樂福底層經營得頗有口碑的麵攤收掉了。即便2009年11月1日花蓮颳起強勁寒流東北風,但是花蓮還算是個小有中產階級(市民觀眾)的城市,大遠百外面的廣場在週日下午就被部落酷世代搶得頭香發言權,被邀來請在大遠百人潮前秀他們的「極簡腳踏車」特技,亦即一種沒有煞車器、沒有高科技、只有腳磨輪胎法減速(不然就是摔車減速)的極限單車表演。在他們單車踏板底下揮灑的汗水與情緒中,我們彷彿看到Geertz所說資本主義的內捲緊張關係,是和平表象下的戰爭狀態,我們且拭目以待看看他們有沒有辦法建構自己的 staging authenticity !

下班後就衝去愛買吃39元特價便當的
胡正恆 2009/11/3

 

DSCN6524

 

 

DSCN6413

 

 

DSCN6389

 

 

DSCN6375

 

本文採用 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使用-禁止改作 3.0 台灣版條款 授權。歡迎轉載與引用。
轉載、引用本文請標示網址與作者,如:

胡正恆 花蓮大遠百之戰爭與和平 (引自芭樂人類學 https://guavanthropology.tw/article/80)

回應們

請注意:名字後有 * 表示發表者非本網站認識的人,名字由發表者自取。

1

Jack:
這篇寫得太精采!借我轉貼到FB上....

Zoe

2

小胡

這篇真的夠經典
可以投稿到東海岸吧

3

謝謝大家這麼看得起小弟我
學生趕緊把reference補齊,諸如夏鑄九等前輩
投到東海岸他們不會直接丟到海裡啊
各位義薄雲天,小弟永銘五內啦
正恆泣首

4

2009年12月第一個週末花蓮市選出60年來第一個綠色市長
而且花蓮新縣長傅先生政見第一條就是
[立刻開通蘇花高] + [全民搶救蘇花高]
然後8萬票大贏藍色小姐3萬票

5

你好
很喜歡這篇文章
請問可以借轉到我部落格嗎?

6

yuliman 我也很欣賞你的部落格耶
你在後山地區做了這麼多文史工作
讓我們互相引用,發揮WEB 2.0 使用者參與的精神
不管是在台灣的哪各角落,一起奮鬥啦 :)

7

花蓮的歷史...讚

但有些確實是花蓮人該改進的地方...

8

借轉 FB 分享,會註明出處,感謝。

9

遠百蓋在溝仔尾商圈的繁華地段大抵位接於中山路與中華路之間>是中正路與中華路吧。至於那個T大學生也是搞笑,去雲林、台東、苗栗、澎湖、彰化更沒一間證實的百貨公司。

10

打錯:證實>正式

回應本文